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法江湖

 找回密码
 註冊(点微信账号登录)

注册/登录

关闭 浏览当前主题的网友: 总共 0 人, 其中 0 会员, 0 游客
  • 只有游客
点击进入书法江湖商城 白谦慎老师著作签名 “书法江湖寒假特训营招生简章(2019年1月16日-1月30日) "
查看: 38|回复: 1

一身故事的画家李庚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2-6 14:10: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註冊(点微信账号登录)

x
吴墨   

    缘分这个东西求不来,却在不经意间就给你装个满怀。

    上月中旬的一天弯腰低头捡笔帽,脑子里 “唰——”的一声,霎时间头晕目眩天翻地覆继而不敢睁眼不能自持。这一晕,我又住进了医院。

    这次住院有点新意,值得记忆。

    以往住院都在普通病房,这次稀里糊涂地住进了干部病房。似乎病房里病友的档次也高级了一二。也奇怪,我被安排在男女混合的四人间,里边已有男女各一。我们三人都是头晕,诱因各异。女病友是一位长我十一二岁的文革前老大学生,男病友看似小七十,不知身份还以为是街边棋摊子上指点江山的闲人呢,唯有不同是目光有一丝朦胧(或许是病导致的),鼻子下边多了一溜八字胡。在后来的交谈中得知他长我五岁,六十有八,是一位画家。头晕影响了他的视力,看景物有点不聚焦,两条平行线,右眼看是水平的,左眼看则是倾斜的。这影响了他画画。他说月余都未动笔了,颇是苦恼。

    我与画家都是西安人,住的相距不过两公里,自然亲近几分。年轻时我也曾爱好了几天书画篆刻,看过一些书画展,又业余码文字多半生,对陕西文化圈的事也听闻过一二。再者,他两口子与我大学同学刘安是好朋友。有了这两层因素,我俩就多了病情之外的共同话题。我俩病床紧挨着,头不晕时聊的甚欢,病友老大姐叹羡不已。

    后来得知他是著名画家李庚年。百度百科有他的词条一整版,经历身份头衔获奖国内外办展等记述详尽,无论哪个浏览器,输入“李庚年”三个字都会弹出一大堆他的介绍和画作。此处不再赘言。

    庚年兄在国画界是车是卒水平轩轾分量轻重百度里基本说明白了。现实中他在陕西文化艺术圈儿里名气不小,非但画好,人缘更好。人好,人缘才能好。人缘好,就有了磁力,朋友就多。他夫人退休前在市文联工作,时常与文化大腕儿名人打交道。她说,不知道咋弄的,我的朋友最后和他关系比我的关系都亲密。往深里思索,这皆缘于人品吧。

    庚年兄与陕西文化艺术名家吴三大、张义潜、贾平凹、钟明善、茹桂、朱文杰等等等等相当熟稔要好,是熟到能在自家饭桌或小饭馆一瓶酒一盘花生米不醉不休那一种。在他送我的《李庚年国画作品集》的附录里陕西书法家、画家、作家、评论家、国学家等名流留下了难得的高评。一个画家得到行内高评尚属不易,但要得到其它领域大家名流赞誉尤其像霍松林那样的国学大师级人物赞夸委实有些难。

    实际上,庚年兄的画已位居陕西前列,诗词散文水平也十分了得。那本送我的画集序言是他自己撰写的,之后又发给我几篇他写的散文随笔诗词,细细品来颇有一番别样的意境和韵味,那别具一格颇富地方特色又鲜活跳跃的文字,以及透出的飘逸散漫的神韵令我良久不忘。由此也展现了他不俗的文学水平。他不单单是个画家,还是书法诗词散文等方面的多面手。

    此拙文无意评论庚年兄的书画诗文,那些名流们比我说得专业,比我说的好,只想说说这位大画家一些奇闻轶事。

    自古文人趣事多。此言不虚,在庚年兄身上体现尤甚。

    庚年兄给人印象随和,宽厚,闲散,神情中透着不闻不问天下事的神仙味儿。他说他是半僧,我说他是半仙。他夫人说,他这个人不爱给人争个啥,除了画画就是爱喝酒,其它一概不管,就是油瓶子倒了也全当没看见。

    说起庚年兄喝酒,两口子各有说道,且故事连连。

    庚年兄说,男人不喝酒还有啥意思?就是白活一世!

    夫人大气聪慧贤淑,接触十几天,发现她真正就是成功男人身后的那个甘于奉献的女人。她说,这人喝酒简直没治了,年轻时为喝酒险些把命都丢了。二三十年前,他在青龙寺上班,一天晚上喝高了骑自行车往回走,晕晕乎乎地一下摔到了一条小土沟里酣然入睡,来往车辆从他身边呼呼飞驰却硬是没把他吵醒。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一辆出租路经此处,司机恍惚看见沟里躺了个人,车开过去了又倒了回来,一看,可不,是有个人正在沟里边打呼噜呢。好心的司机赶紧把他抱起来……想想都后怕,假如哪辆重型货车轮子偏上一点会有啥后果?

    庚年兄说,是酒让我认识了吴三大,也是酒让我和张义潜关系特别铁。

    我从部队回来在某剧院当美工。一次正在后台忙活着,就听见有人呼噜震天,走过去一看是个大块头中年汉子窝在地上睡着呢,伴着呼噜酒气熏天。旁边人说这就是书法家吴三大。我把他扶到一边拿东西给盖上……从此后我俩成了忘年交。几十年友情不断,时不时坐一块喝几杯。

    说起张义潜,更是以酒打头。张义潜也是爱酒如命,也有醉倒路边鼾声大作的光辉历程。庚年兄说,有一回某单位请我俩到大雁塔东隔壁的唐华宾馆画画。是日中午我俩在城里喝的晕晕的飘飘的感觉不错,我领路摇摇晃晃地把张老兄领到了含光路上的唐城宾馆。张义潜看大厅冷冷清清没人欢迎挺纳闷,说这是咋搞的?我也觉得怪怪的,不知何故问前台小姐,答曰不知有此事。打电话问对方,人家说一直在大厅等待迎接不见你俩啊。问这会儿你们在哪儿,我说在大厅啊,对方说看不见啊。我说这就怪了我也看不见你。听着我话中带酒意,蓦地,对方似乎明白了,问你俩现在哪家宾馆?张老兄醉眼朦胧地问前台女娃你这宾馆叫啥……事后张老兄说,兄弟像你这样搞联络,革命党人早就上了老虎蹬了,哈哈!

    我俩住院期间又发生了一件事,委实有点儿不一般。

    我入院后没两天,早上庚年兄正输液接了一个电话,因为我俩床间距不足一米所以听到了几句。只听更年兄说你甭来,你甭来,更不要给其他人说我住院。最后可能拗不过来电话的,说我糖尿病,超市的东西啥也吃不成。不知对方说了啥,他立马笑道:那就好,那就好。翌日早上更年兄接了一个电话后说,他的学生一会儿来看他,不让来,非要来,拗不过。俄顷,一个身材高挑的真正美女拎着兜子进来,说师傅我听你的话没买吃的,给你带了点喝的,两瓶新牌子酒,味道还不错,你尝尝。庚年兄闻之脸上即刻绽放出灿烂的笑容,愉悦地连说好,很好。昨天亲家给拿的回访的炒花生米,今天酒就来了,这下齐活了。夫人站一旁苦笑道,这真是没治了……谁见过到医院看望病人送酒的,这师徒二人,真是传奇啊!这必将成为文化圈儿里的一段佳话。

    住院期间,无论主管医生或科主任还是博士专家,都说他有糖尿病又怀疑有点儿轻微脑梗影响了视神经,最好把酒戒了。庚年兄点头答应是是是,以后少喝以后少喝,但始终没有说以后不喝。我出院前他给我说,我女徒弟拿的酒味道还真不错,喝着蛮美的。我问,嫂子叫你喝?他童稚般神情说趁她不注意嘴对着瓶子一折脖子就是一口……

    遥想当年李太白仿佛无酒不诗,因酒写出了传世佳作,千年后的古长安画家李庚年也是爱酒至深,似乎喝到身上热热的,走路飘飘的那个份儿上才能激发灵感火花四射,才能画思泉涌,才能画出上品精品?答案其实已经有了。他的画集自序就叫《醉了·画了·爱了》。庚年兄对酒有着特殊感情和依赖,他太爱酒了,他的创作离不了酒,他的生活也离不了酒,一日不喝都难过。

    关于酒,庚年兄有独特的说道,在他的短文中说,我性喜酒,贪杯,平日三大爱好:画画、喝酒、读书。若有酒可浇,便有情可抒。不能一日无酒,“三日不饮,觉神形不复相亲”。虚火上升,心浮骚动。大凡曾有过的或正在发生的事儿都和酒有关,人生如梦,或喜或悲,酒与我有着不解之缘。

    看来,这辈子庚年兄是戒不了酒了。没酒,可能就真的没有才华横溢的李庚年了。宁可少吃口饭,也不能不喝一口酒。酒,是他的另一个魂。

    更年兄还有个怪怪的劲儿,不屑于送上门的“好机会”。

    好机会是啥玩意儿?实质就是预期将会带来实惠甚至能改变一生命运的好事。

    他夫人说,他这个人真是怪的出奇,一点都不珍惜机会,几回把送到手的机会给白白地放弃了,人家还一点儿不可惜。

    中学毕业时正赶上知青上山下乡,他因病免下留在了城里。二十岁那年,偶然听说部队招特殊兵,前去一试不料一举成功。

    当了兵还是没有改掉喝酒的嗜好。因为喝酒又让他惹了一场不大不小的祸。入伍后,不但搞宣传画画,还肩负起了司号员的职责,每天几次在留声机上播放各种号声。一次晚餐酒喝大了,竟然错将熄灯号放在紧急集合号上,惹得全师都出动,被送往农村修大寨田劳动一月。

    当了两三年兵,小伙子干得不错领导找他谈话,意欲准备给他提干,让他先到陕北锻炼几个月再回师部主管宣传。多难得的机会,别人寻情钻眼打破头争不来,庚年兄直接就回绝了,说我要回家。

    他夫人说这之后还有两次到大学当老师的机会他都给谢绝了,你咋劝都没用。

    升迁和进象牙塔这些常人眼热的大好机会都打不动他的心,那他想咋样?更年兄说,我不想当官,也不想当老师。我天生性情散漫不想让人管也不愿意管人,就是想自由自在无拘无束地画画、读书和喝酒。那些事不适合我。

    或许,李庚年的独特就在于此。与世无争随性随兴,我画我画我读我书我喝我酒,远离束缚躲避纷争,我就想过我自己开心惬意的日子。想读书了读一会儿,想喝酒了喝两杯,灵感来了提笔就画个潇潇洒洒。

    现在退了休的庚年兄做到了,尽情在自己理想的世界里畅游,好不洒脱!这不是红尘滚滚中的二神仙吗?

    庚年兄看似闲散,实则不然。在他《若溪文苑画语》中有这样一句话:“近代国画大师陈师曾在文人画之价值一文中说文人画之要素,第一人品,第二学问,第三才情,第四思想。具此四者,乃能完善。”他引用这句话是说给自己的,以此为作画之圭臬。当今画坛碌碌无为的二混子焉能有如此思考和境界?

    十三朝帝古长安积淀和蕴育了厚重的文化底蕴,天地氤氲,万物化醇,酝酿出浓厚的独有特色,代代英才辈出。今朝李庚年大概就算其中一个吧。

    我出院那天,更年兄拉着我的手说,我再住院先给你打电话,咱俩约好一块来!

    这就是个性非凡的李庚年先生,叫人愿意与他交往。
发表于 2019-12-6 17:18:0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配资公司|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书法江湖 ( 浙ICP备19028990号 )

GMT+8, 2020-4-1 18:32 , Processed in 0.163968 second(s), 10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