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法江湖

 找回密码
 註冊(点微信账号登录)

注册/登录

关闭 浏览当前主题的网友: 总共 0 人, 其中 0 会员, 0 游客
  • 只有游客
点击进入书法江湖商城 白谦慎老师著作签名 “书法江湖寒假特训营招生简章(2019年1月16日-1月30日) "
查看: 17|回复: 1

究竟谁是母蝗虫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9-25 13:48: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註冊(点微信账号登录)

x
    被誉为中国社会百科全书的《红楼梦》,其主题故事由许多条明暗线索交织而成。刘姥姥这条线,就是能够观照红楼故事全局的主题线索之一。

    元妃省亲后,红楼众钗及宝玉奉元妃懿旨入驻大观园。惜春又奉贾母之命,要为大观园做一幅画,红楼众钗对此均有一番高论。林黛玉笑着说:别的草虫不画犹可,昨儿的母蝗虫若不画上,岂不缺了典?林黛玉一语双关,也是作者借人物之口提醒读者:大观园不能没有刘姥姥,否则就缺了典,读起来就没有味道。

    红楼故事开局一直到高峰(残失稿件中,应该还有结尾),刘姥姥确实是红楼一典。林黛玉给刘姥姥起了个母蝗虫的绰好,接着又为惜春做的大观园图画起了个名字叫《携蝗大嚼图》;又惹得红楼众钗大笑不止。这段情节,引起红学道德家对黛玉的批判。他们说,黛玉是在取笑下层人物的寒酸之相;甚至还升华说,这是人性的弱点。

    唉,从何说起呵!道德家的无聊比流言家的滥言更糟糕。试想:饱读诗书又气质高雅的林黛玉,怎么可能这么无聊,轻易会取笑一个和自己处境相当的寄人篱下的乡下老妇人?再说,当黛玉说出母蝗虫的笑话,宝钗还做了许多补充。以道德家的判断准则为据:林黛玉的性情有可能取笑他人;而宝姐内敛的性情,绝不会在公众场合流露出这种无聊情感。

    众人笑过之后,宝钗补充说:颦儿是用“春秋”的法子,将市俗的粗话,撮其要、删其繁,再加润色比方出来,一句是一句;这母蝗虫三字,把昨日那些形景都现出来了。宝钗的话,又是作者借人物之口在向读者传递一个信息:春秋之法。所谓春秋之法,就是委婉的、影射式的艺术表达方式,即所谓曲笔;意在曲折地表达观点而并不是刻意隐瞒。倘以春秋之法来解释母蝗虫和《携蝗大嚼图》,你还认为母蝗虫真的是刘姥姥吗?让刘姥姥放开肚皮吃,她究竟能吃多少东西;至于让林黛玉称她为母蝗虫、还让薛宝钗又专门做出补充吗?实在情理不通。

    所以,必须重新换个思路来理解母蝗虫的真实寓意。其实不只是黛玉和宝钗看不惯荣府吃喝用度上的铺张浪费;事实正是如此:据红学考证派说,作者曹雪芹之家从祖父曹寅时起,就是因为讲究排场、广结名士、收藏珍奇导致公账亏空而获罪。曹雪芹在此借林黛玉之口、借刘姥姥的眼睛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刘姥姥两次进入荣国府和大观园,总是被各色人物奢华的吃喝用度和非凡排场惊恐得目瞪口呆,足足念了几万声阿弥陀佛。

    刘姥姥二进大观园,作者更是借机描写那些玉食珍馐和富贵气派。据考证派说:这些情景,本来都是作者曹雪芹的祖辈和父辈当年挥霍排场的实情。所以,他现在只好使用春秋笔法来表达不满和怨恨。毕竟他的爷爷曹寅据说还是一位很了不起的艺术家、还算一位修养很不错的文化大师。曹雪芹于私于公自然要笔下留情。以书中的人物关系和人情逻辑推断,林黛玉借刘姥姥委婉地戏嘲荣府的作派,也是对外祖母的口下留情。作者只怕读者误解或无视其寓意,就让薛宝钗做了强调和补充。

    而对大观园里毫无节制的铺张浪费,不但贾府的主人盲目乐观、浑然不觉;就在刘姥姥二进大观园正是全书富贵气派高潮之时,连读者也沉浸在贾府富贵和谐的气氛中。表面看来,黛玉所说的昨日那些热闹可笑形景,无非是大家和刘姥姥逗笑取乐。但是,对昨日的富贵气派作者运用春秋笔法,正是预言贾氏日后要遭遇灾祸的根本原因——就是经济上挥霍无度管理不善

    所以,与其说母蝗虫是刘姥姥,不如说母蝗虫就是贾府的老太君携蝗大嚼图,就是贾母带领她的子孙在大观园吃喝玩乐的盛世浮华情景。蝗虫,在古中国是灾难的象征,因为旧时的科技还不足以对付虫灾,只能听天由命。所谓民以食为天;吃喝用度上的铺张浪费,最终必然引发种种灾祸。现代经济也是同样:凡治国齐家之道,若在吃喝用度即民生领域不能合理打算、从长计议,总会为将来种下祸根。

    刘姥姥两次来到荣府,所见各色人物大大小小的饭局,就如同能够带来灾难的母蝗虫一样,是使贾氏最终在经济上崩溃的一个总祸根;这也正好应对秦可卿临终之际对荣府当家人凤姐托梦所说的话:主要思想,就是要她量入而出。

    所以,红楼四大家族的最终覆灭,除了类似秦学牵扯的政治斗争失败因素之外;经济上的不善管理,也是导致其衰败的根本。据红学考证派说:曹李(贾史)两家,都是因为挥霍无度导致官账亏空而获罪。前面论柳五儿时我也探明:探钗改革之时,荣府底层人物在吃喝用度方面攀比、较真所产生的矛盾照映的中上层动荡危机,终于在司棋大闹厨房之际爆发。

    红楼故事刘姥姥这条主线,不只是作者为贾府兴衰寻找的目击见证人;更在于说明:刘姥姥所关联的事件渊源,都是贾氏等王公贵族覆灭的重要因素。诸如王京官与金陵王府的连宗结党;王京官后人王成父子与贾府产业管家周瑞之间暗中的置业交易;以及刘姥姥两次眼见荣府的奢华排场;还有她初进荣府的攀亲求助、以及妙玉身上关联的那些价值连城的宝物;等等等等。注:所谓置业,就是买房、圈地。如上行为和事件,都关系贾府等贵族阶级对下盘剥克扣、低进高出、虚炒浮华、贪脏枉法的罪恶勾当。用当今的话说,这些行为都是形成贫富差距巨大的根本缘由。

    但有一点却能肯定:刘姥姥两次来荣府求助得到王夫人和凤姐的资助——用以帮助王狗儿一家置地添产、再通过劳动致富的思想和行为(平儿语),无疑又是积极正确的。所以,这一善举最终报答在危难之际的巧姐儿身上,使小丫头逢凶化吉、遇难呈祥。在刘姥姥与金陵王家和荣府之间、几代人恩怨情仇交织互动的作用下,作者以偶然性的神秘力量促成巧姐儿略显团圆的人生结局;表面似乎在宣扬因果报应的迷信思想,而其实并没有这么简单。

    当提出母蝗虫的概念之后,林黛玉还有一番高论,她又笑着说:论理,这园子盖才盖了一年;如今要画,自然得二年工夫呢;又要研墨,又要蘸笔,又要铺纸,又要着颜色,又要照着这样儿慢慢的画。这其实还是作者借人物之口展露的春秋笔法。

    大观园,是能够体现财富为极权服务的样板工程。可想而知,一年之内建成要埋掉多少财富;这些财富总归都是下层大众血汗一点一滴的凝聚。曹雪芹借“黛玉论画”着重是向读者强调:世上任何事情;尤其刘姥姥身上关联的事件情景,即真正的经营治理大事;都要像画画那样一步一个脚印进行,才有望圆满成功。

    作者恐怕读者跑神,又借薛宝钗之口提醒读者说:照样儿,慢慢的画;这落后一句最妙;你们细想颦儿这几句话,虽是淡的,回想却有滋味。《红楼梦》中作者如此的春秋笔法很多。他是在反复提醒读者:荣府资助刘姥姥女婿王狗儿一家置地添产、通过劳动致富的这个行为最终为巧姐儿带来较好的结局,不只是善良和恩情之间的报应;偶然性之间也有其必然性。试想,倘若没有刘姥姥和女婿王狗儿一家如慢慢做画那样点点滴滴的勤劳经营,荣府两次资助的120两银子既便存放起来未动,当时也不可能从妓院赎回巧姐儿。

    伟大的文学家曹雪芹,同时也是一位伟大的思想家和社会经济学家。他通过巧姐儿和刘姥姥两个人物之间能够发生巧缘的偶然性和必然性,在向读者揭示贾氏诸族覆灭原因的同时,也合理地提出自己治国齐家的政治经济思想。他这一务实的经营理念,既便在如今仍然具有科学性、可行性和持久性。如果从文学角度观照,《红楼梦》这部悲剧文化杰作,却能因刘姥姥和巧姐儿这两个人物较为喜庆团圆的命运结局,使读者心灵闪耀一线希望的光芒。
发表于 2019-9-25 22:32:1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配资公司|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书法江湖 ( 浙ICP备19028990号 )

GMT+8, 2019-10-20 22:56 , Processed in 0.048210 second(s), 12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