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法江湖

 找回密码
 註冊(点微信账号登录)

注册/登录

关闭 浏览当前主题的网友: 总共 0 人, 其中 0 会员, 0 游客
  • 只有游客
点击进入书法江湖商城 白谦慎老师著作签名 “书法江湖寒假特训营招生简章(2019年1月16日-1月30日) "
查看: 36|回复: 0

1911大鼠疫:东北封城,口罩推广,中国人赢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2-14 08:59: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註冊(点微信账号登录)

x
    加缪《鼠疫》里的那场封城,跟现在武汉的封城一样,都是为了控制传染源,切断传播途径,保护易感人群,拯救更多的人。那是特定条件下最科学的防控手段。

    但是《鼠疫》里的那座城真正成了孤城,武汉不是。疫情是一位讨厌的不速之客,疫情来了,每一个人都无法置身事外,这就像加缪说的:“在这样一种人心脆弱的时期,我们必须明白,没有一个孤岛可逃。没有,没有中间道路。我们必须接受这种困境。”而这种接受,却又不是屈服。

    “在一场鼠疫中,人们承受着孤独、焦虑、痛苦与挣扎。在全城绝望的境地,所谓英雄就是每一个微不足道,坚守着正直与善良生活的人。”;“这一切与英雄主义无关,而是诚挚的问题。这种理念也许会惹人发笑,但是同鼠疫做斗争,唯一的方式就是诚挚。”加缪又说。

    什么是坚守着正直与善良以及诚挚?这就是说,每一个人都要尊重规律,尊重科学,认真对待,认真做好自己的事。既不给自己添乱,也不给社会添乱,既保护好自己,也不去感染别人。重大的疫情,需要国家行为,能坚守正直、善良与本分的人,就是英雄,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与那些奔赴在一线的人一样,都是英雄。

    《鼠疫》里的城,内外隔绝,音信不通,但我们是信息时代,我们并不孤独、寒冷。封城没有封心,这期间我们每时每刻都会看到,全国人民是跟湖北人民站在一起,共同抗击这场疫病的。我们不仅安守了本分,也表现了善良,全国都在对武汉嘘寒问暖,国家行为下的陆海空支援,包括物资与医疗支援,也正源源不断。

    余秋雨之前曾经说:“谁也不想预约灾祸,如果它不期而至,我们却也懂得:人类的互助,大多来自危急;人类的高贵,大半来自灾难,当一切很快过去,回过头来会发现,我们跨出了多大的一步。”这段话,我首次阅读《鼠疫》的时候曾感到怀疑,但是这次重温、比较,我信了,智者不乱,仁者无敌,正是这次疫情的最好注解。

    所以我这次不仅要向武汉人致敬,也要向所有人致敬,我觉得中国人都是英雄。

    今天,我也想起了1911年的那场大鼠疫,我们中国人取得的那场胜利。当时的医疗条件,科学认识何其之差,又正处于大清将崩之际,我们为什么会取得那场胜利?这当然正是因为最大限度地尊重了科学,尊重了规律。而那场疫情中,为我们提供了指导、规范的中国医学先驱伍连德,就更值得我们回忆、铭记。

   




(公众号:九鸦人物)

    1

    1911年的东北鼠疫怎么发生的?

    今天的疫情,专家们认为是野生动物导致,而1911年的东北疫情,却是确定的。伍连德先生在疫情之后的1913年,发表在英国著名医学期刊《柳叶刀》上的那篇文章,《旱獭(蒙古土拨鼠)与鼠疫关系的调查》,说的正是这事。

    他在1923年6月,还曾带着东三省防疫处的专家们,再次赴中俄边境考察,并于此后,通过“旱獭疫菌吸入性实验”,作出了科学论断:“旱獭之间可以不经过跳蚤这个中间媒介,而是通过空气传播吸入鼠疫杆菌;反过来也证明,人与人之间也可以直接传播病菌。”

    伍连德的论断是正确的,科学界后来对东北那场鼠疫的认识也越来越明确:身处极寒之地的俄国人喜爱名贵毛皮,因为不是人人都买得起,所以就盯上了旱獭。俄国人到处抓捕旱獭,剥其皮毛,甚至食用,但是他们却不管处理。于是他们随意丢弃的旱獭尸体,就终于酿成了这场灾祸。

    那场鼠疫首先在西伯利亚传染,然后俄国除了宣布戒严,并不断焚烧房子,就基本没有采取什么有效措施。他们更没有高度重视,切断传染源,而是将染病的中国劳工迅速赶回中国,因此就造成了中国大约6万人死亡。

    这件事正应了加缪的四句话:“人世间所有的罪恶,几乎都是由愚昧无知造成的。”;“(人们)在自己满心以为是在理直气壮地与鼠疫作斗争的漫长岁月里,自己却一直是个鼠疫患者。每个人身上都有鼠疫,因为在世界上没有任何人,是的,没有任何人是不受鼠疫侵袭的。”;“一个人能在鼠疫和生活的赌博中所赢得的全部东西,就是知识和记忆。”;“威胁着欢乐的东西始终存在。”

    人类在物欲的追逐中,在山珍海味的狂欢中,可曾想到过自己既是受害者,又是“鼠疫”制造者?大家的生命是一种“共享”关系,我们大多数时候有多么脆弱?我们可曾真正尊重和敬畏过大自然,和地球上的其他生命?

    每次灾难之后,我们难道剩下的不只是知识和记忆?有谁关心过下一次?“威胁着欢乐的东西始终存在。”下一次终归还会再来,但我们还是会一次次陷入黑格尔所说的人性陷阱:“人类从历史中得到的唯一教训就是人类从来不会从历史中吸取教训。”

   




    2

    伍连德的战斗是如何开始的?

    1911的大鼠疫,始于1910年10月25日,首发满洲里,11月8日传到北满中心哈尔滨,之后就江河决堤,不可收拾。它一度曾波及到河北、山东等地。

    鼠疫在当时的条件下,一旦染上,凶险无比,往往全家丧命,它16、17世纪时,曾在欧洲造成过2500万人死亡,整个历史的死亡人数,按加缪的说法,大概不少于一亿。

    这种传染性极强的疫病,带来的不只是生命问题,也必造成生存压力和经济生活的全面恐慌,所以当疫情日益严重时,大清和全世界都战栗了。这场鼠疫号称“20世纪世界上最严重的一次流行鼠疫”,是靠了伍连德措施得力,才能够以6万多人的代价告终,可想而知,如果控制不好的话,会给世界带来什么。

    当时疫情出现,大清的措施也很粗糙,这期间俄国、日本为取得东北的控制权,纷纷要求由它们主持东北疫情的防控,甚至不惜以出兵为威胁,这才使清政府真正有了更积极的举措。

    全世界都在看着,鼠疫如果发展为黑死病,那就将是全世界的灾难,中国的领土,大清的龙兴之地,也决不可让外人染指!从来软弱的清政府就这样被推向战场,终于硬气了一回:摄政王载沣等听从了原美国康奈尔大学哲学博士,时任外交部右丞的施肇基的建议,迅速发电,把伍连德派了出去。

    伍连德祖籍广东,出生于马来西亚,24岁就在剑桥拿了4个学位,绝对是位学神。他是在1907年,应当时任直隶总督的袁世凯邀请,回国担任天津陆军军医学堂副监督的,他此后就把全部心力贡献给了祖国。

    伍连德是华人中第一个获得剑桥大学博士学位的人,中国第一个专业人体解剖的实施者,世界史上第一个提出“肺鼠疫”概念的人,中国第一个口罩的设计者,中国第一次使用口罩预防传染病的推广者,中国第一次大规模对瘟疫死者尸体焚烧的主持者,世界史上第一个成功阻击了鼠疫的人……他对中国和世界医学的贡献无数,不但称他为中国医学的奠基人当之无愧,就是梁启超当年对他的评价也当之无愧:“科学输入垂50年,国中能以学者资格与世界相见者,伍星联(伍连德字星联)博士一人而已!”

    伍连德在1911年成功阻击东北鼠疫之后,被世界称为“鼠疫斗士”,曾在当年4月举行的“万国鼠疫研究会”上担任主席。那是近代史上,中国本土举办的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世界学术会议,到场的有英法美德俄等11个国家的34位医学代表。

    他正因为有如此卓越的成就和贡献,在1935年被推举为诺贝尔医学奖候选人,这又是华人世界中得此殊荣的第一人。事实证明,施肇基的推荐绝没有错,但伍连德主持进行的这场战争并不容易。他的敌人并不仅仅是可怕的鼠疫。

    3

    伍连德以一人而犯天下

    东北疫情凶险,人人望而却步,但伍连德一接到任命,立刻坐着马车赶去了。他深入疫病中心,一到,就不顾自身安危,全身心地扎了进去。

   




    伍连德到了做的第一件大事,是解剖尸体。

    当时的中国,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入土为安、死者为大的观念坚不可破,伍连德要解剖尸体,确定疾病,只能秘密进行。

    傅家甸条件艰苦,医疗资源缺乏,当地官员并不配合,解剖尸体又是重罪,但伍连德已顾不了这么多。他通过解剖和直觉判断,东北鼠疫发生在寒冬,这极其罕见,它绝不是一般的鼠疫,而是通过唾液、呼吸传播。这个判断,无疑将使疫病防治走向正确方向,但是不料,他的判断遭到了反对。

    不但日本专家反对,就是清政府塞给他的法国医生也反对,他们认为这是不可能的事。

    这事直到日本人解剖了数百只老鼠,发现当地老鼠身上并无鼠疫,他们发起的灭鼠运动毫无效果,以及一直直接接触病人,没有采取任何防护措施的法国医生也得了鼠疫,伍连德的判断才终于得到重视。于是伍连德的第二件大事也随之做成。

   




    肺鼠疫既然会人传染人,那就要实行隔离,进行防护措施。隔离是科学的,必然的,伍连德实际在第一时间就曾提出,但这事仍曾遭到法国医生斯迈尼的阻挠。这家伙只认传统鼠疫防治,只认灭鼠之类。斯迈尼的阻碍曾经使伍连德大为恼火,要求清政府立刻解决,这事幸亏有英国驻华大使朱尔典说话。

    清政府一向仰洋人鼻息行事,他们一问朱尔典,朱尔典火了:斯迈尼连二流医生都算不上,而伍连德是剑桥大学博士,你们不听伍连德听谁的?就这样,清政府才终于给了伍连德全权,要钱要人要物,全力支持。

    伍连德发明的口罩,是在双层纱布内置放吸水药棉,既成本低廉,又极其有效,此后在国际鼠疫研究大会上一致通过,这即是今天的医务工作者还在使用的“伍氏口罩”。他要求医生、护士、看护妇、消毒工、埋葬工一律佩戴。

   



伍连德还曾把疫区划分,专门派急救队和士兵、警察挨家挨户检查、消毒,一旦发现病人,立刻隔离。并要求当地居民分戴红、黄、白、蓝四种颜色的袖章,没有特别许可,绝不准随便到别的区去,就是士兵也是如此。记载说,当时的严格,使任何人想偷越封锁线都不可能。

    傅家甸模式很快推行到全东北,疫情消除后,有人说:“在新的防疫体制建立之前那个月,死亡人口总数为3413人,在新的防疫机制建立的时候,几乎每天死亡200人,但在30天后,死亡记录为零。”

    伍连德建立的疫症院、轻病院、疑似病院和防疫病院,也有效避免了交叉感染,并提供了更好的治疗,其中疑似病院为伍连德首创,全世界一直都在使用。

    伍连德在这里最大的手笔,是借了120节火车车厢作临时隔离营,专门收容患者家属、接触者、出现咳嗽等疑似症状者。医生每日检查,七天体温正常,才可解除隔离。如此大的规模,史上没有,效果显著,这正如专家所说:“在抗生素发明之前,对待鼠疫最有效的方法就是隔离,切断人与人之间传染的链条,鼠疫蔓延的速度和规模自然就会被控制住。”

    这也正是我们今天封城的意义所在。

   




伍连德的第三件大事。

    1911的东北疫情严重之时,疫区仿佛一个大坟场,人的尸体、动物尸体到处可见。

    伍连德当时意识到,尸体也会传播疾病,细菌在地下也能够滋生,这一源头如果不能堵住,仍旧万分凶险,但却完全没有时间进行实验证实。此事最终由俄罗斯专家确认,鼠疫病菌即便在俄国寒冬的最低点,也能够在地下存活三个月。

    伍连德当初一想到,就曾提出迅速采取火葬,但是这件事最犯忌讳,尤其艰难。因此伍连德只好请示清廷。

    这事果然惹起轩然大波,一时间清廷大员们都对伍连德骂不绝口,最终,倒是看似懦弱的载沣拍板,给予了支持。载沣有出国经历,思想比较而言很新,他表示必须按照伍连德的请示进行。

    此事有皇帝下令,其实也不那么好办,因为这毕竟是对中国千年的伦理发起挑战。伍连德不是蛮干的人,他随后又带着当地乡绅去坟场查看,并终于说服了他们。

    一场熊熊大火燃起,又一个传染源被消除了,但是大火熏天之际,当地官员都拒绝前往监督,亲赴现场忙来忙去的还是伍连德。这件事同样不能掉以轻心。

    疫区火葬,不论地上地下,这个举措随后也推向整个东北及俄国,人类史上第一次依靠科学手段在大城市防控传染病的行动,就这样逐步展开。

   




    4

    新年之际,东北封城,中国胜利

    东北当年的封城规模非常之大,大约也是史上之最,它封的其实是整个东北。

    当疫病初发之际,人们认识不足,那时候的人员流动当然不受任何限制,山东、河北等地的鼠疫就是因此传过去的。

    当时也值新年之际,哈尔滨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大豆集散地和贸易市场,每年都会有大量的山东、直隶劳工赶着回家过年。这个庞大的人群,不知道会有多少鼠疫感染者,他们乘火车而去,这是另一个可怕的传播渠道,因此伍连德就一再请求清廷发布禁令,并与南满、东清铁路交涉。

    日本人的南满铁路停于1911年1月14,俄国人的东清铁路于1月19日停止售票,除此之外,清廷还在东北入关的必经关口山海关,设置了检验所,凡由此南下的旅客必须停留5天加以观察。这项措施之严格、规范、彻底,由一件事可以看出:就是太子太傅、钦差大臣郑孝胥由东北返回,也只得在此观察5日才能离开。

    到1月15日,军队接管山海关,1月21日,京津铁路一律停止,东北与关外的正式交通就算全部断绝。

    伍连德当年主持下的这场大战,清政府基本给了全部支持,而这场大战,也终于创造了奇迹。

    1911年3月1日夜,哈尔滨防疫局里,所有人都在屏息等待最新的疫情发布。零时到了,消息传来,傅家甸鼠疫死亡人数为零,长春零,奉天零,铁岭零……整个东北都是零——中国胜利了!大家紧紧拥抱在一起,热泪盈眶。

    鼠疫是全世界的难题,但是中国胜利了,而且完全是依靠中国自己的力量,而且是仅用4个月的时间就取得了胜利!这个消息传出,全世界欢呼,各国都对大清对中国刮目相看,而伍连德随之也成了世界英雄。他率领的团队,不但拯救了东北,拯救了中国,也拯救了世界。

   




    (2007年,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纪念伍连德128岁诞辰)

    伍连德的作为没有停止,他在以后的生涯里,不但依旧取得了一连串骄人的医学成就,也始终代表了中国人。

    1915年,刺腹写下血书反对亡国“二十一条”的工人张泰,是伍连德收容并亲自救治的。

    1919年,代表外交部到上海监督焚烧鸦片1200箱的,也是伍连德。

    1925年,五卅惨案发生,哈尔滨民众组织募捐义演,伍连德作为名流,毫不犹豫地跳到了台上。

    1923年,伍连德派人接管安东、满洲里检疫所,打响了中国收回检疫主权的首战。他自始至终,有多次呼吁与行动,中国海港检疫主权的收回,与他的不懈努力密不可分。

    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伍连德拒绝与日本人合作,被诬陷为间谍逮捕,但他绝不屈服。

    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伍连德被迫离开上海全国海港检疫事务管理处,举家返回马来西亚,当地权贵曾多次劝说出任政府职务,都被他拒绝。

    伍连德28岁回国,31岁主持那场鼠疫大战,1960年去世,终年82岁。这位在全世界享有盛誉的伟人曾经在他的自传,《鼠疫斗士》的序言里说:“我曾将大半生奉献给古老的中国,从清朝末年到民国建立,直到国民党统治崩溃,往事在我脑海里记忆犹新。新中国政府的成立,使这个伟大的国家永远幸福繁荣……”

    国士无双伍连德,这个人是应该被永远记住的。

    《鼠疫》里的城,不是我们的城,现在的中国,不是过去的中国,中国在过去能够战胜疫病,在现在更能。城门必将很快打开,我们从不孤独,一场集体的遭遇,必将使我们更加凝聚。

本版积分规则


配资公司|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书法江湖 ( 浙ICP备19028990号 )

GMT+8, 2020-2-23 09:45 , Processed in 0.185986 second(s), 9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