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法江湖

 找回密码
 註冊(点微信账号登录)

注册/登录

关闭 浏览当前主题的网友: 总共 0 人, 其中 0 会员, 0 游客
  • 只有游客
点击进入书法江湖商城 白谦慎老师著作签名 “书法江湖寒假特训营招生简章(2019年1月16日-1月30日) "
查看: 43|回复: 2

康南海书学另疏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2-3 16:14: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註冊(点微信账号登录)

x
       疏:碑学能兴起,将原来的帖学赶下神坛取而代之,包安吴、康南海是居功至伟的。康南海文辞富、书艺高、名声响、信徒多,在经学上也颇有建树,其影响是绝非“口数他家宝,身无半文钱”终生似老清客般飘来荡去的包安吴可比的。包吹号在前,康擂鼓于后,“哗啦啦”帖学倒地,“扑哧哧”碑学上天。康南海在政治上是搞维新,失败了,放逐、没落,在书法上闹革命,成功。从清末到现在,碑是显学。如果邓石如是篆隶“中兴之祖”,那么康南海“继绝之圣”是无可置疑的。
       但偏有人不满意,经学上《孔子改制考》《新学伪经考》有人说他是抄袭之作。然而中国学术“天下文章一大抄”本是常事。南海于经学不是“抄”是“经世致用”。别人有相同的观念,但只能放到故纸堆里。冷猪肉都分不到。南海于时机看得准,要害拿捏得住。八股精髓“代圣立言”直入化境。在这“两考”里,南海即成了“至圣先师”的独家真传代言人。“孔圣人”附体“康圣人”,“康云”即“子曰”,反“康圣人”就是把反“孔圣人”,普天之儒敢则声?糊涂的是那些“腐儒”,竟弄不明白,南海在这里是“维新”首领,岂“经师”一流哉!
      在书法里头,反对的也不少。商承祚先生就说他学唐人的《千秋亭记》但又满口“卑唐”;被他推捧得天上地下绝世无双的朱九江先生的书作不过平平;至于那个执笔法更说那是“杂技”。至于他在《广艺舟双揖》大赞特赞的那些“神品”,有人也说有些并不怎么样,有些甚至相当糟。他的学生梁启超说《广艺舟双揖》作文学作品看也很好,文辞美。这是很有意思的说法。
    “好看不好看”本来是很难说清楚的。学唐人而“卑唐”,这个也无足为奇。康南海就其作品而言,还是很好的,也很有感染力。对书法,他嘴里说得到,手里拿得出,确实是“行家”。就其观点来说,他“卑”唐的原因也说得很明白,是因为古人的真迹看不到,佳拓难得,传本翻刻都走了形,如同假货,他欲尊而无物可尊,只好“卑”了。“卑”的对象是楷书,他本人对二王行草法帖还是尊崇的。对帖学“大将”刘石庵也是很敬佩的,当然因为刘说过自身是得力过碑学的。南海说的也是实话,从现存的南海对一些拓本的题跋可以证明。
       然而此书一出,何以“帖学”便“万恶不赦”被打下“十八层地狱”不得翻身了呢?
       文言作品,是不像现在白话一样一根筋“直白”的。文言的雅致是“雾里看花”,用语讲求“替代”的。离了“替代”,骈文和诗词多半是写不下去的。现代的那些“五言”“七言”读起来总觉着不对味,实则其语言系统跟传统完全是两回事。《红楼梦》里要作诗,“姑嫂”之类就不要称---“俗”,毕竟要叫“藕榭”“菱斋”方才做得。《广艺舟双揖》同样是“替代”。他的唐当然是唐,“唐人尚法”,清代写字最“尚法”,“法”过了头的是什么?---馆阁体。他的“帖学”当然是指翻刻失真的“帖学”,然而从元到清,帖学的代表是谁?--赵松雪。从元到清,六百年了,一个面孔看了六百年,早就看腻烦了,得有点新名堂了。“馆阁体”多少才子栽在了下面,太不自由了。康南海在“举业”里摸爬滚打大半辈子,个中冷暖,最是熟谙。他一提“卑唐”一来打帖,那么同样在“举业”里摸爬滚打大半辈子举子士人怎能不共鸣,怎能不接受呢!
    然而何以包安吴吹不倒,而南海吹倒了。安吴时还是讲“朴学”的。王引之似的“此非”“疑似”还是学术的主要方式。时清虽已露衰像,但威灵尚在,在国运的加持下,传统还是有权威的,人们还可以雍容揖让,慢条斯理的做学问。到得南海时,大清朝败外夷、挫洪杨,已经是四面透风,八方漏气,左支右拙,风雨摇摆了。传统已经很难说服处于焦虑中的人们了。传统已经是国运衰堕的替罪羊了,打到更新,已经是呼之欲出了。旧的一切都不好,新的一切都光明。南海不过是就势点火开打,“帖学”自然就摧枯拉朽般坠地了。即是“打”,自然就不能温良恭俭让,自然就不能是“毛毛雨”,自然就要有一个满是罪恶的对象。包安吴那里还是探索似的研究,南海这里已经是激烈的决战了。《广艺舟双揖》是书论,也是檄文,火药味满满的。
   开眼界,指新途的目的达到了。然而到了今日,南海所说的“卑唐”的理由都不在了。能写“馆阁”的人寥寥,且会不会写也无关“举业”全属个人喜好。前世的秘本佳拓今日的技术可以使人人都看得到,照说南海书论里的“事实”都不存在了。可现实并不如此,为何呢?因为“碑”奇古、趣味多。经过百多年的熏染,那些吃惯了麻辣重味的嘴已经吃不来清淡的滋味了。何况凭着打倒“帖学”而起家主盟,又怎么能自我否定呢。书法虽是学术,然而自康圣人拿“武”治学以来,还没有回魂过来。而怀着热情的学书者,在漫长的学习探求中,被浩如烟海的传统包围寻找出路时,读了康南海那饱含激情的鼓吹,又怎能不如打了鸡血般的亢奋呢!情绪是不需要思考的,热中也不需要思考。
    南海对自己的话信不信呢?《大同书》写出了,收起来不给人看。鸡毛笔向人推荐,自己不用。在书论自己说“吾眼有神,吾腕有鬼”绝妙!---疏终。

发表于 2019-12-3 22:01: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Nehr 于 2019-12-3 23:34 编辑

趙蘇現在能麾協,劉項原來不讀書。
腕鬼眼神皆作祟,只緣賈譽美盲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2-4 11:11:49 | 显示全部楼层
Nehr 发表于 2019-12-3 22:01
趙蘇現在能麾協,劉項原來不讀書。
腕鬼眼神皆作祟,只緣賈譽美盲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配资公司|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书法江湖 ( 浙ICP备19028990号 )

GMT+8, 2019-12-13 20:58 , Processed in 0.169514 second(s), 7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