中国书法江湖 calligraphy

 找回密码
 注册
点击进入书法江湖商城 白谦慎老师著作签名 江左书法高考
查看: 209|回复: 1

暴力横行,小人物更让我们温暖 [复制链接]

版主

江湖茶馆 江湖水源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优秀管理员

发表于 2018-7-13 07:46:17 |显示全部楼层
   1、

    说穿了,《水浒》的底色,就是丛林法则。既然是丛林法则,那弱肉强食,或者说强凌弱,众暴寡就是必然。

    那个赤裸裸的暴力年头,暴力也分几个不同等级。我且举例说明。

    低级暴力:郑屠。用鲁达骂他的话说,"你是个卖肉的操刀屠户,狗一般的人“,只因有些蛮力,手下还有十来个卖肉的刀手,居然操成了镇关西。不仅强媒硬保,娶了金翠莲作妾;更令人发指的是,虚钱实契,金翠莲被郑屠的大老婆赶出来后,郑屠还要追讨并不存在的三千贯卖身钱。

    中级暴力:各山头的大王。这些干着打家劫舍勾当的绿林好汉,不仅自身有或强或弱的本领,还能指挥三五百个喽罗,腐败的朝廷奈何他们不得,他们便是占山为王的土皇帝。

    抢劫客商也罢,可怕的是动不动就把无辜的路人甲、路人乙抓来开胸剖腹,取出心子做醒酒汤。宋江就遇到过这种血腥场面,幸好他名气大,才从新鲜食材晋级为新任大哥。

    看来张爱玲感叹得好:出名要趁早啊。要是像我的朋友蒋雪峰,只在诗坛有点薄名,却从不在江湖上行走。估计刚走出江油城,就被王矮虎抓去吃了。只剩一副啃不动的假牙,拿给他干儿子当玩具。

    高级暴力:高俅之类的帝国高官。这些高官既没江湖好汉打家劫舍的本领,甚至连郑屠的蛮力也没有,他们级别却更高,WHY?

    因为他们手握公权,可以合法运用公权伤害他人。小到支使手下陷害林冲,大到调动军队进剿梁山,这种公权滋生的暴力,显然是依凭私力的前二者望尘莫及的。

    顶级暴力:道君皇帝。温文尔雅的道君皇帝,热爱诗词、书画、音乐、金石、园林、足球,以及李师师绵软嫩滑的身子,怎么看,都与暴力无关。

    但是,只有在他同意后,梁山才可能被招安。而招安后的强盗,下一步,就是去打不肯招安的强盗。坐山观虎斗,梁山的炮灰们终至损兵折将,一个老大难问题迎刃而解。

    所以,大音稀声,大象无形,大盗不盗。

   2、

    说了这么一大段,是为引出本文主题:暴力时代的小人物。暴力时代让人温暖的小人物。

    《水浒传》一书,施老师的着力点是宋江为首的108位梁山好汉,其次是朝廷。不过,哪怕是跑龙套,他也写到一些小人物,偏偏这些小人物,让我感受到了人间与人性的温暖。

    与杀人不眨眼的好汉和杀人不见血的朝廷相比,这些小人物既不会武功,也没半点公权,多半处于社会底层,他们却像寒夜里在远处闪烁的星星之火,让人意识到即便在这片暴力至上的丛林里,善良也并未真正绝迹,底线也并未彻底消失。

    3、

    高俅发迹后,禁军教头王进恐遭报复,不得不带着老母前往延安投奔老种经略相公。旅途上,路过史家庄。其时,天已黑,前不巴村后不着店,只好到史家庄借宿。

    史家庄有三四百户人家,都姓史,全都是史太公——也就是九纹龙史进的爹地——的庄户;史家还常年有几十名庄客帮工。用今天的话说,史太公就是比刘文彩小比周扒皮大的地主。

    这个地主如何对待不迅之客呢?当他听说王进要借宿,爽快地说,“不妨,如今世上那个顶着房屋走哩。”一会儿,安排了四样菜疏,一盘牛肉,以及酒饭,请王进母子食用。这份晚餐,现在看来,也还足以待客,何况物质相对匮乏的几百年前。

    更让人走心的是,次日,王进母亲心疼病发,史太公安慰他:”既然如此,客人休要烦恼,教你老母且在老夫庄上住几日。我有个医心疼的方,叫庄客去县里撮药来,与你老母亲吃。教他放心慢慢地将息。“

    对一个萍水相逢的过客,接之以礼,不问酬劳;待之以情,全无机心。显然,史太公有一颗仁厚的心。这仁厚,少见啊。

    谢谢施老师,他让史太公仁厚的心得到了回报:王进教了史进一身好武艺。

    看来,即使是暴力时代,仁厚的人也有福了。

    4、

    林冲发配沧州后,有一天在街上闲逛,碰到了在东京时认识的一个酒楼伙计李小二。

    说起来,李小二曾是个不良青年。他偷了主人家钱财,被捉见官,林冲救了他,替他陪了主人;见他在东京安不下身,又给他一笔盘缠,让他外出务工。

    经此磨难,李小二在偏远的沧州成熟了。他在王家酒店打工,为人勤谨,并且,“安排的好菜蔬,调和的好汁水,来吃的人都喝彩。”王老板便把女儿许配给他。老两口死后,他就与浑家一起打理小店,依靠汗水和技术混口饭吃。

    举目无亲的林冲与同样举目无亲的李小二夫妇便成了没有血缘的亲人。更何况,李小二对帮助过他的林冲心存感激。

    高俅害林之心不死,派陆虞侯和富安赶到沧州,勾结管营欲加害林冲。李小二虽不是江湖中人,却具有许多江湖人士也未必有的警惕。端茶送水时,他听到差拨说到高太尉三个字,急忙向林冲报信。

    林冲通过李小二,确认了来自东京的追杀迫在眉睫,他买了一把解腕尖刀带在身上——几天后,这把复仇的尖刀割下了陆虞侯、富安和差拨三颗呲牙裂嘴的头。

    林冲辞别李小二夫妇前往天王堂看草料时,迫害还未降临。李小二请林冲喝酒,并安慰他,“恩人,休要疑心,只要没事便好了,只是小人家离得远了。过几时那工夫来望恩人。”

    几天后,当林冲杀死三位官人并火烧草料场的消息传来时,李小二夫妇大惊失色之余,一定会为恩人的命运忧心衷衷。而林冲,这位对官军和朝廷怀着刻骨深仇的汉子,沧州的李小二夫妇,将是他人生中不多的温暖记忆之一。

    许多年过去了,尘埃落定,林冲瘫痪在床,往事令人老,思君令人悲,他是否还会想起李小二曾经欢天喜地地对他说:“我夫妻二人正没个亲眷,今日得恩人到来,便是从天降下。”

    5、

    何九叔是阳谷县的一个地保,当时称为团头,相当于今天的居委会小组长。虽说也带长字,干的却是苦差。比如街坊有邻居暴死,他得去殓尸。

    卖炊饼的武大被潘金莲、西门庆和王婆害死,英年早逝,何九叔必须去殓尸。去之前,西门庆找他拿言语,要他“凡百事周全,一床锦被遮盖则个”,还硬塞给他十两银子。何九叔惹不起西门庆,只得收了银子,答应帮忙。

    殓尸时,何九叔发现武大死于中毒,他想当场声张,又担心没人为武大做主;可要是按西门庆委托的那样,认定正常死亡,良心上却过不去。急中生智,他咬破舌尖,假装中了恶,大叫一声昏过去。

    事后,何九叔悄悄偷了一块武大的尸骨,把它和西门庆送的银子包在一起,注明日期。武松回到阳谷与何九叔见面时,何九叔把它交给了武松。

    这样,武松到县里告发西门庆和潘金莲,才有了最确凿的证据——至于县令因和西门庆有勾结而不受理,这就不是何九叔的事了。

    何九叔殓尸时的表现,有道德洁癖的君子可能会批评他不坚持立场,没有当时揭穿。可如果换作我们,我们敢吗?

    要知道,在阳谷县,西门庆是首屈一指的大企业家和黑道大哥,连县令都让他三分,我们这些屁民,敢吗?

    反正我不敢。

    何九叔假装中恶,充满人生智慧。嫉恶如仇,也不一定要和仇硬碰硬。它也验证了一条做人的原则:一个人不可能永远说真话,但在不能说真话时,至少不说假话。

    这要求看起来不高,可是,放之四海,几个人做得到?

    6、

    我常想,如果你我生活在《水浒》的暴力丛林中,我们既不可能是道君皇帝或高俅这种一言兴邦,一言丧邦的大腕,也不可能是武松、鲁达、林冲这种武艺超群的好汉。

    我估摸,绝大多数人都是既无公权,也无私力的普通老百姓。

    很悲哀,但也必须承认:论权力,我们还不如宋押司;论打斗,我们打不过郑屠户;论有钱,西门庆甩我们五条街;论心子黑,我们如何比得上潘金莲;论脸皮厚,阎婆惜扑哧一声就笑了。

    那么,我们活着,只能小心翼翼地活着,像一只只卑微而辛勤的蚂蚁。

    那么的那么,现在,让我们扪心自问——

    如果生活在暴力时代,我们能像史太公那样宅心仁厚与人方便吗?

    如果生活在暴力时代,我们能像李小二那样心存感激知恩图报吗?

    如果生活在暴力时代,我们能像何九叔那样不说假话委屈存真吗?
不作公卿, 非無福命都緣懶
難成仙佛, 為愛文章更戀花

江湖枭雄

江湖枭雄

Rank: 26Rank: 26Rank: 26Rank: 26Rank: 26Rank: 26Rank: 26

评论高手 创作高手 发帖品质 劳动模范 功勋奖章

发表于 2018-7-13 19:59:58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奈尔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Archiver|手机版|中国书法江湖 ( 蜀ICP备12006455号-4 )

GMT+8, 2018-9-22 14:49 , Processed in 0.039119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