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法江湖

 找回密码
 註冊(点微信账号登录)

注册/登录

关闭 浏览当前主题的网友: 总共 0 人, 其中 0 会员, 0 游客
  • 只有游客
点击进入书法江湖商城 白谦慎老师著作签名 “书法江湖寒假特训营招生简章(2019年1月16日-1月30日) "
查看: 5430|回复: 3

十一、纪念先生文章荟萃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4-23 10:21: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註冊(点微信账号登录)

x
本帖最后由 文宝斋主 于 2012-4-23 11:20 编辑

文章荟萃
 楼主| 发表于 2012-6-6 15:59: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文宝斋主 于 2012-11-29 20:14 编辑

                                                                                                                             书坛巨擘祝嘉
                                                                                                                           毕生献身宏扬书法书学精神扫描
                                                                                                                                      苏州学者:程质清
                                                                                                   (一)        
       祝嘉,号燕秋,亦署乙秋,海南、文昌人,(1899—1995),生活于整个世纪间。自青少年即热爱书法,毕生为宣扬祖国文化瑰宝书法作出巨大的贡献,是书坛共称的。
       祝先生到苏州,是48年间随“社会教育学院”而迁来的。后来社会教育学院解散,他被安排在市二中执教。与祝老相识是在50年代初期,是笔者日处潭庐之中,埋首于旧书残帖,见一老者常来光顾,遇有旧碑拓或影印佳本,每爱不释手。于介绍残泐原拓本、影印本碑版优劣特征时,知予亦尝习书,且喜汉魏碑书法,承不弃鄙陋,订为忘年交。
       那时,苏州旧书店很多,玄妙观旧货市场上的旧货担中,书画碑贴,古玩衣服,家具用品,样样都有。每天上午买卖异常热闹。曾习书法对原拓本寓目无缘的我,在经营旧书中对旧书同行不收的“黑老虎”(旧货行话),以“人弃我取”的风度,尽量收购。只要是版本较好的,不论什么碑帖,我全收购,在铺面另辟一角,陈列推销。当时确曾招徕一些爱好的名家。如本文的祝老就是其中之一,还有石磊公、汪星伯、陶运伯、路工、顾颉刚、俞平伯、容庚诸名家,还承工治秋先生专程顾访,老友叶麟鎏也是那是结识的。一瞬眼间,半个世纪过去了,回视当年,恍如春梦!
       祝老是这个破书摊的常客。当时他住居中张家港民主里,下课回家时常过我处谈书法,谈执笔,谈运腕,谈全身力到。往往话匣一开,回到家中已是华灯早上了。当年曾为我作一悬腕中锋书小真书(小16方)扇面,线条遒劲如榜书气势,字大约0.8cm,小楷精品也。
      祝老与人交谈,海南口音很浓重,多数人不易听懂,好在我们所谈都属书法专业课题,听懂三分基本能会其意。但遇到难解时,还是用笔代言来解决问题。祖国地理之广阔、语言(方言)差距之大,在普通话推广50年来的今天,中年以上的老人,语言障碍犹难消除。这在现代中小学生中,我想孩子们是很难理解的。
                                                                                                       (二)
      祝老自幼喜爱书法,十八岁时就读于广东省立第一中学时,在胡仁陔(兆麟)教授的指导下,研习文学。1927年白色恐怖时,友好多罹难,他适在乡间而幸免。乃浮海避地新加坡。
     在新岛适逢深习北碑的张仁叔共事,受其薰陶,遂服膺包慎伯、康南海二家书论,潜研六朝碑版,废寝忘食,寒暑无间。其《愚庵书话》自序云:“端居之睱,展玩临摹,每忘漏尽。”于以见先生青年时代用功之勤和与书法结下不解缘之深。
1935年祝嘉先生在南京,偶然购得一本日本的《书学大道》什志,因与其主编伊藤东海先生通信,切磋书艺,遂成知交。这个时候正好是祝先生的处女作《书学》出版,即寄给伊藤,伊藤读后,即在他的《书学大道》什志上发表《读祝嘉先生<书学> =,及《万里神交》等文章。鸿麟交往,垂五十年。迨至1983年伊藤东海先生决定要来中国看望祝嘉先生,突然伊藤因身体发病,不便旅行,遄于是年四月逝世了。两位跨国神交书学老人,始终未圆相对晤谈,畅论书学之愿。伊藤逝世后,他的女儿岗田东华女士,还常与祝老通信,以对父执之礼、殷致问候。可以想见两位国际学人,从书学观念的共识进而产生感情的深厚。留给人们一段书坛佳话。
                                                                                                         (三)
       1939年祝嘉先生由广西辗转进入四川,在壁山一个图书室工作,因酷爱书学而潜心阅读史籍,以探索书法长河的源头。他于四十二岁时,立志要综览一下祖国书法形成发展与进化的轨迹——书法史。使他失望的是,在查阅《丛书集成》《万有文库》《美术丛书》及商务印书馆出版的三十多种“文化史”《绘画史》等许多资料,就是检索不到“书学史”。其原因或许就是有四千年书法流传历史的祖国,在20年前尚没有书法或书学课程的教学科目所致吧。
       经过再三查找,发现一本翻译日本人写的《中国书道史》,祝先生感到心情愤懑。中国书法艺术在世界上是独一无二的艺坛奇葩,而这株艺坛奇葩的历史,竟要外国人来写,太不象话了!于是发愤读书,搜集五百多种有关资料,爬罗剔抉,理次后先,着手编写《书学史》。用八个月的业余时间(白天做好图书室的本职工作),写成二十五万言的《书学史》稿。这部著作完稿后,深得“社会教育学院”图书馆、博物馆学系主任汪文焕的青睐,要祝嘉先生担任“金石学、文字学、博物馆学”等功课及课外“书法组”导师。
       祝先生的老友王德亮,见到这部《书学史》稿,就拿去函致于右任先生看,并请于先生作序。于序中云:“王君德亮函示祝君嘉所著此书,阅之甚为兴奋;且欲请其于历代草书作家,再为加详,面竟未获讨论之机会,亦憾事也。……以吾土地之广,人民之众,历史之久,方言之殊。民族的结合,文化之传播,所利赖之者良多。……《书学史》取材甚富,眉列亦详。有志于书道者手此一篇,可免搜检之劳:而于文字改良,谋猷孔多之今日,尤为需要。……故乐为之叙。”云云。
                                                                                                       (四)
       尔后祝嘉先生更锐意著述,47年间上海教育书店先后出版了祝嘉书法著作八种(承赠予多种,经文革之乱,多数荡然)。七五年以后,香港中华书局出版了祝老的书学著作十多种;南京金陵书画社出版了《书学论集》收入22种(84年又再版印行);成都、兰州都再版印行了《书学史》;《书学格言疏证》成都先后印行了十四万册,台湾亦翻印销行;日本译印了《书学新论》。共印行360余万字,约近其全部著述之半。
       郑逸梅在《艺林散叶》中说:“近代论书法之著作,以祝嘉最为宏富。”刘海粟在《读郑道昭碑刻五记》中说:“祝嘉同志称郑道昭为北方书圣,与南方的王羲之并列,可谓大胆而有见地。”
由于祝老著述等身,艺林景仰,桃李满天下,本文恕不贅述。
       祝老居苏州半个世纪间,于书法以“宁拙毋巧”为主旨,作书不论真行,运笔多参篆法线条,体现古拙坚厚,全身力到;结体不暇安排,保持自然真趣,个性鲜明。治学律已尤严,临书不满面通,不算学过。藏碑百余种,至少临过百通以上,多者临几百通至千通,八十岁后犹每天早晨临写《月仪帖》或“金文”为晨课。其“九十初度书怀”云:“生来茹苦若作珍,百炼千锤日日新。历尽劫波成好汉,一帆风顺属庸人。”
      《书法罪言》自序,解说“罪言”来源之后说:“我这个东施郊颦,于已当然没有好处。但未知对于人民能有涓埃之益否?这个倒是我所关心的。”这正是祝老宏扬祖国文化书法书学毕生不倦的精神基石。这是对有志继承和发所祖国书法的后来者一个宝贵的启示!是一个爱好书法者都应该学习的。这种精神,对苏州、江苏、全国书坛,都将产生良好的影响。
在省各级领导的关怀下创建的“祝嘉书学院,在学院同志的努力下,该院每届都举办师生书法展览,到今年已举办第六届,每届书展都赢得社会各界的好评,是值得庆幸的”。
        值此纪念祝嘉先生诞辰百年之际,“祝嘉书学院”愈办愈好,为苏州、江苏书法队伍培育更多优胜新苗,为祖国书法这株艺坛独特的艺术奇葩发扬光大,作出较好的贡献!
                                                                                                                                                                                                                    一九九九年十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6-6 16:21:20 | 显示全部楼层
祝師德高藝高,奉獻一道,於他如家常便飯般隨處可見。
所說“我这个东施郊颦,于已当然没有好处。但未知对于人民能有涓埃之益否?这个倒是我所关心的。”為其肺腑之言,擲地有聲,讀來感慨萬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1-29 20:12: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文宝斋主 于 2012-11-29 20:18 编辑

                                                                                                    《祝嘉書學、書法》序
                                               作者: 王琢 (原廣東書協常務副主席)      
     余自主編《嶺南書藝》以來,有機會領略許多書法名家作品的風采,祝嘉老先生就是其中突出的一位。祝老道德文章每有[俠氣],其抨擊書法時弊之作,一針見血,痛快淋漓,讀其文如見其人。一九八五年春,余客次姑蘇,專訪了祝老,得觀其書法作品,而後余每到蘇州,必往拜訪。促膝談論古今書法,見解略同,相知彌深。可謂書道之交,一往情深!
     祝老字燕秋,海南文昌縣清瀾港人。生於安陽甲骨文出土之年——一八九九年。其父寶齋公酷愛書法,第獲書法名跡,必懸掛於堂,朝夕觀賞。祝老幼年即的書法的薰陶;及長,受教于廣州著名學者胡仁陔先生,由此詩文、書法紮下根基。幾十年來,大凡歷代碑帖,祝老皆精研博覽,日必臨池;繼而涉獵書論;先學蔡邕、索靖、王羲之、孫過庭、張懷罐(罐用同音字)之書論,後探近代阮元、包世臣、康有為之碑學。其對書法理論,無不尋根究底,追流溯源,析其演變,辨其宗派。
     一九四零年間,祝老在四川壁山一圖書室工作,翻閱中國文化史三十多種,其中唯缺書學史,僅有一冊為日文譯本。祝老悲憤之餘,決心補此空白,乃以半年時間挑燈夜戰,完成中國第一部《書學史》。時于右任先生獲觀手稿,讚賞不已,並為之作序。《書學史》面世,在中國書壇上引起強列反響。此後,祝老臨池不止。又潛心研究中國書學,先後寫出書學論著達七十種,約三百多萬字。鄭逸梅教授在《藝林散葉》中說:[近代書法著作以祝嘉先生最為宏富。]
      祝老臨池運筆力倡[全身力到]論;推崇蔡邕疾澀之說。蓋書之神采,乃得之於力。力到則氣貫則神滿氣足矣!至於蔡邕疾澀之說,亦運筆之要旨。[疾勢出於啄磔之中,又在堅筆緊提(提用的是同音字)之內];澀勢在於用逆]。祝老竭力推崇米芾[提筆法],又對康有為臨池之論,亦有中肯的評說。
    祝老臨池治學,力主專精與淵博並舉。其處理精與博關係的基本原則:從一求博,從博返一。祝老所書篆、隸、楷、行、草,無不結休緊密,凝重厚拙,老辣蒼潤;其筆羆莽莽蒼蒼,無不骨重而神凝。祝老篆書可稱精與博之統一的典範。其篆書具有渾金屈鐵,樸茂雄渾之風格。究其淵源,蓋祝老之篆書乃取法于三代金文,吸收其參差結構和天真自然之意趣,其對《毛公鼎》、《散氏盤》以及《石鼓文》,無不深入研究,博采其長,因而造就出無所謂大篆、小篆、甲骨文之分的祝氏獨特篆書。祝老隸書得力于《張遷碑》的厚重方折,《石門頌》的渾勁豪放,《埔(埔用的是同音字)閣頌》出古拙質樸,《孔宙碑》的飄逸肆縱。祝老隸書大字氣勢雄放,立軸則渾勁含蓄。
    楷書為祝老功力最深的書體,早年得力于《龍門二十品》、《張猛龍》、《六十人造象》等碑,故其三十年前之楷書結構精絕而勁峭拔;其後則取法《雲峰山石刻》、《爨龍顏》。晚年則醉心于《霍揚碑》,其筆力渾金璞玉,結體則力求奇譎。楷書年唐而降,多重結構而輊意態;迨自清代以來,鄧完白、伊秉綬、何紹基、趙之謙諸大家為楷書帶來生機,然取材不廣,略嫌單薄。祝老楷書上追漢魏六朝,從篆隸而變通,結構緊密而意態飛動,為當代楷書藝術的發展作出了新的貢獻。
    祝老的行草書,以篆、隸、楷的堅實功底為基礎,從名家法貼中吸取意態神韻。祝老臨習《蘭亭集序》達千餘遍,並以孫過庭《書譜》為研究習草書的範本;而《秦漢簡櫝》、《出師頌》、《月儀帖》常置於案頭,反復研習揣摩。但是,祝老在研習行草書上遇到過一個難題:怎樣把北碑雄強之書風揉合於行雲流水之行草書本?祝老為此用了幾十年功夫,收到了應得的報償——八十年代初章草獲得了奇特成功。
    祝老章草,不論小字或大字,均已步入變化豐富而毫髮千鈞之化境。若老之章草發展軌跡,祝老章草對我國當代書壇貢獻尤大。自晉以來章草已經被冷落。若謂王羲之書尚存少許章草筆意,迨至王獻之章草發燕尾服軌跡,祝老章草對我國當代書壇貢獻章草則鮮有人問冿矣!元代趙孟頫始有六體千字文,章草在次露頭。明代宋克、張瑞圖無雙以善章草而名重于時,然以楷法入章草,未臻高古渾穆之境。清末沈寐叟以側勢取勝,不失為大家手筆。當今祝老以漢隸和北魏筆法入章草,創造一種線條古蒼潤而風神超邁的章草書風,觀之往往令人精神為之一振。
    祝老以淡泊寧靜自守,一生潛心研究書法,不為名利所擾而悠然自得。據其臨池記載,臨習不滿百遍者除外,曾臨習一百二十碑帖,直擷其精神內涵,而不拘於形似。其書風之正,功底之深,令人敬佩不已。
    祝老今已百歲開三,其書法論面世,對於弘揚中華書法,匡正書法時弊,必將具有深遠意義。承囑作序,餘不計識淺,欣然命筆,引為幸事耳!
                                                                                                                                                                                                                  一九九一年七月十二日是於羊城大樸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配资公司|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书法江湖 ( 浙ICP备19028990号 )

GMT+8, 2019-11-23 10:03 , Processed in 0.072884 second(s), 11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