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法江湖 calligraphy

 找回密码
 注册
点击进入书法江湖商城 白谦慎老师著作签名 江左书法高考
查看: 39287|回复: 19

白谦慎2004年书法江湖答网友问(下载版) [复制链接]

管理员

书法江湖创始人

Rank: 30Rank: 30Rank: 30Rank: 30Rank: 30Rank: 30Rank: 30Rank: 30

劳动模范 功勋奖章 优秀管理员

发表于 2004-3-31 08:14:23 |显示全部楼层
主题:谢谢大家

白谦慎 :

   
尊敬的网友,应《中国书法江湖》的邀请,我将在今天准时来和网友们谈谈我的新书《与古为徒和娟娟发屋》(简称《娟娟发屋》)。谢谢牛子先生的邀请,谢谢各位网友对拙著的关注。
                                                         白谦慎




《白谦慎答掮客问》
掮客问:
    先提一个问题请教:
    请白先生介绍海外中国书法研究近况:一,书法美学,二,书法史论,三主要研究者(外国人,华裔以及港台)的突出研究成果。

白谦慎答:
   
欧洲的中国书法研究,以德国为重镇。海德堡大学的雷德侯教授对中国书法一直很重视。他的博士论文为《清代的篆书》,其另一本重要的著作为《米芾与中国书法的古典传统》。他还有一些论述中国书法的单篇论文,其中有两篇被译成中文。若干年前,台湾的戴丽卿小姐在德国以于右任先生的书法为题完成了她的博士论文。

    在法国,已故华裔学者熊秉明先生有关于草圣张旭的法文专著,他的中文著作《中国书法理论体系》(商务印书馆香港分馆,1984)对传统书论进行分类,作了体系建构的工作,加上文字优美,和八十年代美学热、文化热中的中国书学界十分合拍,发表后,在大陆书学界受到热烈欢迎。瑞士学者Jean Francois Billeter的英文著作《中国的书写艺术》(Rizzoli,1990),在介绍中国书法艺术时,把西方艺术作为参照,写得甚是生动,是一本很适宜于西方读者的书籍。

    美国自七十年代以来有过多次中国书法展览,近年来研究中国书法的学者的人数也有所增长。除了单篇的论文外,美国学者研究中国书法有以下几种主要著述方式:通论式的专书,展出目录,博士论文,专著。在通论式的著作中,早期的有蒋彝先生的《中国书法》(最先在英国出版,修订本1973由哈佛大学出版),此书的特点是通俗生动、文笔流畅,至今依然为许多学校作为中国书法课的基本教材。十多年前,居住在纽约的张隆延先生(张先生是胡小石先生的弟子)和洋弟子Peter Miller合作出版了《中国书法四千年》(芝加哥大学出版社,1990)。居住在夏威夷的曾佑和女士在1993年出版了《中国书法史》(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

    展出目录一直是欧美艺术史界的一种重要著述方式,它的好处是能比较快地反映新的学术成果(美大学出版社审核和出版学术著作的周期较长)和发表未曾发表过的艺术作品,同时因在展出期间出版,容易引起大众的关注。1971年,曾佑和女士在美国费城举办了欧美第一个大型的中国书法展,同时出版展出目录《中国书法》,比较全面地向西方介绍中国书法。1977年,当时执教耶鲁大学艺术史系的傅申先生主持了“笔有千秋业”的书法展。此展比之曾女士的展览更具研究性,其展出目录Traces of the Brush: Studies in Chinese Calligraphy(后译成中文题为《海外书迹研究》由紫禁城出版社出版,1987)至今在欧美仍被书法研究者、收藏者作为重要的参考读物。1999年3月在普林斯顿大学美术馆举办的艾略特收藏中国书法展,也出版了由韩文彬(RobertE.Harrist,Jr.)、方闻等编写的四百五十页的大部头研究图录。艾略特收藏中国书法展开幕时,还举办了中国书法史讨论会,出版了讨论会论文集。

    在亚洲,日本博物馆在举办艺术展时,很重视编制配合展览的研究目录。台湾在举办的一些研究型展览时也有研究目录的出版,如朱惠良小姐在担任故宫博物院研究员期间,曾于1993年主持董其昌法书特展,并出版了研究图录。这样的研究目录目前在大陆还很少。今后大陆可以借鉴欧美和台湾、日本的经验,筹办专题书法展览,并出版研究图录,向外界披露博物馆的藏品和研究成果。

    博士论文是美国侧重中国书法专题研究的主要著述方式。自从六十年代方闻先生在普林斯顿大学担任教职后,普林斯顿大学就一直是欧美研究中国书法的中心。在目前已经完成的关于书法的博士论文中也以普林斯顿大学为最多。该校的中国书法收藏(包括私人寄藏)在全世界的大学美术馆中首屈一指,在几百件的收藏品中,不乏中国书法史上的赫赫巨迹。所以,普林斯顿大学的中国书法研究,从一开始就十分重视原作。从七十年代以来,在美国完成的博士论文有﹕傅申,〈黄庭坚的书法及其赠张大同卷——一件流放中书写的杰作〉(普林斯顿大学,1976),Christian F. Murck,〈祝允明和苏州地区对文化的承诺〉(普林斯顿大学,1978),Steve J. Goldberg,〈初唐的宫廷书法〉(密歇根大学,1981),王妙莲,〈鲜于枢的书法及其1299所书〈御史箴〉卷〉(普林斯顿大学,1983),Amy McNair,〈中国书法风格中的政治性:颜真卿和宋代文人〉(芝加哥大学,1989),朱惠良,〈钟繇传统:宋代书法发展中的一个关键〉(普林斯顿大学,1990),AdrianaG.Proser,〈道德的象征:汉代中国的书法和官吏〉(哥伦比亚大学,1995),白谦慎,〈傅山和十七世纪中国书法的变迁〉(耶鲁大学,1996),王柏华,〈苏轼的书法艺术及其〈寒食帖〉(哥伦比亚大学,1997),Alan Gordon Atkinson,〈“按九曲度新声”王铎的艺术与生平〉(堪萨斯大学,1997)。另外还有张以国关于王铎草书的博士论文(哥伦比亚大学,2001或2002年)(也有一些博士论文虽非专门讨论书法,但它们的研究对象却是中国书法史上举足轻重的、或有一定影响的人物,因此对研究书法史也很有价值,如金红男的〈周亮工及其《读画录》——十七世纪中国的赞助人、批评家与画家〉(耶鲁大学,1985)和李慧闻的(Celia Carrington Riely),〈董其昌生平(1555—1636):政治和艺术的交互影响〉(哈佛大学,1995)等。美国的许多博士论文并不由出版社出版(这点和德国不同),要利用这部分研究成果,可以向密歇根的博士论文复制中心邮购,所以对学术界来说还是比较方便的。

    自九十年代后期以来,在美国有三本本关于中国书法的专著出版,前两本是美国学者撰写的:即Peter C. Sturman(石慢)的《米芾——北宋的书法风格与艺术》(耶鲁大学出版社,1997)和AmyMcNair在其博士论文的基础上修改成的《心正笔正:颜真卿书法与宋代文人政治》一书(夏威夷大学出版社,1998)。人们在读了这两本着作后,可能会对作者的一些论点有所质疑。比如说,石慢的著作中有个重要的假设,即米芾在任官期间的书风拘谨,在野期间则奔放纵逸。这一假设值得商榷。台北故宫藏米芾〈惠柑帖〉,写得极为飞扬,上款为“司谏”,据曹宝麟考订为陈瓘,米芾是札应作于任京官即书画博士期间。Amy McNair的著作在论述中国书法的笔法方面,有些常识性的错误。而且,她把颜真卿书法在北宋所受到的重视,解释为北宋儒家文人欲在文化上抬出自己的书法教主,这一看法也忽略了北宋人在谈到颜真卿时,经常是把他和五代的杨凝式并提,McNair的阐释模式,很难解释杨凝式为何在北宋受到青睐。过份地强调政治的因素,使McNair忽略了由唐向宋转变中的一些很关键的审美因素。此外,她在书中用了一件一望而知为赝鼎的所谓苏轼临〈争座位帖〉的拓本,这一失误反映出她在鉴定方面的短处。不过,我们对于西方研究中国书法的学者的汉学功力不应小觑,如果读者们读过石慢关于米友仁的文章,大概能感受到他在宋代书法上所下过的扎实功夫。上述两本专著切入问题的角度也颇有值得参考之处,不应因其中有一些问题甚至常识性错误来低估西方学者的一些有价值的尝试。尽管上述两本着作存在这样或那样的问题,但它们却标志着西方的中国书法研究开始以专著的形式发表专题研究成果。第三本书法专著是笔者的《傅山的世界》,是关于傅山和十七世纪中国书法变迁的著作,偏重探讨碑学在清初的萌芽的问题。目前任教哥伦比亚大学的韩文彬正在写作关于中国的摩崖书法的著作,题为《阅读山峦》。
   
    值得一提的是,学术著作的写作风格一直为西方学者所注重。在1999年大陆沧浪书社和台湾何创时书法艺术基金会在苏州联合举办的“兰亭序国际学术研讨会”上,旅法美国学者李慧闻提交的论文〈董其昌所见所评唐临摹本〈兰亭序〉及其1618年赠人的一本〈兰亭序〉〉以其独特的观察角度、细致的分析和新颖的叙述方式获得与会学者的一致好评,很值得借鉴。从大陆目前的书学研究来说,关注叙述风格并在这方面下功夫的不多。

    西方既有的学术机制鼓励专题性的研究。有学术特点和风格的单篇论文和专书在高校专任教员的评审制度中占重要的因素。相比之下,综合他人研究成果的教科书或面面俱到、四平八稳、无独特建树的通论则得分很少。这种体制无疑鼓励学者们从事具有原创性的专题研究。因此,西方从事中国书法史研究的人员虽不多,但概论式的著作所占比例并不是很大。

    在日本,中国书法的研究很有历史也很有传统,研究成果也很丰富。由于语言的障碍,中国书学研究者不能利用这部分成果,是很大的遗恨。在日本的华裔学者祁小春(目前任教佛教大学)受业于书论史权威杉春邦彦,在两年前完成了《王羲之论考》一书,对王羲之的研究十分细致。目前这本书正在由他本人改写成中文版,将由台湾一出版社出版。我希望今后也能出简体字版。

    在香港,香港中文大学的莫家良教授专治宋元书法史的学者。在他的主持下,香港学者和大陆学者合作,开展了《淳化阁法帖》的研究计划和中国刻帖的研究计划。他们在收集刻帖的资料上,可以说“竭泽而渔”。网上有关于《淳化阁帖》的讨论,如果不看香港学者和大陆学者已有的研究成果,是颇为遗憾的。

    美国的艺术研究,主要是史的研究,没有类似国内的美学研究。这样说不是说不关注理论。其实,从总体上来说,美国艺术史学者是很关心理论的,但是这种关心多是融合在具体的个案研究之中,而不是写专文来讨论理论。


《白谦慎答Nehr问》  
Nehr 问:
    本人对艺术审美观的比较研究(中外,古今间;文学,诗歌,建筑,绘画,舞蹈,音乐等门类间)很感兴趣。留心在此基础上作的艺术批评或评论。 同时认为,艺术作品/风格/艺术家从被蔑视忽视到被承认为经典的过程贯穿了整个艺术史。 白先生可否谈谈西方艺术学界对此类课题的研究?

白谦慎答:
   
西方目前是比较讲究夸学科的研究的。我的《傅山的世界》一书就利用了印刷文化的学者的研究成果,晚明一些书法现象用印刷文化来解释是有效的。中西艺术的直接比较在美国并不多,但生活在一个不同于中国文化的环境中,研究中国艺术的学者会不自觉地把西方作为一个参照(reference),很多生活在中国文化圈里习以为常的现象和问题在另一个文化的比较下,会显出了它们的特殊性,这就是比较研究的意义。我自知自己所处学术环境的特殊性,所以也很珍惜这种机会,希望自己的研究能够推进书学的研究。

    关于“经典”和“经典化”的问题在西方八十、九十年代是比较热门的研究课题,著作很多,一言难尽。我同意您关于“艺术作品/风格/艺术家从被蔑视忽视到被承认为经典的过程贯穿了整个艺术史”的论述。问题在于,我们应怎样来细致地研究这个过程,并从中提出有意义的理论问题来。


《白谦慎答唐僧问》
唐僧问:
    娟娟发屋和你一直研究的傅山是否有联系?

白谦慎答:
   
我想关系是很大的。我的英文专著《傅山的世界》是关于傅山和十七世纪中国书法变迁的著作,着重探讨碑学在清初的萌芽的问题。而《娟娟发屋》所要讨论的实际上是中国书法自清代碑学以来面临的一个两难的困境。我在书中已经谈到这个两难的困境实际上是从傅山开始的。请读第100页上的一段描述:“当傅山激赏学童和猛参将这些“不善书者”的无技法基础但饶有趣味的书写时,他给中国书法捅了个洞。当康有为礼赞“穷乡儿女造像”时,傅山捅出的那个洞被撕大了。但康有为把合乎一定书写系统的作品如《石门铭》定为神品,也没有多大的争议。而当 “穷乡儿女造像”之类的字迹在今天被实际地引入临摹的范围并大加鼓吹时,它所引发出的中国传统书法的经典性及其相关的问题,就被摆到了桌面上,逼着我们去思考并尝试着回答由此产生的一系列问题:什么是书法?艺术和实用的分野何在?什么是中国传统书法的底线?如何评价“不规整、有意趣”的书写?技法和天趣是什么关系?鱼翅和熊掌可以兼得吗?不可兼得时,两者何为上?不善书者怎么会一不留心就写出了“千古佳作”,而书法家们皓首穷书有时却落得个“意趣索然”?什么是“意趣”呢?什么是“天倪”呢?什么是“自然”呢?只有“穷乡儿女造像”才最有天倪吗?为什么当代人对“趣味”格外青睐呢?当前是不是出现了一个由“意境”向“趣味”转变的场景呢?如果存在这一转变的话,它的社会文化背景又是什么呢?我们得到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呢?什么是古?什么是今?一个本来不是经典的东西,在什么情况下可以转换成经典?……”
    所以,你可以看到,我的傅山研究实际上对《娟娟发屋》有极为重要的意义,因为问题就是从那里开始的。




《 您来教我们时第一堂课讲什么?》
周继中:
    老师好!其实我是最怕听一些特别高深的理论,也不懂,您要是有机会给我们上课您会说与古为徒还是娟娟发屋呢?

白谦慎:
   
都说。


周继中:
    老师好,我是一个喜欢收藏名人签名的,买了您的书得到您的亲笔签名特别高兴,在此我想问下您:您认为您自己的签名有多大的收藏价值?谢谢!冒昧了!

白谦慎:
   
我真的不知道。当时是网上有人提出签名的要求,我就写了一批寄给《书法报》了。
我想不会比赵薇的签名值钱。签名是为了作个纪念。


周继中:
    老师,如果您所担心的娟娟发屋会不会传下去变成真的,您预测下那时您对与古为徒的新的看法?好吗?谢谢!

白谦慎:
   
我怀疑以后的人还会重演我们今天看到的一切。


周继中:
    老师,说真的 !我的真实水平很低,您能如此平等与我们谈书法,真的是幸福的,您为什么愿意如此亲近我们呢?在您眼里,您又是如何看待我们这样一群爱好书法的“娟娟发屋”主人呢?

白谦慎:
   
在网上我并不知道谁水平高,谁水平低,只能预设大家水平都高。大家来讨论我的书,是对我的关心,是我应该感谢大家。



fjch:
   白先生“无古无今”的工作,您还在进行吗?

白谦慎:
   
谢谢先生的关心,这一工作一直在进行。也不是专门去做,而是见到了就收下来。因为我每年都要教一次书法课,所以总是有观察的机会,资料也在不断地积累。
我在书法课上还教美国人刻图章,有些图章很好玩,他们一个学期才刻三个印章,但有的“水平之高”简直就令人吃惊。现在发一方大家看看。其它的等整理后再发。




笨石头 :
    水平之高”可否详解,惑!

白谦慎:
   
“水平之高”打引号,有的刻得很像将军印,凿得很有趣。车帝麟贴了几方他的学生的作品,大家不放一看。我贴的“乐”字,线条能那样安静,很不容易。


书画同源:
    结合本次国展,请教白先生中国的草书将在今后如何发展,换而言之怎么使之其得到长足进步?谢谢!

白谦慎:
   
我的回答您一定会认为是陈词滥调:技法上锤炼又锤炼,同时多读书,读书用来养人,否则读了也没用。


亚美尼问:
    请问白先生,您的这本书,不少人猜想是针对国内“流行书风”和“流行书风”的创导者们而作的,是这样吗?
您写作这本书前的思维预设与批评意向如何?
我是这本书编者陈新亚的学生,听陈老师说,您最近获得了一项美国学术大奖,那是一本什么著作?是不是打算在国内也出版?
还想一问:您认为国内书学界的最大积蔽是什么?

白谦慎答:
   
(1)我对《娟娟发屋》提出的问题的思考,大概从1993或1994年就开始了。我在2001年夏天开始构思写作,而我在开始写作此书时,我还没有听说过“流行书风”这个词。“王小二的故事”正好发表在“流行书风展”开幕后的几个月,引起种种猜测,这是一个巧合。没有那个展览,我的书也照样会出。我和“流行书风展”的四个提名人都认识,他们应该了解我的个性,我要是想批评的话,我是不在乎得罪人的。有人以为我用“王小二的故事”讽刺人,有的人自己对号入座,那是他们自己的事。我在《娟娟发屋》中批评了沃兴华和马啸的书,都是直接批评。我没有很多预设的批评意向,因为,我也欣赏“穷乡儿女”造像和儿童的一些书写,觉得颇有意思。我的书是提问题的书,是指出碑学书法发展上一些逻辑上的两难境地,如果说“流行书风”(这个概念非常混乱,姑且用之。第二届“流行书风展”把概念扩大了,让人的感觉是,只要来参加这个展览,就是“流行书风”)是延续了碑学的一些思想,我的书揭示了它的困境,主张它的人们不能回答我提出的问题,或是他们的理论主张被我指出了在逻辑上不能自洽的漏洞,那么,提倡“流行书风”的人们应该思考怎样回应我的问题。

    我在《娟娟发屋》中和一些报刊的文章指出,《娟娟发屋》是文化反思而不是艺术批评。如果把它理解为对某种创作倾向的批评,那么,就小看了这本书提出的问题的意义。
我再强调一下,《娟娟发屋》是一本提问题的书。十年、二十年、几十年过去后,人们会看清楚这点的。当代的创作是它的一个背景,因为“当 “穷乡儿女造像”之类的字迹在今天被实际地引入临摹的范围并大加鼓吹时,它所引发出的中国传统书法的经典性及其相关的问题,就被摆到了桌面上,逼着我们去思考并尝试着回答由此产生的一系列问题”(见第100页)。

    当代艺术家徐冰前几天打电话给我说,他读了《娟娟发屋》后,觉得我思考和提出的许多问题也正是他这些年来一直在思考的问题。《娟娟发屋》出版后,在当代艺术家(或称现代艺术家)中的反映甚佳,原因是我实际上点出了中国书法在当代面临的一些问题。这些问题实际上也是其它一些艺术领域面临的问题。

    (2)我得的学术研究奖金是古根海姆学术研究基金,这笔基金将赞助我修学术假一年,其中包括到亚洲(中国,中国台湾,香港,日本,南韩)去收集研究资料半年。我的研究项目是吴大瀓。这个奖在美国学术界的地位很高,也很难得到,得到后对今后的学术发展很有利。我的英文书《傅山的世界》的中译已经基本完成,我正在修改译文,今年夏天能在台北出繁体字版,上海人民出版社想把它包括在海外华人学者学术丛书中,三联出版社也想出,我想不久就会有简体字版,届时请祖国的同道们指教。

(3)国内的书学研究这些年靠大家的努力,有很多进步,比起二十年前来,要好许多。这些年来我一直和国内的学者保持着很密切的联系,我的研究也得到他们很多的帮助。如果一定要我讲有什么弊病的话,我想说的是,应该建立比较公平的学术观念和学术制度。什么意思呢?就是说,你的学术研究好,我就承认你的成绩,体制上也有相应的安排,让有才华的人能够到其位,尽其才。打个比方,如果我是故宫博物院的院长,我就会聘请曹宝麟和穆棣到院里任职。如果我是一个美术院校的校长,我会聘潘良桢去当教授。中国有很多有才华的人,他们的才华没有很好地被社会认可,他们也没有谋得理想的职位。很多人现在作学问是凭着自己的热爱和意志在坚持着,社会对他们的支持是不够的。国内的一些体制是比较鼓励投机取巧和钻营的风气的,苦干实干的人得不到鼓励。这对学术发展的负面影响很大。


《“民间书法”可否取法?》
泥山村人 :
    一种是在临习经典的基础上,比照同时期的民间书迹,寻找其脉络根源。
一种是纯粹以“天真”为美,将民间书迹作为临摹取法的对象。
民间书法对于我们学习经典有多大的意义呢?

白谦慎:
   
“民间书法”这个概念用得很混乱,我在《娟娟发屋》中已有讨论。《灵飞经》算》民间书法吗?汉简算"民间书法”吗?有谁会说不应该学“民间书法”呢?刘炳森会说“不”吗?不会的。最好讲具体作品。



《请教白先生》
抱朴子:
    您怎样看明末书风的多样性?
您在书法创作时,怎样对待创新和守古这个问题?

白谦慎:
   
晚明书法的多元性我的书《傅山的世界》有比较详细的讨论。那个社会比较多元。你的问题让一般人回答,我想回答一般会是既创新又继承(守古),但这等于没有回答你的问题。而说起多元,在今天,已经没有什么人会说自己不提倡多元,但在实际生活中,鼓吹“丑书”的说“丑书”最合时代精神,是浪漫人格的体现。言下之意,那里还有不那么符合时代的书法。可反对“丑书”的也说“丑书”反映的精神面貌不积极健康,不符合我们的时代。可见在他们的眼里在多元中总有些元他们不喜欢,希望那一元不要发展。这些人都把自己看作是时代的代表。
   我当然也有我的好恶,但我对待事物的态度现在更多的是提问题,而不是下判断,所以即使是我喜欢的东西,我也会质疑,我不喜欢的东西,也尽量去思考它存在发展的内在逻辑。


《古代穷乡儿女造像和现在娟娟发屋的“作者”们应该不可同日而语》
谁与争锋:
    请问白老师,我觉得两者应该有质的不同:
  1、穷乡儿女造像的作者是吃写和刻这门手艺饭的。文化水平低,但操作技术不低。
  2、娟娟发屋的“作者”们只是随手涂抹,偶露天趣。
  所以这应该是“专业”和“业余”的区别,您说对吗?

白谦慎:
   
有些造像记如沙孟海先生所言,写刻都不好。不是专业水平。刻工也有好坏之分。



《向白老师求教少儿篆刻》
车帝麟:白老师你好
我是一名少儿书法教师,在书法课中,我安排了篆刻课程。
这里发的几方都是他们临习二方以内的“产品”,以前从来没有接触过。
你说在书法课上也教美国人刻图章,是不是有“异曲同工”之妙?
我想听听白老师的一些看法和意见,再次谢谢白老师!








白谦慎:
   
我的教学经验和你的很接近,看来咱们可以一起办个初学者篆刻展了。谢谢。这样的篆刻给我们提出了相同的问题。


车帝麟:
    这个贴是他们第一次玩刀。是整正的“初”。
用橡皮刻的,五花八门,千期百态。(选一)


白谦慎:
  
今天要回答众多网友的问题,下次再贴我的美国学生的篆刻作品。
看了你的学生的东西,我想,篆刻家应该另辟蹊径了,否则比不过小朋友的。



《向先生请教王宠》
江湖好汉:
白先生你好。
我近年来一直在临王宠。
王宠逍遥游内七,游包山诗。
请问我把宣示和游包山参起来写好吗?
另黄道周的结构写王宠可好?
先生小楷的经验可指点一二?


白谦慎 :
   
如果我临王宠,我不会把他和黄道周联在一起临。王宠的线那么安静,但运笔的速度好像还是比较快的。他在技术上是很准确的。



《您如何取此书名?》
周继中  :
    老师好!您做为这样一资深学者,为什么给本书取这样一个看起来有点俗的名子,有无炒作的味道?再次冒昧!

白谦慎 :
   
和南京薛龙春兄商量,本想用仅用《与古为徒》,后编辑陈新亚认为有《娟娟发屋》好,除了醒目外,实际上也把《娟娟发屋》和吴昌硕的匾《与古为徒》相提并论,这样恰恰和今天的《中国美术全集》把二王法帖和东晋那些草率的墓志砖相提并论成正比,让人们思考什么是经典,不是经典的东西在何种情况下会成为经典。


《如何给“民间”书法的美定位?》
ylli :
    最近读了白先生的书,觉得“无古无今”的书法,是不是也可当作书法理性美中的一种?古人说书为心画,书如其人,有这一种人,有这一种心态,则这一种“美”也应有“正当地位”。当然,没有必要到敦煌去寻根。。。。。

白谦慎:
   
那种所谓的“民间”的东西千姿百态,意趣也常不同,但你注意到没有,文人书家发展出来的“雅”等趣味,在“民间”的东西里是见不到的。我们面临的问题是,究竟从什么立场出发。如果我们把“天真烂漫”作为书法的最高标准,那么,我们最好别学书法了,我们比不过儿童。“雅”是成人的标准,以此为标准,儿童的东西永远达不到雅的境界。我的书第14页有这一讨论,请读之。



《书法网站的功能》
ylli :
    白先生对书法网站的评价和期望是甚么?书法网站的发达是否会对书协有所冲击?
具体说到书法江湖呢?

白谦慎:
   
我想书法网站会对书法家协会有所冲击的。有些体制在新的时代是要作些调整的。
网站能起到民间自由交流的作用,这是很积极的。
希望网站能多发现介绍不为人们知道的有水平的人。


《请问白先生?》
铁笛仙 :
    您是怎样看待传统的?对于东西方文化您又是怎样在您身体现的?在此作楫!!

白谦慎:
   
不管你喜欢不喜欢你都会受传统的影响。
我在从事学术活动时,一方面和西方学者对话(主要是我的英文作品),同时我的心中始终有中国通道,希望我的对话对祖国的学术也有意义。


《白先生, 请解答我学习书法方面的疑虑!!!》
窦煜:
    先生我是业余作者 在出版社任美编工作,因此学习书法的时间不是很多。
感觉自己的学习方法不是很好,经常朝三暮四 不能坚持研究一种帖或文研究一段时间。

    请先生就 博学与专精两者之间的问题 给我指点一二!谢谢!

白谦慎:
   
我认为在我们这个时代,首先要讲究专精,研究一个人,一个时代,尽量细致,面不要铺得太大,研究就应如此,然后举一反三,触类旁通。


窦煜:
    请先生谈一谈学习二王的体会,切介绍点好方法!

白谦慎:
   
二王特别难学,像《丧乱》、《得示》等帖,我临不好。这个问题您不妨问潘良桢先生,他临帖功夫比我好,回答一定比我的精彩。


窦煜:  
    请先生推荐几本好的史论书籍! 并谈一谈学习史论的好方法!

白谦慎:
  
除了过去得如陈寅恪这样的大家外, 当代的史学著作,请注意葛兆光、阎步克,李开元、王振中的史学著作 。


《白先生这么多年在国外一切都好?》
徐飞:
这么多年主要的发展方向是?
离开本土的文化氛围书法现在在您的心目中是什么?
您现在是美国人了吗?
谢谢!!!

白谦慎:
   
我刚到美国是学比较政治学。1990年秋开始学艺术史,因为导师是中国绘画史的专家,上的课是绘画史的课。博士论文写书法,发表的论文以书法居多,但也有印章和绘画的论文。主要是研究中国文人艺术。
    书法是我的爱好,最近生存的压力比较小了,每天临帖,临《兰亭》和米芾。研究书法既是爱好又是职业,是安身立命的东西。六十多岁退休时,想回国定居,在京沪两地居住。
    1994年后便成美永久居民。我的祖籍是福建安溪,祖上颇多华侨,绕了一圈,我也成了华侨。算是宿命。


《请白先生谈谈学书法的体会》
清华北大  :
    希望给我们一点经验,以少走点弯路。

白谦慎 :
   
您提的问题我已看到,抱歉,回答得迟了些。如果有志同道合的同学可以一起学习,另外就是找好的老师,这点比较难,因为自称自己有水平的人很多。我提供一个参考方法,那就是看看你准备拜师的人是否为人诚实,为学实在。好的老师们个性会不同,但应该具备这两个基本的素质。

    我是在文革中学书法的,有几位老师。到北大后,有曹宝麟、华人德几位学兄可以请教。应是比较幸运。本校没有很多的朋友,可以和别的学校的爱好者联络。



《 请问:因地微而名不显,如何出名》
说真话:
哈哈!那是楔子,自然不必答。引一节文,有此语,故代以设问。
主要想引出关于“无古无今”书法的出典!

白先生大著中的一个重要概念就是“无古无今”书法。

虽然不是一个概念,也没有太大关系,但想就此凑个热闹,为示出典,或可以资谈助云。

梁陶弘景《真诰》卷十九“翼真检”记载陶评杨羲(今董《戏鸿堂帖》尚存杨羲书迹)书法时云“杨君书最工,不古不今,能大能细。大较虽祖效郗法,并于二王,而名不显者,当以地微,兼为二王所抑故也。”



白谦慎:

有意思,看来又有历史渊源了。



《请教先生小楷》
小林 :
    见过先生小楷,想请教先生小楷从笔势方面应如何做好。谢谢!

白谦慎:
   
除了魏晋小楷外,多看明人的,王宠,周天球等都好。陈淳也是才气极大。另外我以为看看简牍比较好,那可是小字啊。写熟了,不要写得太慢,慢容易板滞。


小林:
    多谢先生!先生可是安溪人氏?我是南安的,有机会回乡看看:)
发上近日习作,请先生指明今后努力方向。再谢!

白谦慎:
   
是安溪人。父母是那里的,我在上海长大。由于父母在家有时讲闽南话,所以能听些。妻子是厦门人,也讲闽南话。
你贴的小楷气息很好。


《答陈万安》
陈万安:1、研究方法
    白老师,您觉得在国外做研究和国内相比有哪些优缺点,谢谢。

白谦慎:
   
在国内交流的朋友多。在国外就那么几个人。国外框框较少,理论上可参照的东西较多,同时学术支持系统较好,如借书很容易。竞争体制也较公平。


陈万安:2、书法教学
    白老师,您在书法教学中是怎样处理法帖本身的风格和学生临写中出现的不同笔性特点的?多谢。

白谦慎:
   
我尽量让他们写得像我提供的样本,否则没法批作业打分。


《请问先生返朴的问题》

无盐 :
书每个阶段临的收获都不一样,如吴昌硕中年一直临石鼓到晚年,到晚年返朴。
是不是这就是先生所提的无法之法,无法而成大法,不计较得失。
故沙孟海先生说最敬重吴老。
请问先生怎看?
米学王得在八面出锋,每观古人下笔处有所得。
先生在临米王时的经验可向我们指一二?
谢谢。


白谦慎 :
   
关于米王,我临得少,不敢卖弄,专家室里高手很多,您可问他们。
关于返朴的问题比较复杂。不知道为什么我们把朴、老、古定位定得那么高。当然我也很喜欢朴、老、古,我的问题是,从什么时候起,这成了最重要的美学范畴?当然和碑学有关。今后会改变吗?不知道。

管理员

书法江湖创始人

Rank: 30Rank: 30Rank: 30Rank: 30Rank: 30Rank: 30Rank: 30Rank: 30

劳动模范 功勋奖章 优秀管理员

发表于 2004-3-31 08:24:00 |显示全部楼层
word文件下载。

78_123_1.doc

68.5 KB, 下载次数: 2854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04-3-31 10:00:10 |显示全部楼层
下面引用由牛子2004/03/31 08:24am 发表的内容:
word文件下载。


全部下载了!牛子办了一件好事。
谢谢!

使用道具 举报

版主

论坛贵宾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爱心会员

发表于 2004-3-31 10:39:31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对昨天问答交流一个好的、及时的总结
看到你们的负责与劳作,做为一个网民感谢你们!

江湖风生水起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04-3-31 11:43:22 |显示全部楼层
牛子真牛!!!

使用道具 举报

版主

蝉声因远起清风

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Rank: 15

创作高手

发表于 2004-3-31 11:45:25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04-3-31 11:51:28 |显示全部楼层
又是一个不眠夜吧

辛苦!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04-3-31 12:09:50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书法江湖的牛子还有其他人,搭了一座桥。

白先生的回答,让我长了见识。平等地与网友交流,不弄玄虚,乃学者风范。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2Rank: 12Rank: 12

发表于 2004-3-31 17:36:29 |显示全部楼层
恰逢这几天外出旅游,
没上网。
看了本帖,
感到白先生,
说得很实在,
观点明确,
态度不含糊,
所讲观点,
我非常赞同。
我总在想:
难道人真的要出了国,
才能做到“旁观者清”,
所讲,
才能为人平稳地接受?
有些看法,
我看网上,
国人也早有谈过。
“杨光书法”网:http://www.nbsky.com.cn

使用道具 举报

认证会员

江湖好汉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04-4-3 14:12:31 |显示全部楼层
牛哥做网页的本领大长,恭喜牛哥。


辛苦,辛苦!!!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Archiver|手机版|中国书法江湖 ( 蜀ICP备12006455号-4 )

GMT+8, 2018-10-17 20:17 , Processed in 0.063126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