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法江湖

 找回密码
 註冊

快捷登录/注册(纯中文)

关闭 浏览当前主题的网友: 总共 0 人, 其中 0 会员, 0 游客
  • 只有游客
点击进入书法江湖商城 捐赠字画、字帖等为书法江湖作为活动奖品 “书法江湖暑假特训营招生简章(2020年7月19日-8月18日) "
查看: 5|回复: 0

和氏之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0-19 06:59: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0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註冊

x




    中国是个崇玉的民族,在国内著名的大博物馆都可以看到琳琅满目的玉器。这些玉器,很多都是礼器,就是在祭祀活动中使用的器具。“国之大事,在祀与戎”(《左传·成公十三年》)。古人认为鬼神支配着自己的生活,祭祀很重要,跟战争一样,是关系到国家存亡的头等大事。祭祀鬼神,实为取悦鬼神,就是要把最宝贵的东西拿来供奉它们。

    玉器,远在石器时代就有了。那时的人们能够找到的最好材料就是玉,所以,礼神的礼器就用玉来制作。古人把玉做成壁呀、璋呀、琮呀、璜呀什么的。不同形状的玉器,在祭祀活动中,担负不同的职能。《周礼·春官·大宗伯》中说:“以玉作六器,以礼天地四方。以苍璧礼天,黄琮礼地,青圭礼东方,赤璋礼南方,白琥礼西方,玄璜礼北方。”

    玉在祭祀中的重要作用,决定了它的地位。玉沟通神灵,具有法力,能防身辟邪,是人们崇拜的对象。主宰祭祀的人,往往有双重身份:既是执掌神权的巫师,也是执掌世俗权力的首领。玉在他们手里,既是沟通鬼神的礼器,也是显示地位的法器。玉器成了权力的象征,佩带玉器成了身份的标志,所以“古之君子必佩玉”,“君子无故,玉不去身”(《礼记·玉藻》)。

    到春秋时期,礼崩乐坏,周初的等级秩序被打破,靠传统的礼治约束人的行为变得困难。新兴的土豪,发财的商贩,藏上几块玉,甚至公然挂在身上招摇过市,对他们也无可奈何。但大人君子们又不愿放弃自己的特权,就炮制出了“君子比德于玉”(《礼记·聘礼》)的理论——玉象征着高洁的品德。

    《礼记·聘礼》中还记载了孔子的话,说玉有十一种美德。孔子说得过于罗嗦,这里不引。东汉许慎《说文解字》中说得概括些,他说玉有五德,分别是仁、义、智、勇、洁。色泽温润,这就是仁;质地透明,这就是义;敲之声音悠扬,这就是智;折之宁断不曲,这就是勇;断口柔和不以锐利伤人,这就是洁。

    “以玉比德”的“比”,就是比附。“言念君子,温其如玉”(《诗经·秦风·小戎》)。玉有五德,就是比附出来的。目的就是想证明,大人君子是德行很高的,所以是天然的统治者,他们身上的佩玉就证明了这一点。蕞尔小民只有安于被统治的命。不服?把你的玉拿出来,——你有吗?如果有暴发户指着手上的玉环、腰间的玉坠说,玉,你有,我也有。那好,请问你有德吗?你就一土豪,配吗!






    中国历史上最宝贵、最有传奇性的玉莫过于和氏璧了。我们因为《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而熟知。各种资料表明,历史上确实有过这么块玉。传说这块玉是战国时期一个叫卞和的人献给楚王的,后来赵国得到了。这块玉世所罕见,异常珍贵,公认为镇国之宝,以致于秦惠文王想拿十五座城池跟赵国换,还唯恐得不到,威胁恐吓的手段都使出来了。故事很够传奇,大家都很熟悉,这里不必多说。

    据记载,六国被秦灭掉后,和氏璧还是落到了秦国手里。当年秦始皇信心爆棚,以为凭武力可以江山万世,就把这块玉琢成了一方大印,上面篆刻了八个字:“受命于天,既寿永昌”,称为传国玉玺。

    当和氏璧摇身变成传国玉玺时,更传奇故事开始了。后面的故事还很长很长,从西汉一直讲到五代十国。历经汉、魏、晋、隋、唐诸朝代,这块玉在无数帝王和野心家手里辗转。有兴趣的读者可以百度一下。总之,像《红楼梦》中的那块通灵宝玉那样,经过了几世几劫,传国玉玺最后突然消失了。五代十国的石敬塘之后,这块玉再也没有在史籍中出现过。

    但这传国玉玺就真是和氏璧琢成的吗?尽管古人们言之凿凿,但正史中语焉不详,从情理上推论也不可能。璧是中间有孔的扁圆薄形器物,形状类似于环,只是中间的孔比较小。一般来说,边径是孔径的两倍以上。具体的样子可以到博物馆去参观实物。

    古制:天子用一尺二的大璧礼天。战国时的诸侯,自我膨胀,都把自己当天子,所以我们可以假设和氏璧的尺寸超过了这个数字。但也应该大得有限,因为,如果大得像磨盘,蔺相如就会举不起来了。更何况后来蔺相如叫他的随从“衣褐,怀其璧,从径道亡,归璧于赵”,这块璧可藏在怀里,可见尺寸不会太大。那么,请问,如何把一个扁圆且中间有孔、大小厚薄有限的东西,琢成一方形大印?不好意思,可不要告诉我传国玉玺只有一枚私章大小哦。

    扯远了,还是回到和氏发现这块玉的时候。

    出人意料的是,这块价值超过十五座城池的宝玉,其曲折而富有传奇的献玉过程,正史只字未题,对它进行完整记载的反倒是并非史书的《韩非子》。后世关于和氏献璧的记载,基本上是由这本书而来,而韩非却并没有在文中注明自己所依据的史料。

    韩非是战国末年的法家代表人物,君主专制的狂热鼓吹者,他写文章的主要目的是为君王们出主意想办法,并借此推销自己。他主张君王要建立绝对权威,“法”“术”“势”并重,采用严苛的法律来御臣治民。

    在《韩非子·和氏》中,韩非一开篇就讲了和氏璧的故事:楚国人和氏在山中得到了一块璞玉,就把他献给楚厉王。厉王叫来玉工鉴定。玉工说,这是块石头。厉王认为和氏欺骗,就把他的左脚砍了。这叫刖刑。厉王死了,和氏又抱着玉去献给即位的武王。武王也叫玉工来鉴定,玉工还是说是石头,武王也认为他欺君,就叫人把他的右脚也砍了。

    武王死后,文王继位,和氏再也没有脚让他砍了,于是抱着玉来到山下痛哭。“三日三夜,泪尽而继之以血”。消息传到文王那里,文王就派人去问他,说,天下被砍脚的人多了去了,为什么独独你一个人如此不淡定,哭得这么凄惨?和氏回答说:“吾非悲刖也,悲夫宝玉而题之以石,贞士而名之以诳,此吾所以悲也。”意思是说,我并不是双脚都被砍才不淡定的。我悲伤的是,明明是宝玉,却被看成石头,明明是忠贞之士,却被视为欺诈之徒。冤枉啊!文王就叫玉工琢开那块石头,从中果然得到了宝玉。于是,这块玉石就被命名为“和氏璧”。

    这个故事明显破绽百出,怎么看都不像真实的历史。首先,楚厉王是个存疑的人物,除《韩非子》外,先秦史料没有任何记载,《史记·楚世家》的楚王谱系中,也根本没有“楚厉王”这个称号。

    其次,情节太不合逻辑。楚王叫来玉工,单凭外观就说这是石头,就判定欺骗,就要砍脚,卞和竟然不加分辨,不要求进一步检验,楚王也没想到剖开石头看看真伪。难道剖开石头是件比砍脚更难决策的事吗?

    第三,抱玉痛哭,太像行为艺术。前面一系列表演就是为了带出“悲夫宝玉而题之以石,贞士而名之以诳”这句话来。和氏客串了谏臣的角色。

    最后,结局一片光明,太像小说笔法,戏剧性太强。

    和氏献璧明显就是韩非假托历史人物写的一个寓言,并非真实的历史。韩非开篇就讲这个寓言,是为后面要讲的道理作铺垫。韩非要讲个什么道理呢?《韩非子·和氏》里说得很清楚:君主想得到美玉,就得要有眼光。治国法术就是君主想要的美玉。严苛的法术必定会遭到群臣和百姓的反对。君主们不识法术的好处,心慈手软,屈服于群臣百姓,弃用法术之士。吴起、商鞅都设计出了能使国强兵盛的方法,但一个被肢解,一个被车裂,就像楚王渴望美玉,却不知真正的美玉藏在璞玉之中,反而把和氏的脚砍掉一样。

    今天稍有民主平等意识的人,看了韩非这篇文章一定会很生气:这韩非所说的法术,分明就是君主御臣治民之术。韩非为法西斯出主意,为统治阶级想办法,而且招数狠毒,实在可恨!

    韩非认为人性天生邪恶,“大臣苦法而细民恶治”(大臣们害怕受法律约束而小民们讨厌规章和秩序化的生活),故“法术者,乃群臣士民之所祸也”。就是说法术这东西是有利于君,而不利于臣不利于民的。他主张,根本不要理睬大臣的非议和小民的憎恶,只要对君主有利,能够国强兵盛,就非强力推行不可。

    真正的法治目的是保证公平正义,能带来社会的稳定和谐,是正常人都向往的。不知道韩非是怎么得出“大臣苦法而细民恶治”的结论的。如果法规制定出来,除君主以外,人人痛恨,那只能说明这“法”只保证了君主的利益,这“治”是专门收拾天下人的,是法术而不是法治。明明知道自己的法术设计出来就是讨好君主、祸害天下的,还要像和氏献璧一样进献给主子,这是怎样的变态人格和阴暗心理啊!


  三



    其实今天我们也是把和氏璧当成寓言来读的,“以玉比德”是解读的基本思路。和氏璧的故事出现在中小学语文课本中,有两种方式。一种是当做课文《廉颇蔺相如列传》的补充材料,另一种是直接作为课文。北师大版语文教材小学三年级第六册里,就有一课就叫《和氏献璧》。我照例在网上查了中小学语文老师的教案是怎样讲的,看后的感觉只能用两个字形容——震惊!

    这些教案总体上说,对这个故事的解读有两种意见。第一种,坚持真理说。为了表达我的震惊,特地把网上看到的这段文字照录下来:

    “在事实和真理面前,敢于坚持自己正确的认识,不怕砍去双脚,甚至不怕杀头,这就是和氏可贵的品格。正因为有了这种品格,和氏终于使文王作出了合乎事实的结论,恢复了他的名誉,并使宝玉得见天日。对待是非就应具有这种精神。”

    为什么和氏在被楚王砍掉脚的情况下,还要坚持献宝?我想起小时候在家乡亲眼所见的两件事:第一件,有农民在开河时,从石头里开出了竹子化石,一群人提着这化石,敲锣打鼓地到公社“献宝”;第二件,有农民在自己的自留地里挖出了两棵连在一起的硕大红苕,被一群人簇拥着,也到公社“献宝”。老家的说法,得到异物,命薄的人是无福享受的,留下来反而有害,要把它献给有福的人。我觉得这是个古老的风俗,和氏时代就有这个风俗了。然而这个风俗,显然是被人蓄意忽悠出来的恶俗。

    和氏璧那样的宝玉,首先是笔巨大的财富,但是在和氏内心,并不认同它的财富价值,而是认同了它作为权力的象征的价值。在和氏心目中认为以自己卑微的地位,是不配享有的,所以,他才不要命似的三次献璧,要把美玉归还给它的真正主人。这不是什么高贵品格,而是一种权力崇拜下的可耻奴性。换了现在的话说,这不是献璧,是献菊。

    如此虔诚,却遭受两次砍脚的厄运,即使是狗也不应遭到这样的对待,尊严在哪里?楚王在砍掉和氏的脚之前,为什么不能先剖开石头验证,公正又在哪里?我认为,在给孩子们讲解的时候,不把这些常识告诉他们是不道德的!如果说这个故事中有真理需要坚持的话,这才是真理。不谴责这个故事中楚厉王和楚武王变态的暴虐,反而美化和氏变态的坚持,是对孩子们心灵的荼毒。

    再看第二种解读:忠诚美德说。我看到的几篇小学教案都是这种说法,使我强烈怀疑他们的教学参考书就是这样写的。教参这样写,等于是官方权威发布,老师就得这样讲。因为教育局统考的时候,标准答案就是从那里来的。

    按照忠诚美德说,为什么和氏被砍了脚,还要冒着危险去献璧?原因是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向君王表达自己的忠诚。和氏具有忠心耿耿,坚贞不渝,坚持不懈等美德。有一篇教案这样总结:

    同学们,中国不知出了多少像卞和一样的忠诚之士,他们的故事可歌可泣,教育了一代又一代的中华儿女,希望你们也能做一个忠诚之士,以保社会之正气。还有一个课件最后一张幻灯片是这样说的:

    和氏献璧献出了什么?

    忠诚,这才是这世上最宝贵的美玉。

    这真是,暴君虐我千百遍,我献菊花如初恋。把奴性说成是忠诚,把自虐说成是正气,这样的教育,会对孩子心灵产生什么影响,简直不敢想象。

    “坚持真理说”和“忠诚美德说”,是完全反人性、反常识的。因为它把社会正义和个人权利,完全从意识中抹煞了。这样的解读甚至比韩非的解读更坏。韩非只是劝告统治者:不要不识货,不要把好心当成驴肝肺,不要像对和氏那样对待法术之士;而我们今天的某些中小学教师却告诫学生:你要坚贞不渝,你要忍辱负重,你要忠心耿耿。不要怀疑,不要反抗,要当一个和氏,总有一天,你会得到奖赏的。

    写到这里,我突然发现,自古以来“以玉比德”的学说要求的对象发生了奇妙的转移。不是吗:早先它只是对君子的要求,以展示君子们品德的优越性,什么时候变成了对小民单方面的要求?在和氏被“以玉比德”的时候,怎么没人要求楚王也应该“以玉比德”,也应该仁慈、宽厚,做到像许慎所说的“仁义智勇洁”五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註冊

本版积分规则


梧桐树|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书法江湖 ( 浙ICP备19028990号 )  

GMT+8, 2020-12-1 14:04 , Processed in 0.053090 second(s), 15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