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法江湖

 找回密码
 註冊

注册/登录

关闭 浏览当前主题的网友: 总共 0 人, 其中 0 会员, 0 游客
  • 只有游客
点击进入书法江湖商城 白谦慎老师著作签名 “书法江湖寒假特训营招生简章(2019年1月16日-1月30日) "
查看: 15141|回复: 108

!!2008开张帖!!《破执迷<风信帖>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1-23 14:01: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註冊

x
后记:这是一篇没有写完而终究决定不再写完的文章,本意是对一些朋友的见解表述一下我个人的意见,写到一半,觉得实在没有什么意思——空海的作品没有强大到支撑我写完此文的兴趣,对我来说,更有很多比和探讨时弊更加重要的事情,比如认真读书——今天贴出残篇,作为08年的开端,也为07年作别,顺带期待鼠年春节的到来。

缘起:

近些年来颇见有书友临习以“三笔三迹”(以《风信帖》为最)为代表的日本古代书法,这是件好事,但同时也见到一些观点,大致意思是认为“晋唐法度、风范赖此(《风信帖》)以传”、“(《风信帖》)从技法层面说,可以和《祭侄稿》等唐代法帖共论(甚至超越,至少不亚于)”,意在要将其作为“法帖”来推重、要将其作为今人学习的标准。这使我很疑惑,疑惑之外更甚的是担忧。因此发心撰写这篇小文,主要就其技法层面谈一谈自己的看法,与主张奉《风信帖》为圭臬的朋友相商榷,向广大学习日本古代书法的朋友提出一点建议。


聋瞽指归

一、 理论上的疑问:我们能证明空海是“绝世之天才”吗?


空海(774-835年)是佛教传播史上的重要人物,他对密宗“真言”一脉的东渡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在日本佛教史上有极为殊胜的地位。不仅如此,他的书法长期以来被东洋历代书家推重,有“日本书圣”的美誉,被推为“平安三笔”之首,即便在当时,就已经是日本首屈一指的大书家了。有日本书家甚至将其和书圣王羲之相提并论,但这样的主张并没有得到中国书坛的重视和认同。
关于空海是否有条件作为“晋唐法度”的正宗传人这一论题,我们可以首先针对其学书经历进行理论上的分析,对此论题成立的可能性进行初步的探究。
空海自幼学习汉文文章、史传和儒家经典,有较为深厚的汉学基础。后来空海写作了《三教指归》,将儒释道三家进行比较,最终倾向于佛教,可见在此之前他已经发生了由儒到佛的思想转变,为其此后的赴唐留学、回日弘法奠定了基础。《三教指归》的写作也为我们留下了空海珍贵的早期书法资料——《聋瞽指归》,此即《三教指归》的手稿,是空海现存最早的书法遗迹,时年24岁(797年)。
从这件作品可以清晰的见到,空海当时的书法几乎完全取法李邕,并有强烈的日本本土书法特色,但是不论从用笔、结字还是篇章布局看来,《聋瞽指归》应该都是当时当地比较平庸的作品,更不用说与同时代唐土同年龄的书家作品相比,这都是毫无疑问的。对于空海这样一个外国年轻人,即便生活在当时极力推崇大唐文化的日本,而只有这样的水平,却也是不难理解的。
之后,空海31岁(804年7月)时,得到了入唐求法(请注意其赴唐的主要目的)的机会。抵达长安之后,他以极大的热情遍访高僧,次年(805年)即拜在当时的佛学泰斗、长安青龙寺真言宗七祖惠果(746-805年)门下学习密法。同年(805年),惠果病重,赐空海密宗法统,嘱其早日归国弘法,随即圆寂。次年八月(806年8月),空海返日。
之所以在上文中不厌其烦地注出空海入唐相关的精确时间,是想说明一个问题:空海入唐除去途中时间,仅仅有一年半,且其主要精力是在研习佛法——没有任何资料证明书法的学习在此期间占据了空海的大量精力,空海仅仅提到自己曾经得到韩方明的指点,“略闻口诀”、“稍觉规矩”。实际上,如果对密宗仪轨传承的繁复稍有耳闻,我们就不难判断,空海并没有什么时间关注自身书法水平的提高,否则,他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得到惠果的承认,并获赐号 “第八祖遍照金刚”(这就是《风信帖》末尾署名“遍照”的由来,也有资料认为此称谓不是得自惠果,而是空海“自号”出来的)——当然这里肯定有在空海拜师的当年,惠果即与世长辞的缘故在,否则他能不能如此迅速地得传“法统”也许就是未知数了,这是另话,不再深入探讨。


三十帖册子


很幸运的,空海在入唐期间的墨迹被保留了下来,这就是《三十帖册子》。从这件作品中,我们可喜的发现,通过六年的学习,加之入唐求法的便利,空海的书法已经较24岁时的《聋瞽指归》有了很大的进步,行草书(特别是草书)已经日渐熟练。但是,从规矩严整的行列排布、规矩的笔划刻画看来,恐尚未达到“挥洒自如”的状态。结合此册笔迹的内容——佛法研究笔记,我们不禁要将其与敦煌写经中形式极为相近的草书写经作品联系起来。如果说将此卷置于这些敦煌卷子中,且掐头去尾、不见款识、没有特征性文字,那么谁有把握“单就书法的区别”,将其作为特殊的佳作拣选出来呢?我想答案当然是否定的,那么我们对空海此阶段的书法水平就已经有了一个比较清晰的了解和参照。同时,毋庸置疑的是,作为一位将主要精力放在“精进求法”的外国僧人,六七年之间将书法水平提升到如此地步,已经是值得我们赞许的。
这就是《风信帖》之前我们所知的空海的书法状态,不可否认,我们对其至此的书法成果,应该报以赞许的态度。但是,无论如何“放开思维的桎梏”,高估空海的“天才”(实际上从空海32岁之前的作品,我们并不能感受到其具有甚高的艺术天分),我们应该也很难想象点在书写《聋瞽指归》十五六年之后,亦即在书写《三十帖册子》的七八年之后,以此为起点,空海的《风信帖》等类似作品,能够达到“晋唐法度、风范赖此(《风信帖》)以传”、“(《风信帖》)从技法层面说,可以和《祭侄稿》等唐代法帖共论(甚至超越,至少不亚于)”的“法帖”高度——因为从理论上,我们无法证明空海是“绝世之天才”,不能证明他的书法发生如此大跨度“飞跃”的合理性。因此,对《风信帖》的评价是否过高,就已经成了我们必须面对的问题。



《风信帖》全貌

二、 技法考察一:“法帖”,起码不应该只是一件“仿作”


毕竟,理论上的疑问只是我们发现问题的引子,针对我们的研究对象——《风信帖》进行实地的考察才能真正得说明问题。众所周知,一件作品被列为“法帖”,需要满足很多严格的要求,而这些要求中最为基础的就是“技法(比较)完美”,也可以说这是一件作品向“法帖”殿堂进军的第一道门槛,若是这都满足不了,其他也就免谈了——因为从来不会有人愿意接受满是技法问题的 “法帖”。至少在帖学主流领域是如此的——某些韵致突出而技法稍欠的作品通常被我们作为“参考、欣赏”,却从来不会冠之以“法帖”的称谓。





以上第一札


第二札




第三札

由于《风信帖》的“用笔”是最得今人称道、奉为“晋唐法脉”而实际上存在问题最多的,下文将单列一节讨论,故以下我们单从篇章、结体两方面对其进行考察:
1. 篇章:

《风信帖》计有三篇书札,依次为《风信》、《忽披》、《忽惠》(以下分别称作第一通、第二通、第三通)三札。第一、第二通为行书,第三通为草书,整体看去,三通书札中无论字体、字型还是字距、枯湿,均无大的跌宕,趋于平正规矩,字与字之间呈现明显的独立性,上下关联较松散。
考究其布白,十分规整均匀,变化不仅较晋、唐诸家为小,即便与宋元书札相较,也有较大差距。之所以造成这样结果,除了空海本人作为佛家弟子的平和修为外,可能也与其取法《集字圣教序》碑刻(从第一第二通的结字可以得到应证),疏于篇章结构营建的训练有关。也就是说,空海极有可能没有领会到行草书法所应有的篇章跳跃格局——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与之同时代的橘逸势、最澄的书法作品中。这可能是当时日本书法的共性。而不论原因为何,站在艺术史的角度,与同时代的唐土书法相比,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技法的缺失”,而这也正是《风信帖》在篇章布局上的失败与问题所在。
2. 结体:

第一通:结字偏长方,与《集字圣教序》等大王经典行书较为近似,有的字直接取自《集字圣教序》,不作任何改动,几同描摹。由一些字(如第六行“限”字)的处理明显体现出作者对个别单字行书写法的生疏,造成该字的生拙、牵强的特点,与周围相对熟练的单字形成强烈的对比,极为不协调。
第二通:结字趋于宽扁,结体宽博、落笔厚重,笔势变第一通的“相向”为“相背”(用笔变第一通的内偃为外拓),明显受到颜真卿楷书结字的影响。此通在结体方面是《风信帖》三札中最为成功的一通,但是问题依然存在,后文一并详述。
第三通:作为《风信帖》三札中唯一的草书帖,受《十七帖》的影响,虽是行笔速度较快的草书,然而上下映带或暗带并不突出。但由于字型大小过于整齐划一,且结字以平正为主,故而缺乏其书体所理应具有的姿态与属性。
再,通观《风信帖》三札,考察其部分偏旁部首与单字的写法,
部首如:心字底、单人旁、提手旁
单字如:因(包括“恩”字上部)、法、披(彼)、十、还、将
显然,上述偏旁与单字不论是分属不同的信札,还是在同一通信札中出现(有的甚至在同一行或相邻),其结体都是何等的相似,除去笔墨差异与细微的俯仰变换,几乎没有变化,不禁使我们对空海于行草书字型变化的熟悉程度表示怀疑。否则,要解释这种现象是很困难的。
综上,如果我们将书法的学习分为:
A临作
B仿作""""""""""""""""""""""""这是当今各种书法展赛中最常见的一种作品“层次”
C创作

这三个渐进层次的话,从本节对《风信帖》的篇章与结体两方面的分析可以看出,其虽已经脱离了“临作”的阶段,但仍对前人经典作品亦步亦趋、刻意趋同——甚至不惜损失书写应有的气息与个性,因此,这是一件不折不扣的“仿作”。试想,历史上是否曾有这样层次的作品被奉为法帖、法书呢?没有,未来也不可能有!
三、技法考察二:《风信帖》的致命伤——用笔


[ 本帖最后由 戏狼 于 2008-1-23 18:11 编辑 ]
Image7.jpg
Image9.jpg
Image10.jpg
Image11.jpg
Image12.jpg
Image13.jpg
Snap.jpg
Image6.jpg
Image5.jpg
Image4.jpg
Image2.jpg
Image1.jpg
 楼主| 发表于 2008-1-23 18:14:01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到此结束,请大家砸砖:handshake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1-24 00:02:25 | 显示全部楼层
: 本人曾较认真地看过日本历代的诸体,很为其聪明才智所折服,但总认为其中缺少点什么,感觉就如我们的武术和其空手道的比较!我们是异彩纷呈,博大精深,他们是取法较为单一,但出手不凡;我们是“大乘书法”,他们是“小乘书法”。狼兄考证精微,作风严谨,大有学者风范,值得推崇!既然这个题目已经做出来了,岂可半途而废,这不是空海书帖值不值得尊为法帖的问题,而是还原历史,尊重先贤,“拨乱反正”的机会,岂可流产!而且一般的书家也不具备充分的考证条件,以至“误入歧途”,偏执一辞,似乎情有可原!所以欧阳修才有“众人知从太守游而乐 而不知太守之乐其乐也,醉能同其乐,醒能述以文者,太守也,太守谓谁?庐陵欧阳修也”之叹!千古一叹!!!今书坛之“醒”者,类戏狼兄之博古通今者也!吾当翘首以待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1-24 08:23:4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1-24 09:05:41 | 显示全部楼层
同意楼主多数观点。毕竟空海首先是密宗的高僧,在密宗的修炼方面他是专业人士。何况,正统密宗的修炼没几十年的全身心投入是不会有什么成果的。在书法而言,对处在外邦的他,应该说有一定高度,但是技法的修炼,也是需要时间的。纵然真正天才的王羲之,也有个成熟的过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1-24 10:49:47 | 显示全部楼层
狼兄,说空海等于王羲之的确是过头了。但是您也没从具体细节中指出空海哪里不行呀?关键的“《风信帖》的致命伤——用笔”,您最好接着写点东西,否则不足以服人。

唐人书迹里面有二王的东西很正常,不能因此贬低它们的价值。仔细看看,欧阳询、虞世南的东西里面很多二王的,难道我们不能说张翰、汝南是法帖吗?

以早期的东西幼稚证明后期作品,以空海在华时间短证明书法不可能短期提高,逻辑上也难以成立。顿悟的过程,是有的,不在时间长短,在视野、师资和天分。

狼兄所言结体用笔的近似,在末学看来恰好可以找到很多细微的变化,不知可否更进一步进行细节化证明呢?

好帖,有启发,谢谢狼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1-24 11:53:14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萧羽 于 2008-1-24 00:02 发表
: 本人曾较认真地看过日本历代的诸体,很为其聪明才智所折服,但总认为其中缺少点什么,感觉就如我们的武术和其空手道的比较!我们是异彩纷呈,博大精深,他们是取法较为单一,但出手不凡;我们是“大 ...

兄谬赞了,考证谈不上,也就根据手头有限的材料作了一下梳理而已。

其实当初写到“用笔”就暂时搁置下来,本来是想更加深入的研究一下,不仅空海,还有空海周围一些书家的用笔问题,从而得出日本古代书法中一个重要群体的用笔特征问题。

但是一旦着手,却颇为犯难,面对这些日本书法材料,我老有一种怪怪的感觉——犹如鸡同鸭讲,语言不通,绕来绕去,十分麻烦。您说到的对日本书法的理解我很是赞同,不过我更加极端,或者说是悲观,我觉得其分别不只是“大小乘”的关系——佛学上,小乘是大乘的基础。但是日本书法我觉得和中国书法,似乎不在一条线上,日本早期书法(比如空海)在皮相上接近中国,特别是二王,但是内在却全然不同。从这一个角度来说,他们的用笔状态就可以得到解释了——用日本人的思维和文化指导的对王字的学习。突然想起一次在书店翻开《日本书法字典》,刚看时候十分惊讶——满目王字,十分惊奇,多看一会儿,味道就变了,越来越别扭,终于啪的一声合上字典,再不翻看,应该就是“文化的冲突”造成的吧,

因此,我所认为的用笔等弊病,由日本人看来,可能是合理乃至优秀的,而如果硬要用咱们的理解去要求它,岂不强人所难。因此我决定作罢不写。

总结起来说,就是既然中国的书法和日本书法在根儿上就不一样,那么要讨论二者,从理论、招式(篇章、结字)上就足够了,硬要说内力(气质、用笔),我只能说的就是“二者截然不同”——犹如穿上京剧行头的洋人,我们没有必要去讨论他的声腔板眼和风度气质(因为压根就没法看),单说说其架势,足矣。

况且写此文的初衷在于:通过驳斥“列《风信帖》为重要法帖”的理论,对“认(日本)人为宗”的学习方法表示质疑与不安,因此我觉得说到之前的几个部分就已经足够了,故此才贴出半篇文章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1-24 11:54:42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林枫 于 2008-1-24 08:23 发表
好文章!:

谢谢,不敢不敢:handshak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8-1-24 11:57:29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天下行者 于 2008-1-24 09:05 发表
同意楼主多数观点。毕竟空海首先是密宗的高僧,在密宗的修炼方面他是专业人士。何况,正统密宗的修炼没几十年的全身心投入是不会有什么成果的。在书法而言,对处在外邦的他,应该说有一定高度,但是技法的修炼,也是 ...
对,我在第一章里头想要论证和说明的就是这样的观点,看来与兄不谋而合,请您说一说您对此文章不太赞成的地方,我好向您交流学习。:handshak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8-1-24 12:23:35 | 显示全部楼层
戏狼兄,作为学问来说,还是继续下去好。先从自己的观点出发,参考他人的意见,不更好吗?
翘首以待!:handshak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註冊

本版积分规则


配资公司|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书法江湖 ( 浙ICP备19028990号 )

GMT+8, 2019-9-21 16:45 , Processed in 0.053629 second(s), 11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