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法江湖

 找回密码
 註冊(点微信账号登录)

注册/登录

关闭 浏览当前主题的网友: 总共 0 人, 其中 0 会员, 0 游客
  • 只有游客
点击进入书法江湖商城 白谦慎老师著作签名 “书法江湖寒假特训营招生简章(2019年1月16日-1月30日) "
查看: 39|回复: 1

斯里兰卡:印度洋的一颗明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2-2 08:51: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註冊(点微信账号登录)

x
    斯里兰卡是印度洋中紧靠印度南端的岛国,是我国的“类近邻”。然而,从上海出发经成都到科伦坡,“东航”的“A320”与“国航”的“波音777”接力,实际在空中共飞行9个小时,竟与我当年从首尔飞夏威夷首府火奴鲁鲁(檀香山)的用时差不多。

    斯里兰卡,曾用名锡兰,英联邦国家,历史上是我国友好国家。占人口15%的泰米尔人(祖上从印度迁徙而来)依托“猛虎组织”曾发动“独立战争”,国家陷入长达25年的内战。后来在印度支持下,政府军全面反击。2009年5月18日,以“猛虎组织”的“首虎”普拉巴卡兰被击毙为标志,政府宣布“收复了每一寸土地”。内战结束。

    岛内浴血的25年,正是亚洲经济起飞、高速发展时期。丧失了这个重大机遇期的斯里兰卡,在中国援助下经济正在兴起,增长指标已经冲到南亚最前头。然而,这个小小岛国的经济基数低、底子太薄,除首都正大兴土木之外,整体仍未摆脱贫穷状态。对此,我们在从科伦坡出发,经丹不勒、哈伯纳拉、康提、到南部省的韦利格默,一路上穷困状况袒露无遗。

    清晨,我与家主婆老温照例早早走出酒店,在附近散步。我们穿过马路,进了一条弧形的红褐色砂石路,进了座满眼是南亚乔木、灌木的“林子”。那是个贫穷的村庄,路边的丛林里大多是棚厦简屋,有的涂刷了刺眼的蓝色。村里的人们显然还没能从昨天的劳顿中舒缓醒来,静得出奇,没有鸡叫,更无我家墙外那种叽叽喳喳的鸟鸣。一个上身赤裸,下身与双腿被一块蓝黄宽条花布包裹(僧伽罗族男人的“纱笼”,本是节日礼服,现因适应炎热气候,成了“常服”),赤脚行走的白发老人,头顶硕大的粉红床单布包裹,悄声无息地突然从我右侧擦身而过。我吓了一跳,然后快走几步,赶到他前头拍了张照片。他胸肌发达,身形匀称,流汗的皮肤黝黑,面无表情。

    我常年进行肌肉锻炼,知道那样两块胸肌绝非能在劳作中自然生成。我不敢继续深入,与老温转身朝村外走去。回到公路,老温回了酒店,我继续沿着酒店前的公路猎奇探秘。

    在酒店附近走了一个长长的来回一无所获,只是偶尔有辆摩托车在身边驶过,看见路边一位背着书包的少女从容地朝学校走去,她身后有一条黄狗警卫。当我快要走回酒店之时,突然马路对面一个既无大门、残缺不全的围墙也只有两尺多高的破院子里,一个瘦弱的身穿短袖白衬衣,下身围着蓝、褐宽条布“纱笼”的白发老汉,一边朝我招手,一边叽里咕噜地说着什么。我好奇地站住,朝他观望。他加大音量加速招手,显然是请我去他家里。这本是求之不得的进入僧伽罗人生活圈的极好机会。我望着他那幢部分石块裸露、还算整洁的小房,黑洞洞的房门口,一个肥胖的老妇歪斜地靠在白墙下一把同样歪斜的圈椅里。要是斯籍导游郎朗在就好了,我暗自思量,不敢贸然行事,本能地托起“佳能”朝他拍了张照片,转身就走。身后还能听到他大声的招呼,我可顾不得什么中斯友谊啦,立即逃回了酒店。

    据郎朗判断,这种情况一般不含敌意,更不会受到攻击。最大的损失顶多是给几张100卢比钞票(每张合人民币5元),他可能只是想要点小钱。不过不进院还是正确的上策。

    我们最后一段“长距离”旅行,是乘大巴回到加勒,然后在马特勒—阿努拉德普勒沿印度洋的铁道线上,乘一段旅行社精心“截取”的火车车程:从加勒到首都科伦坡,为时55分钟。旅游产品这样设计,主要是为了让我们领略火车依偎印度洋行进的感觉。据说,铁轨离大洋最近处仅1米多。我想,若遇狂风巨浪,列车就会被印度洋席卷而去,还不够人家塞牙缝的,够悬。

    我们候车的马特勒火车站极为简陋,没有候车室,直接进站候车。站内只有两个站台,5条铁道,站台间由老式天桥连接,与中国改革开放前一般地级市车站差不多。细心些,还能看出建筑物上英国殖民时代的老旧与认真。两个站台靠墙有几条铁架支撑的塑钢座长椅,被晒成花斑的紫色座位,有的座位已被坐掉了,裸露出浑身铁锈的骨架,有的已滑稽地冒头出列。坐着候车的大多是当地的花布女或红绿男,只有几个花白头发的中国老同胞凑热闹。我们这个大团无一人上坐。

    车站里人不多,除了坐着的二三十人之外,就是在站台上来回游荡的我们这支主力了。

    等待的火车终于喘着粗气进站了。火车头是发展史中的“2.0”——看上去年纪不大的内燃机车;车厢外表则一派破旧相,那红褐色的防锈漆看上去只是为避免车体赤膊的尴尬,敷衍性地喷了一下,涂层薄得没有一点光泽,就被匆匆拉走运营。

    登上列车,才见那车厢比中国的短一半,装饰粗糙。没有贴装饰板,裸露的车体钢板刷了一层已经污浊不堪的浅蓝色油漆;黑皮座椅像一个个黑洞,吸收了表面的全部光子,车内黑暗;设施、布局与我们的硬座车差不多;车厢没有空调,连电扇也没有。我们上车后,按照导游建议,都坐在靠海一侧。入座后我热得烦躁起来,一直在出汗,等了很长时间,火车才吊儿郎当地移动起来。

    细看这车窗,比印度的免费火车“奢华”,有完整的玻璃,全部朝上敞开;车门纯属多余,无论运行停车始终大敞,对内对外开放,上客方便,跳车自由,也省了列车员,降低了成本。这趟始发列车上人不多,开始我们都是两人或一人占两排座椅。后来先后停了5站,每站都上多下少,逐渐积攒起点人气,但直至我们下车,车厢始终没有满员。比起印度免费火车浑身沾满乘客的奇景(实际都是摆拍,我在印度从未见如此盛况),显得冷清、悠闲。

    火车沿着印度洋边行驶,最近处离海水有两三米远,我没搜索到1米多的极端距离。窗外能看到蓝色的印度洋雪白的排浪,也不时地掠过大片悲惨的棚户。那可怜的住宅大多用木板搭建,也有少量砖砌。房顶是大片的石棉瓦和不知哪里捡来的既碎又杂、大小不一的红瓦、青瓦。离大洋较远的区域,还形成了狭窄的巷弄,泥地走道倒还平整干净,没有垃圾。讲究些的少量棚户用破木板围出小院,极端贫困的住户,板棚歪斜、潦草,院落仅有破铁皮和参差不齐的石棉瓦、破木条胡乱拼凑的轮廓,经不住大风暴雨。我想,这些家庭与强大的印度洋对峙,策略显然只能“建了倒、倒了建”地执着。海边棚户区,也夹杂着一些比较整洁、美观,涂着彩漆或贴着瓷砖的砖混小宅院,那应当是“先富起来”、却一时尚无力朝科伦坡挺进的能人之家罢。

    这是国家一条最重要旅游铁路,斯里兰卡政府竟让这些“阴暗面”赤条条地面对世界游客。火车到科伦坡也就百十公里,其中主要段落还是海景,一共能有多少间棚户啊?小国固然财力有限,但凭斯里兰卡在南亚经济增长中的“状元”地位,以及在首都大兴土木,高楼乃至摩天大厦纷纷拔地而起的伟力,搬迁海边区区几百户贫民,补好美丽的印度洋身边的那块大“疮疤”,应当不是难事。

    为何不办?我想无非:一、土地私有,不易拆迁;二、体制诚实坦然,不在乎世界看到阴暗面;三、政府无视民众困苦。

    我们对座,来了一对皮肤黝黑的母女,她们看上去营养不错,穿戴整洁,女孩头上、脖项上还有简单的首饰。斜对座的一位老太太就酸楚多了:她是背着一个鼓鼓囊囊的大号白色编织袋爬了上车来的,那袋子看上去分量不重,不知为什么她的头上脸上却像是一个受到重压的悲惨世界:满头白发凌乱,肤色比黑非洲还黑,额头上摞了五六层闪亮的黑色皱纹,光秃的双眉及眉间三角区内居中的竖纹朝两边放射出无数更加深刻的斜纹,使人联想人类的始祖。她眼珠浑浊、歪斜,眼角留着肮脏的分泌物,眼神黯淡,流出的全是绝望与无奈。

    我已无心观赏窗外极为热情、不断上涌,反复拍打路基的印度洋,也许它因自己美丽博大的怀中还有这般贫困而深感羞耻,因而故意分散游客的注意力?我后来始终没被大洋百般的献媚打动,一直在细察我曾熟悉的贫穷景观与人物,试图从中抽象出某些同质的社会纤维。

    火车在科伦坡站停了下来。首都车站一点也不比我们出发车站更标致。然而,大巴驶离车站不远,首都面貌如同魔术场景,立即变样。

    城里马路宽阔,街道上有英殖民时期留下的古典主义建筑——漂亮的市政厅(市民称之为“小白宫”);造型、装饰精致,规模宏大的两层白色建筑国家博物馆;英式典型的红砖白缝清水墙的“中国银行”:上世纪70年代我国援建的洁白的班达拉奈克国际会议大厦等建筑。近些年我国援建的机场(“百度”说那是放眼“长远”的项目,目前每天进出港的乘客平均仅12人)、港口、道路、桥梁、医院、学校等,大多在科伦坡或与科伦坡相关联。据郎朗一路介绍,现在有更多的宾馆、酒店、商业中心、高层住宅等,都由中国工程公司援助,正在施工。城内塔式起重机遍布,很像上世纪末上海那样的全城性“大工地”。新建大厦已经成为科伦坡的主要景观。有一组高楼怪得出奇,挺直的摩天大楼搂住了一座扑入其怀中、歪斜着的高楼,就像一对热恋中难分难解的情人。它们身旁还有另外两座大厦正在同时拔高,不知整个群落建成后是什么造型?

    我们的大巴在科伦坡行走的是一条中斯友好的路线,中国大使馆、中国银行、中国援建的会议中心和莲花电视塔,还有一系列新援建的、已经有了姓名的高楼巨厦,都是观赏的重点。由于在斯里兰卡的中国建筑公司较多,很多中式餐厅生意兴隆,更多的中式餐厅在不断开业。我们吃午饭的中国餐馆,服务生就自豪地告诉我们,这里是你们很多中国员工每天必来光顾的地方。

    郎朗介绍,友好的中国在斯里兰卡内战结束以后为建设这个国家投入了巨资,同时也获得了相应的回报——印度洋战略位置十分重要的汉班托塔港,连同其巨大的仓储空间与相关设备,长期经营权已一并归属中国。我知道,那是我们的“带”与“路”上一个重要的战略性着力点。

    显然,斯里兰卡这个贫穷的弹丸小国,当下之所以能在南亚经济发展中一跃而成一匹黑马、领头“先锋”,中国的慷慨援助无疑立下了头功。

    夜幕降临,科伦坡与中国的许多大城市一样灯光璀璨。

    我们被安排到斯里兰卡唯一的百货公司ODEL所属的商场(即Alexandra Place分店)观光与购物。实际上这就是科伦坡一个规模较大的购物中心。在这里,不仅能看到世界各种名牌服饰、首饰(尤其是当地出产的蓝宝石和红宝石)、奢侈品,著名的运动系列服装、鞋帽,还有各种日用品,化妆品,食品、洋酒系列,还出售斯里兰卡的特产“锡兰红茶”、香料、手工艺品等。与印度差不多,购物中心里灯红酒绿、珠光宝气,出入的当地男女老少,同样光鲜亮丽,这与斯里兰卡大多数看上去杂乱无章的城镇乃至科伦坡还未发展起来的区域相比,与赤脚在马路上、村落中行走的“黑色欧罗巴”人相比,完全是两个世界。

    我与老温照例只是看客,一直在里面行走、参观,我照例也会比较相关商品与中国的物价,因当说,这里的物价并不便宜。我们走累了,就到灯火通明的楼外的饮食广场找地方休息。饮食广场有各种酒吧、咖啡馆、西餐厅,还有一个更加富丽堂皇、天花板下吊着一排排长灯笼的中国餐馆。餐饮点的顾客很少,除了售卖冰淇淋的摊位买卖兴隆之外,酒吧、咖啡馆只有三两个个南亚模样的胖先生在品酒、喝咖啡,西餐厅和中国餐馆里空无一人。当地民众的消费能力,显然还极其有限。即使是中国游客,只是偶尔有要杯咖啡、啤酒的,大多都在室外茶座上“蹭座”小憩,不像国内的类似网点,这里没有人出来宣示经营性领地不得侵犯。

    走出ODEL商场,我们步入的科伦坡夜世界则更加辉煌。
发表于 2019-12-2 09:55:1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配资公司|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书法江湖 ( 浙ICP备19028990号 )

GMT+8, 2020-4-1 19:23 , Processed in 0.172641 second(s), 9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