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法江湖

 找回密码
 註冊(点微信账号登录)

注册/登录

关闭 浏览当前主题的网友: 总共 0 人, 其中 0 会员, 0 游客
  • 只有游客
点击进入书法江湖商城 白谦慎老师著作签名 “书法江湖寒假特训营招生简章(2019年1月16日-1月30日) "
查看: 16|回复: 1

了断枫露茶迷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9-29 11:24: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註冊(点微信账号登录)

x
    一、茜雪是最大的告密嫌疑人
  前文已作出简明推断:神神秘秘的枫露茶事件并非关系吃喝,而是宝袭的私情被李嬷嬷抓住了把柄。把宝玉、袭人二人私情泄露出去的人,应该是宝玉身边负责茶事的丫头茜雪。起码宝玉的内心,就是这样认为。也就是说,茜雪是第一泄密嫌疑人。但必须强调:即便茜雪的嫌疑最大,她却不是有意泄露宝玉的内帏秘事。

    先假说一种可能:茜雪是一个被封建礼教摧残了脑袋的道德小棒;如果这样,就有可能在李嬷嬷某次巡察之时,只有她们俩个在场;茜雪暗中向李嬷嬷汇报了自己的感觉。 一般读者、还有当事人宝玉,估计都这么认为。之所以说是感觉,因为宝袭二人后来无论哪次上床做爱,茜雪根本不可能亲眼所见,她没有陪房的资格。但这个假说从鸳鸯、晴雯等人事后的语气推断却不能成立;因为鸳鸯、晴雯的志气和品格都值得信赖。

    再做个假说,还有一种可能:茜雪的为人处世,属于诚实无邪的那种个性。因为大家都很讨厌李嬷嬷;李嬷嬷便想追究原因,她拐弯抹角从茜雪口里套出实情。因此,李嬷嬷认定,宝玉之所以讨厌自己是让袭人调唆坏了;于是她借道德论报复袭人。但这种实情,还属于似是而非的感觉与谣传;而并非捉奸在床的真凭实据。

    茜雪诚实无邪的个性,可以从她在宝玉面前亲切地称呼李嬷嬷为李奶奶而得出结论。因此,这个假说应该成立。那么,反过来说:做为贴身大丫头,茜雪连主子宝玉的性情和喜好都不清楚;最起码说明,茜雪不能胜任这份工作。仅从这个角度讲,凤姐撵走茜雪的决定,不会有错。

    二、凤姐究竟为何要惩罚茜雪?
  如果对照开放、自由的思想而论,前面的假说和推断结果基本没有意义。而有意义的是:凤姐究竟为何决定要撵走茜雪?

    首先可以肯定,凤姐的思想本质,不会是一个道德大棒式的领导人。因为她连因果报应都不相信;怎么还会相信礼教之下的所谓道德呢?何况还是宝袭之间这种正常的人伦情事。但凤姐做为荣府的领导人——她就必须考虑,荣府还在封建礼教的道统之下;贾府里,还有如同李嬷嬷一样的道德家的绝对性势力。

    凤姐做为一个具有先见之明的领导人,当她风闻宝玉和袭人的丑事,便提前做出决断:必须用一个杀伐正典;应该尽快制止这种谣传风气。如此以来,对谁都好。于是,她利用宝玉的喜好,选择了惩罚茜雪。凤姐以撵走茜雪来正典、欲达制止谣传的美好意图,在皇帝儒家的道德文化冶下应该没有大错。但以法统论衡量,凤姐却大错特错。为何?

    以法统而论——倘以查谣、止谣为纲,凤姐首先应该考问李嬷嬷;明确谣传的途径、追查谣传的源头。固然,李嬷嬷可以随便说出一个丫头;因为少男少女们确实都在谣传宝袭二人的秘事。但凤姐不敢、也不愿意考问李嬷嬷;凤姐明白不会有结果。因为李嬷嬷不但是荣府奴仆阶层的特权人物,而且还是荣府的宣传部长兼道德大棒;换句话说,李嬷嬷就是荣府封建礼法与道统的代言人。

    以法统而论——倘以查奸、止奸为纲,凤姐更不愿意、也无法追查宝玉和袭人的所谓奸情。因为宝玉就是荣府未来的主人,是荣府最高当局两个现任的爱孙和爱子;而她自己不过是一个较为高级的权力执行者;凤姐查谁呢?何况自己的思想也是那么开放自由。总之,此类矛盾的产生,是因为当时的自由思想和自由风气已经不可阻挡。因此,精明的凤姐利用宝玉的喜好,选择制裁茜雪以来止谣、治谣的处理方式。

    倘如此——既然凤姐和当事人宝袭、以及钗黛云探都具有自由思想,也根本不会在乎那个秘事;那么她又为何一定要止谣呢?因为皇帝儒家文化治下,这种谣传和风气不但会影响宝玉这个未来当家人的名声;更会影响荣府的声誉。而其实这种所谓声誉,不过是灭人欲的伪道德而已。

    以上可见,枫露茶事件的实质,其实是当时较大的一桩社会性矛盾。

    三、凤姐惩罚茜雪的“道德依据”
  根据前文所断,应该说——凤姐惩罚茜雪的方式,其大错之关键,就是依据封建礼法和道统法则为纲,先对谣传做了“有罪认定”;然后运用“归纳推理”,找到一个对此事肯定有过口舌之染的“传谣者”来顶罪;这个倒霉鬼,就是负责宝玉茶事的丫头茜雪。

    此时的凤姐,先不管这种谣传为何能够迅速传开?其实不过是一种连统治者自己也无法回避的自由思想而已。此时的凤姐,也不论茜雪和丫头们就此事不断传笑,究竟是不是在传谣?是不是以传谣为目的?于是她动用严酷的家法,先让茜雪认罪;接着就秘密惩罚了她,撵走了她。

    但其实凤姐很清楚这种处置方式的错误。所以,她对枫露茶事件的处置秘密进行,并未声张。显然,道德家并未达到预期效果;因为袭人依然被宝玉宠爱着,李嬷嬷依然因被丫头们鄙夷而不断发疯。最终到了二十回,凤姐不得不抬出最高当局贾母名义,以正言弹妒意而草草收场。倘站在支持自由思想的角度看,凤姐还是没错。

    精明的凤姐就是这样,明明白白地借宝玉的喜好而惩罚茜雪,制造了一桩冤狱。但是没法;因为凤姐仅仅是封建道统之下的一个权力执行者,她无力抗拒道统与世俗。

    四、枫露茶事件的本质
  以思维形式而论——中国历史上,用“凤姐惩罚茜雪”式“归纳推理”来断案、定罪的案例多如牛毛。最有名的两个代表人物,是大唐武周时代的两个酷吏来俊臣和周兴;最著名的一大案例,就是南宋初期传说的那个有关民族英雄岳飞之死的“莫须有”罪名。

  因此可以说,枫露茶事件的本质,其实就是中国民族文化的一种基本特色。这种思维特色,在历史上都不知制造了多少冤狱。

    总之,无论凤姐的美意如何;无论宝玉、茜雪是怎样的好意或恶意;但茜雪最终被撵,确定是一桩冤狱无疑。并且,做为封建道统治下出色的权力执行者,凤姐也并未达到自己的美好意图。如果把这种断案方式以好意来辩解、一定还要继续坚持,其结果无非是让人们继续说谎;继续违心维护封建礼教之下所谓的道德纯洁。

    但凤姐之错的根本,并不在她本人。究其因,就是自然人性、自由言论、封建道统、封建极权与封建法统之间相互纠缠的各种矛盾所造就的一桩“法制悲剧”。其中封建极权抹杀自然人性,是根本原罪。但为封建极权提供理论依据的后儒家先生,偏偏要把原罪定格在人欲之上,于是他们选择了灭。其丑恶之用心,岂不照然若揭。

    五、了断枫露茶迷案
 综合前文所述,可以断定:脂批中惹得红学界长久不宁的所谓“狱神庙”大预言,应该是曹雪芹的一个障眼法;其实并没有考证家、索隐家探秘出来的、那些永远无法辨清的后续故事。曹雪芹和批书人的真实意旨,是要为世人提出警示:中国自古的这种断案定罪方式,迟早会殃及每个人。

    事实正是如此:周兴被相同的审案之法请入翁中,死在自己学生来俊臣的手里;谋害岳飞的秦桧等一干权臣,至今还被道德家“铸跪”在杭州西湖之畔。《红楼梦》中,贾府及其裙带后来遭遇的灭顶之灾,更没有逃出类似方式的制裁。以凤姐为代表的封建道统权力的执行者们,最终也走上了自己拼力维护的畸形封建法统之祭坛。正可谓机关算尽太聪明,反送了卿卿性命。

    《红楼梦》时代,距今已往300余年。那么,一些怀着各种好奇心的索隐家和考证家,就枫露茶迷案而引发的那些猜谜式论证,如果抛弃对中国文化特征的重新审视,纵然再论八万篇、再编十万言故事;无论多么自圆其说兼催人泪下,除了增添一些引人发笑的谈资,究竟还有何种意义?

    有了对枫露茶事件的重新认识,王熙凤身上关联的其它几桩命案的相关问题,就很容易解决了。
发表于 2019-9-29 13:21:4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配资公司|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书法江湖 ( 浙ICP备19028990号 )

GMT+8, 2019-10-18 10:09 , Processed in 0.050424 second(s), 12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