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法江湖

 找回密码
 註冊

注册/登录

点击进入书法江湖商城 白谦慎老师著作签名 “书法江湖寒假特训营招生简章(2019年1月16日-1月30日) "
查看: 74|回复: 1

江湖里的那些耳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8-5 13:09: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註冊

x
一、

    郭靖在走向大侠的过程中,吃过无数记耳光。

    练习金龙鞭法时用力不得法,打得自己伤痕累累。韩宝驹脾气暴躁,看到窝火处,动不动就是一记耳光打过去。

    黄药师恼恨他欺负了黄蓉,一掌快速打出,郭靖左脸上热辣辣的吃了一记。

    再度重逢时,黄蓉余怒未消,周伯通讨好于她,出手重重两掌,打得他眼前一黑。

    最无辜的,柯镇恶冤枉了黄药师和黄蓉,水落石出,悔恨之余,对郭靖又是左右开弓,直打得两颊红肿。

    功成名就后,没人再敢欺侮他,郭靖就转而打别人耳光。

    杨过顶撞了柯镇恶,郭靖纵身上前,重重打了他个耳光,喝道:你胆敢对师祖爷爷无礼。

    金庸笔下大侠,基本都是伴随着耳光成长的。

    杨过在重阳宫被师父赵志敬打,被鹿清笃打。张无忌在冰火岛被谢逊打,回大陆后被母亲打,跌落悬崖后被表妹打,偷会赵敏时,又被周芷若打。

    韦爵爷身居高官,也免不了这等礼遇,他总结过经验:

    【一见到我伸手就打的,北有公主,南有老娘。】

    就是牛皮哄哄的萧峰,被父亲萧远山从聚贤庄救出后,在训斥他前,也是先给记耳光。

    二、

    挨耳光的滋味各有不同。

    段誉被囚禁时,无量洞弟子警告他如果开口,说一句话打一个耳括子。段誉当即住口,心想:

    【“这些粗人说得出,做得到。给木姑娘打几个耳光,痛在脸上,甜在心里。给你老兄打上几掌,滋味可大不相同。”】

    木姑娘的老妈秦红棉被段誉的老爸段正淳勾引那晚,便是给他亲了一下面颊,打了他一记耳光。当时老段一句:修罗刀下死,做鬼也风流,让秦姑娘的防线彻底失守。

    这句风话,直到20年后两人重逢,依然回音绕梁、余味悠长。

    太行山冲霄洞的谭婆经常当众甩谭公耳光。谭公怀中常备的油膏是祖传秘方,被打后旋即涂在脸上,立时消肿退青。这一打一抹配合娴熟,直把一旁赵钱孙看得艳羡不已。

    这些打与被打,或者亲情恩重。

    如张无忌在光明顶上见到七伤拳,立时想起义父叫自己背诵的拳诀,因一时不能记熟,挨了他好几个耳光。此刻排上了用场,感恩之心会油然而生。

    至于那些情意绵绵的耳光,更多的是情人间相互满足的SM.

    韦小宝连扇建宁公主四记耳光,公主的神情是说不出的受用。

    马夫人康敏被白世镜一掌打得右颊红肿,可看他的眼光,还是极尽媚态。

    相较之下,她享受白长老的粗暴强过马大元的驯服。被骂“小淫妇,瞧我不好好炮制你”时,比段正淳的“让你把我身上的肉,一口口的咬了下来”,别有一番异样情调。

    就是动作过火,一时翻脸成仇,也只是给枯燥的生活做点调剂。

    史婆婆被丈夫白自在打了一个耳光,盛怒下离家出走。可遇到老情人丁不四并没有丧失贞节,依然保着如玉之身完璧归山。

    三、

    可是耳光如果打向素不相识的外人脸上,就会惹下意想不到的麻烦。

    《碧血剑》里有个名叫钱通四的翻译官,带着主子入店时,上房已满。他没耐心听掌柜的解说,顺手就是一记耳光。扬言如果腾不出上房,就要放火烧店。

    袁承志等人看在外国友人的份上,让出了上房。可钱通四并不知足,向店伙大声呼喝,要这要那,稍不如意,就是一记巴掌。

    一旁的程青竹实在看不过眼,手中竹筷飞出,正插入他的口里,上下门牙撞得险些掉将下来。

    受了这打击,他还不吸取教训,转身就调戏温青,被一掌打去,原本松动的四颗门牙登时掉落。

    一位从北京来的军爷,满腮虬髯,神情威武。住店时对掌柜的呼来喝去,店小二好酒好肉的谨慎服侍,还免不了吃他三记耳光。

    令狐冲听到掌柜的诉苦,亲眼看到他的飞扬跋扈后,把他引诱到树林中打晕。一身军服连同内衣内裤,剥得赤条条反绑到树上,口中塞满了烂泥。

    又抽出单刀将满脸虬髯剃下,随身携带的几百两银子和三只金元宝,当然也被毫不客气地打扫一空。

    这位军爷本是升任福建泉州府参将的吴天德,遭此劫难后,一丝不挂的如何脱身,书中也没有交待。

    令狐冲换上吴参将的整套装备,把胡子粘到脸上后,做了不少明火执仗、打家劫舍,戕害朝廷命官的勾当。

    这些案底毫无疑问都要记在吴参将名下,即便他侥幸逃出树林,也还有大把的罪名在等着他。

    在五岳并派大会上,青海一枭突施偷袭,点中了泰山派掌门天门道人的要穴。

    掌门成了被他控制的人质,泰山派弟子们投鼠忌器,只能对着他纷纷喝骂。

    青海一枭却有恃无恐:

    【左手一扬,拍的一声,打了天门道人一个耳光,懒洋洋的道:“谁对我无礼,老子便打他师父。”】

    一名年轻弟子忍耐不住,喝骂:你这狗畜生……

    【那汉子举起手来,拍的一声,又打了天门一记耳光,说道:“你教出来的弟子,便只会说脏话吗?”】

    天门道长当众连遭侮辱,气愤难当之际,竟甘舍自己命,运内力冲断经脉,由此而解开被被封的穴道。

    【突然之间,天门道人哇的一声大叫,脑袋一转,和那麻衣汉子面对着面,口中一股鲜血直喷了出来。那汉子吃了一惊,待要放手,已然不及。霎时之间,那汉子满头满脸都给喷满了鲜血,便在同时,天门道人双手环转,抱住了他头颈,但听得喀的一声,那人颈骨竟被硬生生的折断,天门道人右手一抬,那人直飞了出去,拍的一声响,跌在数丈之外,扭曲得几下,便已死去。】

    书中描写天门道长用生命捍卫尊严,死时的形象:

    【……身材本就十分魁梧,这时更是神威凛凛,满脸都是鲜血,令人见之生怖。】

    在人世间,有血性的天门道长多了,那些得志便猖狂的小人就没有了存在的土壤。

    四、

    打人耳光,固然会结下不解的怨仇,但对那些鱼肉百姓、气焰嚣张的官吏,只有在公众场合、狠命死打,才能消解心头之恨。

    《鹿鼎记》里有个贪官卢一峰,在酒店里口出违逆事理人心的无耻之言,被一个卖膏药的老头讥笑了一句,登时大怒,喝令家丁将老头绑起送官,要打四十大板,戴枷示众。

    但这老头是天地会好手八臂猿猴徐天川,他将一副热烘烘的膏药糊在卢一峰的嘴上,再运上了巧劲,推拨四名家丁的手臂,以这四人的手掌啪啪啪啪连续不断,只打得主子面皮鲜血淋漓。

    卢一峰当然不肯罢休,他把老头抓起来,依样用膏药粘住嘴,要饿死他。

    但徐天川背后的韦小宝,直接捅到了卢一峰的上司,以皇帝的名义质问吴应熊:

    【“皇上叫我问你,那卢一峰前几天在酒楼上欺压良民,纵容恶仆打人,不知这脾气近来改好了些没有?”】

    吴应熊惊得面如土色,为了向韦小宝谢罪,亲自拿棍子打断了他的双腿,抬着游街示众,找来二三十个跌打医生围观,却又不让医治,要他痛上七日七夜。

    卢一峰侥幸未死,再次为虎作伥时,又犯到了韦小宝手里。这次韦爵爷懒得抬手打他,直接一脚踢掉他几颗门牙。

    人犯了过错时,最能表达悔恨心情的,就的打自己耳光。

    萧峰误杀了阿朱,打得自己双颊高高肿起。柯镇恶冤枉了黄蓉,就狠扇自己的脸。明教的韦一笑戏弄了夏胄,接着目睹他正义凛然、为抗强暴而死,就跪地拜倒,打自己几下耳光谢罪。周颠打落说不得两枚牙齿,就扇掉二颗门牙还罪。

    谢逊诚心悔过时,任凭仇人拳打脚踢,掌掴痰唾,低头忍受,这才能得到谅解。

    有些怙恶不悛之徒,如张召重、玉真子,把一次次的宽容都视为软弱可欺,每次死里逃生后都变本加利,死到临头绝不悔过还要拉人下水。这些人渣除了惨遭横死,连被打耳光的机会都不会有的。
发表于 2019-8-6 03:25:0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註冊

本版积分规则


配资公司|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书法江湖 ( 浙ICP备19028990号 )

GMT+8, 2019-8-25 00:03 , Processed in 0.021625 second(s), 5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