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法江湖

 找回密码
 註冊(点微信账号登录)

注册/登录

关闭 浏览当前主题的网友: 总共 0 人, 其中 0 会员, 0 游客
  • 只有游客
点击进入书法江湖商城 白谦慎老师著作签名 “书法江湖寒假特训营招生简章(2019年1月16日-1月30日) "
查看: 191|回复: 0

线条是东方绘画艺术的灵魂--说永乐宫壁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0-20 11:19: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註冊(点微信账号登录)

x
001RdtUngy70g7ovriQa4&690.jpg

线条是东方绘画艺术的灵魂--说永乐宫壁画

从阿房宫到圆明园,从楚人到夷人的一炬,诸多中国历史上的宫殿毁于一旦,这其中的画工和鲁班们的心血,它的那种样式与神采,只能从依稀的梦里去追寻,中原的战乱频繁,有太多的文化精华因此遭遇破坏,保存下的是九牛一毛,虽然,仍然是弥足珍贵,有些艺术文化财,虽然发生在胡人政权的时代,但其艺术的传承,并没有因胡人政权而阻断,甚至得到发展,我们从永乐宫的壁画和它的建筑样式中,能够感觉到唐宋的风流遗韵,是汉唐文明的一种延续力与抵抗力,尤其是元人不太重视文化的条件下,南人(汉人)的艺人会获得一种空隙与生存的空间,而且儒家的传统思想,道家的极乐世界,仍然流传在南人的思想深处,这个可能让少数民族的统治者觉得不抵触,因而仍然获得生存与发展,经历宋人对中原文化的修炼成熟,他们的风格在唐的基础上有所发展,无任是绘画与书法,都会追求与唐不完全一样的作派,比如他们的书法,避规整如算子铺排而崇尚写意的文人作风,绘画更多的从绚烂走向水墨,从巍峨的大山走向平缓的丘陵,或因唐人人物画成熟不可高仰,多图花鸟,但在元代,我们从赵孟畹淖髌分谢竦玫氖歉葱颂拼?姆绶队∠螅?唤鍪鞘榉ǜ垂橛谄秸??婊????笥泄乓猓?飧龉乓猓?涫稻褪腔毓榻?疲?虼耍?颐强吹降挠览止?谋诨???翘剖蔽獯?狈绲南咛跤虢鸨袒曰偷纳?矢叨鹊暮弦唬??涞慕ㄖ?绶叮?匀徊皇?扑我欧纾?劣诒诨?哪谌荩?词峭耆??车兰业纳裣捎览炙枷耄?飧鲆蛭?松?疚?嗪#?绕涫呛?苏?ǜ哐梗?先烁?嗟氖贝??帐醯男?梗?晌?桓龊芎玫钠趸??喝说挠眯模?匀徽庠诖舜Γ?竦玫姆潘桑?牧榈幕航猓???庠诖舜Α�

    线条是东方绘画的灵魂,在永乐宫壁画中得到高度的体现,所有的人物的线描神采焕然,流畅生动,这个应当是技艺高超的画师所为,一米左右的线条画下来,而且是千万条的线,不是天才的画师,缺少炉火纯青的训练,无法拿下这些恢宏巨制,先是从线条然后从色彩的整体感觉上看,让我想起的是唐人的诗句: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条。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永乐宫的壁画确定是一块巨大的碧玉,镶嵌在中国艺术的历史的宝库,它使当时的人民快乐,尽管神仙永乐世界遥不可及,但苦难的人民仍然愿意麻醉其中,而不是醒着而痛苦着,每天在胡人的奴隶般的社会中生活不快乐,所以人民愿意并幻想自己最终成为八仙中的一员,能够轻松地飘流过海,去蓬岛阆苑,去海上仙山。

    壁画中的人物都是永乐神仙世界的帅哥美女,男帝女神,或庄端或严威,或温柔或性感,个性鲜明,和而不同,中原的壁画世界,从来就是中国绘画艺术的主流与正宗,我们见到的只是一斑,但我们其实已经能够想象到全貌,从战国的绘画遗存(《人物龙凤》、《人物御龙》)的线条风格到马王堆的帛画的色彩作派,经历魏晋风流中的顾恺之等人的线描人物的行进发展,再到唐之吴道玄天才绘画的呈现,我们东方主流艺术的线条的灵动与色彩的绚烂,到了永乐宫的壁画中有了一个总结性的表达,它的前面还有敦煌壁画的启示,以及唐风宋韵的粉本的参照,画师所处的虽然只是一个时代,其实应当是多个前朝多个时代在综合,画它的所学所知而非完全的所见,是东方绘画艺术前世预成图式的不断修正。线条成为中原绘画的灵魂,并参入金碧绚烂的色彩,成为东方整体的风貌,其实很少有更改之处,因此会进入程式化的状态,而且因为线条的地位,铸成平面化为主流而非立体化的绘画范式,由于历代的画师代代积累,粉本的数量流传在官府与民间其数量恐怕无法准确的计量,它的流传之处当然不仅仅在中原的本土,两河流域,恐怕流传到边区,在中原之外的地方散布着,甚至流到到更远的海外,因为历史的中原航海就十分的活跃,艺术品又是相对尊贵的礼品,特别是运用广泛的瓷器,器物上面的图纹因而亦是线条为主体,呈现东方绘画的主要核心样式。线条本身其实是抽象的元素,当它综合平衡后的状态却是一个充满生机活力的具象,折射生活的场景,人物性格,情感,幻想,灵魂的需要与寄托。

    线条的美不全是东方独有,世界上的人类早期的线条意识从来就是强烈的,埃及,西方早期的作品,非洲的艺术,从原始洞穴中的涂鸦中我们领略的其实是线为主体,只不过在中原与东方,线条的坚守应当是难能可贵的,就象文字的坚守一样,许多的民族与文明的文字弃象形抽象而进入阿拉伯文字状态,而坚守象形抽象文字的是中国还有日本,汉字的持久性同样是反映的是一个民族对于原本的艺术样式的一种坚守,坚守的思想与老子的婴儿思想同样有关系,复归于婴儿,并不是说单独的一个人会变成婴儿,反向成长,而是思想与心灵的坚守不失,本真不失,童心永在,人类的童心就是人类的永生之处,陶潜等中国诗人的思想里内隐含的同样是这种思想,它是东方艺术思想核心灵魂的部分,而线条的坚守同样反映这种婴儿思想的影响力与现实的运作状态。我们知道西方现代艺术,人类在中世纪,古典主义后的觉醒,毕加索,马蒂斯,罗丹的素描那些灵动的线条,其实应当是人类婴儿思想的觉醒,只是他们未必意识到但却运用着,无意识的运用着,诚然印象主义的油彩中刻意的强调线条不仅是对于东方艺术的借鉴,实际上是在不断的找回本来的人类婴儿期的残存,获得张扬与散发。

    因为线条在西方现代绘画中得到复活与广泛的运用,所以东西艺术的大同状态到了一个关键的节点,但和而不同的理念从来就不过时,无论如何的趋同,总还有民族的差异的存在,不仅东方与西方有差异,东方内部的中国与日本朝鲜等国,同样有轻微的差异,便是中原内部南北东西的画人中,轻微的差异也不鲜见,过去总说最民族的就是最世界的,恐怕这个理念不会过时,由此说明一个民族的艺术不在完全的学习他人,而是找回自己原本应当的状态,这个应当是艺术复兴的关键所在。线条是东方艺术灵魂与核心的部分,纵是将来也不会消逝。减弱线条的绘画在中国其实亦是存在,叫做没骨画,但始终没有成为主流,同样,经历西方艺术冲击后的东方艺术,线条的地位并没有真正撼动,仍然强大,而且与书法的功底,三千年的文字线条的积累影响相关,书画同源的历史持久的运行而不间断,便保持着一个民族或者东方艺术的核心价值与可贵之处,有一个灵魂不失的所在。

    当然山大其实也是一个历史的压力,不轻快,弄不好会起到相反的效果,或者成为一种压抑与负担,埋没有未来的进取力与超越力,因为有时年轻的民族或者文化底蕴不深的民族在现代反而能够突破,这个亦是现实的,积习重这有点象一个老朽的巨人,要唤发生机,古树生花其实并不容易,因而取舍与选择成为未来成功的关键,不管如何,一个国家民族的文化历史之财是古圣先贤的遗产,让我们不用白手起家,而是有所凭借,只是我们在中间找到有生命力有灵魂的因素,续写艺术的历史。

原创文字作者系网络艺评家,诗人,书画家)

主要文章:《宋画哲学》、《家林论唐宋艺术》、《家林读苦瓜和尚画语录》、《完美的女神--品读安格尔的《泉》》等

(家林论艺)

微信公共号:雷家林书画

更多文字:

岩画中的手印的视觉震撼与现代意义

常玉的作品为什么好?

日本桃山《唐狮子图屏风》画风源自中国的另一粉本例证

柏拉图对艺术家的驱逐与现代艺术家的自我放逐

八卦甲子,神机鬼藏――八卦太极的时代

优美的前拉斐尔派--绅士画淑女

赵佶的瘦金体—脆弱的水墨之花

杨凝式草书线条的疯狂与沉迷




本版积分规则


配资公司|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书法江湖 ( 浙ICP备19028990号 )

GMT+8, 2020-6-2 20:20 , Processed in 10.722950 second(s), 11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