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法江湖

 找回密码
 註冊

注册/登录

关闭 浏览当前主题的网友: 总共 0 人, 其中 0 会员, 0 游客
  • 只有游客
点击进入书法江湖商城 白谦慎老师著作签名 “书法江湖寒假特训营招生简章(2019年1月16日-1月30日) "
查看: 231|回复: 0

毕加索:水墨的立体主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8-14 10:01: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註冊

x
水墨的立体主义
一位画者问毕加索,画脚应当画成圆的还是方的?老毕日:世上哪有脚。画者大悟,欢喜奔走而去。读到这类文字,我怎么感觉这象是中原南禅的公案一般的。
确实对于立体主义,他们并没有系统的理论,当然他们的理念出自塞尚的那句圆柱体,圆椎体,圆球体的理念,其实也是只言片语的,这真个可以说是绘画风格流派的不立文字,教外别传了。
立体主义来得并不突然,从印象主义,从后期印象主义,尤其是塞尚的作品中,已经有了萌芽,这种完全的远离再现自然的古典主义的风尚,事实上说是印象主义孕育了现代艺术,或者说印象主义是现代主义的开始,或者是它的前夜,而立体主义便是一个关键的转折点。
既然印象主义的营养来自己东方,来自非洲,立体主义的作者又是崇尚亚洲与非洲艺术的,我们还用怀疑中原与东方艺术的素颜立体主义的论点吗?事实上我们应当是毫不怀疑的,当然我们需要的是深入的探讨这个问题。
中原与周边的山水艺术,绘在宣素(绢,帛布,宣纸等材质)的云山,我们自己最为了解的就是象又不象,不象又象,这里面其实有肢解,选择的成分,象我们熟识的范宽、李唐等人的作品,还有梅清、渐江与石涛有关黄山的作品,他们对于现实的山水的再现并不是机械的,照相式的,而是肢解(分解也可,文雅一些,肢解是把自然山水看成生命的整体,若神一般的人之体时),选择,把自然的山水元素进行重构,而达到一个宣素的宇宙空间中的画面构成非常的完美。
中原的绘画没有西方那种透视法的认同,但我们有三远(高远,深远,平远)之法,任何一法皆不是为真实再现自然而准备,而是为造境而准备。
美国的高居翰分析过的渐江(弘仁)的一幅山水作品(见上图),用了立体主义的思维方式,那么我们是否注意到渐江的作品有方,方,方呢,这个还可以对应塞尚的三个圆(圆柱,圆椎,圆球),用几何的方式来表现对象,目的不是让人观看什么,而是感悟什么,事实我们面对东方的山水画,从来不仅是获得对于景色的欣赏,而且是理解其中的心境与思绪,我们用此来卧游,来慰安自己的心灵,这才是关键而且核心的部分。方折的皴法(折带皴)我们应当记得的是元代的云林,而渐江之法是脱胎于云林的,只不过是云林重在一江两岸,重在那中间的一汪碧水,渐江是重在山石,云林的方折在小处也就是皴法上的,渐江的方折却是表现山石时的整体气象。在方折的风格上,我们还可以联想到的是现代的潘天寿,他的作品亦是方圆对立的。事实上齐白石的山水画被人说成搭积木,重新的构成,他的山水圆中见方的方式来重构故乡的境界,而且最为重要的是借山之法,比如湘地之山有些不足之处,也就是不够完美之处,便借邻近的桂林之山,移花接木式的造境,这些手法隐含的其实就是素颜的立体主义风格。那么齐氏之山,核心不是山,而是“乡愁”,东方的绘画,不是让你看到什么,而是感悟什么。一叶知秋,一例你也理解我所持论点之全部,就不再费笔墨了。
从以上的表述中我们可能理解到的是,当西方领悟画者不再是一个机械的手与脑,不再是再现自然的奴隶时,他们有了后期印象主义,有了立体主义,有了超现实主义,有了达达主义,有了未来主义――诸多的现代流派,当然他们来的异常猛烈,因为在再现与模仿自然的道路上,他们走的太久,太长,所以极端的反动,真个有点风卷残云的意味,而东方的艺术,却是在平缓的涓涓细流中,有素颜的现代主义意味与风格,这点应当是耐人寻味的。
读读汉之服装上的图案,我们又称汉代的帛画,你见的是再现汉人的现实生活吗,非也,那是汉人的超现实的生活,那里面仿佛只是表现天上与冥间,神灵与梦幻,而不是现实,但我们也能感觉一点现实的流风,却不是绘画作品的核心与主要部分,因为我们是素颜的现代主义画者,或者是不自觉的原始的水墨的现代主义画者。
我们也注意到东瀛浮世绘的一些诡异的作品,比如一个怪老头像上面,刻画着诸多的小人,或者是小人堆集成的头像,这种特别的方式,正是东方式的超现实的风尚,而你在达利的作品中,会有曾相识的感觉吗。这似乎算得上素颜的超现实主义吧,东方的艺术的实践纵是有现实风尚的因素,皆是在不自觉,无意识的,天然感觉下的实践或者践行。
贡布里斯谈论绘画时说画者只是画他之所知而非所见,但不尽然,至少他只说对一半,绘画的技法是积累的所知,当你绘制一个真实人的肖像时,就像今天的画者画超级真实的照相式的或者比相片还真实的肖像画时,你除了对于对象观看(所见而非所知),然后一笔笔的描之外,更无它法。但我们知道的东方的水墨肖像画,勾勒的就是几笔而已(这里面有目识心记之法),比如梁楷,法常的人物,粗头乱服的,用的材质还有甘蔗渣,用渣画出来的在真正大师手下绝对不是个渣,这类的画随意性强,但他们会强调一些细节(比如光头上添三毛)而在达到气韵生动的,或者还有传神阿睹的。我知道的毕加索并非每时每刻都画立体主义的作品,有时来点写意的作品,也是几笔而简洁,比如《梦》的作品,一个少女,线条简要的勾勒一番,然后画稍微有有点浮雕感觉的色块就OK,问题这种风格在东方的水墨人物作品中,平常的,或者家常菜似的,不算什么。
这样我们可以想见东方古代的画者,相较于西方,在画他所知在程度上应当强烈一样,写意性较写实性强烈一些,正是因为写意性,水墨性,天然性,素颜色的感觉,所以东方艺术的天然的现代因素也就浓郁多了。
摄影照相术的兴起,冲击的主要是西方的古典绘画,对于东方的古典绘画,实质的素颜的现代风尚,没有过分的影响,要说有点冲击,也只是色彩的浓郁度上,以及再现的真实性上,曾经有过一段稍微的冲击(清之郞世宁时代),就象曾经的李成注意到仰角透视一般的,最后平复下来,东方祖宗的绘制之法仍然是正宗,是正确之法,只稍微的改造一番,仍然有其强大的生命力。 1551667524517.jp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註冊

本版积分规则


配资公司|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书法江湖 ( 浙ICP备19028990号 )

GMT+8, 2019-9-21 17:47 , Processed in 0.035681 second(s), 10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