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法江湖

 找回密码
 註冊(点微信账号登录)

注册/登录

关闭 浏览当前主题的网友: 总共 0 人, 其中 0 会员, 0 游客
  • 只有游客
点击进入书法江湖商城 白谦慎老师著作签名 “书法江湖寒假特训营招生简章(2019年1月16日-1月30日) "
查看: 41|回复: 0

寻找曾公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2-14 08:53: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註冊(点微信账号登录)

x
    近日读报,偶观有介绍曾公祠文,心中不免一惊:想我在天津生天津长的也是几十年了,竟不知自己的家乡还有一座清朝重臣曾国藩的祠堂,况且,这祠堂所承载的,是不可替代的历史,是举足轻重的天津近代史重要的一部分啊!我真是一个孤陋寡闻之人,惭愧!

    既然知道了,就应该去看看吧,否则,可能就永远看不到了,因为现在这拆迁那拆迁的,不一定哪位领导脑子一热,就敢让这不可恢复的古迹,在瞬间夷为平地的。这样的教训在天津乃至全国可是太多了。于是,早晨上班高峰一过,就骑车出了门,向着文章所载的方位——南运河北岸一路骑行下去。

    曾国藩,是中国近代史上非常有影响的人物。一方面,他的手上,曾经沾满了太平军和捻军烈士的鲜血,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镇压农民起义的刽子手;另一方面,他又在内政和外交上有着自己的独到见解,坚持维护中国的统一与尊严,故为清政府所器重。其对于治国、治家的理论,亦很有见地,为毛泽东、蒋介石及许多著名文人、政客所推崇。曾国藩一生著述颇丰,其中不乏精辟的至理名言。就是用现代的眼光来看,都有着很深远的现实意义。

    曾国藩于1868年(同治7年)8月调任直隶总督。1870年发生了天津教案,正因病修养的曾国藩奉命回津处理此案。面对帝国主义的强权威胁和无理要求,曾国藩据理力争,严词拒绝……后调两江总督任。直隶总督由其得意门生李鸿章接补。1872年(同治11年)3月12日在任上逝世。时年62岁。李鸿章上书朝廷,要求在天津给曾国藩修建祠堂被批准。遂择址在今三叉河口,紧邻南运河北岸修建了这座曾公祠。该祠堂于1874年完工,离原总督府只有几百米。屈指算来,距今已近130年了。

    有人说,天津像个大工地,此话不假。我沿着河边慢慢骑行着,放眼望去,南运河两岸,一派热火朝天的施工景象:有的地方正在拆迁;有的地方已是高楼栋栋了,昔日那低矮破陋、三级跳坑的平房区也已经荡然无存。即使没有动静的地方,也到处写满了现在人们所熟悉的大大的“拆”字。想起前些日子一位新华社记者曾就天津脏乱不堪的现象所写的文章《天津像个大农村》,心中不免感慨万分——但愿再过几年,也就是几年,希望天津一定会“脱胎换骨”,“旧貌换新颜”。

    一路走,一路打听,可谁都不知道有个“曾公祠”,虽然我所询问的对象都是六七十岁的老人,可他们大多带着疑惑的目光看着我:“我在这住了五六十年了,从没有听说过什么曾公祠”,一位老大爷非常自信地对我说。 这就奇怪了,难道报纸上登载的文章不属实?一路问下来,已近十几人了,而且都是老住户,可为何竟无一人知道“曾公祠”呢?闷热的天气,再加上心里着急,此时已是气喘吁吁、大汗淋漓了。干脆,不再打听了,自己找吧,不就是在南运河北岸吗,我顺着河边找下去就是了。

    寻到了三叉河口,已经没有路了。现在的河口已是一个泵站,再往前就是海河了。左面:一片已经拆迁的废墟;右面:是注满清水的南运河。在哪呢?心里寻思着又往前走了几步。见前面河边大树下有四位老人正在聚精会神地打牌,只能过去叨扰了。几位老人听完我的问话哈哈大笑,把我笑得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一老人边笑边冲我身后扬扬下巴:“这就是”,转过身去,方知道我已经来到曾公祠的门口了,我也不由得笑了。

    难怪我找不到呢,在一片拆得乱七八糟的废墟前面,孤零零地立着一座显得已经很破败的院子,不仔细看的话,还真的不好发现。门口是什么明显的痕迹也没有,只贴着一张打印的拆迁指挥部的招牌。在征得门卫同意后,我走进了这个叫我一通好找的,早已经改为小学校的“曾公祠”:迎面是正堂,从外观看上去,是有些古色古香的,虽可以看出是古建筑来,但已几经改建,连地面都是现代的瓷砖了;里面已经看不出什么,工作人员正在忙着给拆迁户们办手续。右侧的东厢房和山门,保存的相对较完整,看上去也象是办公室了。虽然西半部分已经荡然无存,但仍可以看出,当年这可是一座典型的北方大四合院。

    我站在院子里,想让自己的灵感能够触摸到130年前的景象,体味到历史的积淀所带来的那特有的古韵,但却一丝一毫也没有找到。院子里人来人往,有的人还在争论着什么,好象没有人注意到这里曾是一百多年前在中国历史上风云一时、举足轻重人物的祠堂。也没有人对这座建筑本身产生些许兴趣。想来也是,这曾公祠本来就已经面目全非了,你能怨老百姓不知道,不重视吗?他们现在想的是怎样用拆迁的补助金去买到既便宜又合适的房子。对于他们来说,达到这个目的也是很不容易的。

    向门卫大爷道了声谢,怀着遗憾的心情走出了“曾公祠”。回头望望,心里又油然生出了一种释然和欣慰的感觉——因为,这“曾公祠”的墙上,竟没有写着大大的“拆”字呢!

本版积分规则


配资公司|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书法江湖 ( 浙ICP备19028990号 )

GMT+8, 2020-2-23 08:38 , Processed in 0.168318 second(s), 7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