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法江湖

 找回密码
 註冊

快捷登录/注册(纯中文)

关闭 浏览当前主题的网友: 总共 0 人, 其中 0 会员, 0 游客
  • 只有游客
点击进入书法江湖商城 捐赠字画、字帖等为书法江湖作为活动奖品 “书法江湖暑假特训营招生简章(2020年7月19日-8月18日) "
查看: 4|回复: 0

元宵节凤姐说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0-19 06:59: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0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註冊

x
    上一回说到秋纹训斥提水的老婆子:我知道是给老太太沏茶的水,要不着的人,敢和你要吗?你当你谁啊?你看好了再和我牛。秋纹的言外之意就是:我们爷是谁?我们爷是宝玉,是老祖宗的心肝宝贝,要月亮都得摘去,要你的心肝肺都能给你丫的摘出来,你还敢跟我牛?

    婆子赶紧道歉,要不咋着?惹不起啊。

    宝玉重新归座,回到宴会厅,要了一壶热酒,也先从李婶薛姨妈这儿开始敬酒。李婶薛姨妈也客气,贾母说:他小,让他斟,大家干杯,说着贾母一饮而尽。邢王二夫人也干了,薛姨妈李婶一看,也干吧。

    贾母又命宝玉,把你姐姐妹妹的都斟满,都喝了再斟。宝玉一一斟酒,到黛玉这儿,黛玉就是不喝,拿起放到宝玉唇边,宝玉一饮而尽。

    黛玉道:多谢!宝玉替黛玉斟满。那边凤姐说别喝凉酒啊,仔细写字手抖,拉不开弓啦。

    宝玉赶紧说:没喝凉酒。凤姐道:我知道你没喝,说了也白说。

    按现在话说,宝玉打一通圈儿,只有贾蓉之妻是丫鬟斟的。又到廊上,给贾珍贾琏等斟酒,聊了一会进厅归座。

    话说间汤来了,紧接着元宵也来了。贾母命小戏子们歇一会儿:怪可怜的,给他们热菜热汤吃了再唱。贾母又命把各色果子给他们吃。

    戏是歇了,婆子带来俩女先生,也就是说书的,放俩小凳让女先生坐了。

    贾母问李婶薛姨妈喜欢听什么书?俩人回答什么都行,贾母问:最近添了新书吗?女先生回道:新添一段,残唐五代的故事。

    贾母问什么名?女先生说:叫《凤求鸾》。

    贾母道:名儿到不错,先说说大概意思,要好再说。女先生道:书说残唐的时候,有一个乡绅,金陵人,名叫王忠,做过两朝宰辅,现在告老还乡。膝下有一公子叫名“王熙凤”……

    说的众人都乐了,贾母道:重了我们凤丫头的名儿了。媳妇婆子赶忙推了一把女先生:少瞎说,这是二奶奶的名字。

    贾母道:接着说。女先生赶紧站起来:我们该死,不知奶奶名讳。

    凤姐笑了:怕什么?说你们的,重名的多了,没事。女先生说:话说这年,王老爷打发王公子进京赶考,路遇大雨,王公子进一庄里躲雨,谁知这庄上也有一户乡绅姓李,和王老爷还是世交,于是留下公子住书房。

    且说李老爷膝下只有一女,小姐名叫雏鸾,琴棋书画无所不通……

    贾母道:怪不得叫《凤求鸾》,不用说了,肯定是王熙凤要求雏鸾为妻。女先生道:老祖宗听过这戏?

    众人回说:老祖宗什么没听过?没听过也能猜到。

    贾母道:这书啊,都是一个套路。左不过是一些才子佳人,没啥意思。把人家女儿说坏了,啥佳人啊,编的连影儿都没有。张嘴闭嘴书香门第宰相士绅,生个小姐必爱如珍宝,小姐必然是绝代佳人识文断字无所不知。见一个帅男人就忘乎所以了。就想托付终身,父母也忘了是学的书也忘了。弄的鬼不是鬼贼不是贼的。干出这种事儿,这还叫啥佳人啊?比如男的,满腹文章去做贼,难道王法也说他是大才子吗?大才子有做贼的吗?可见编书的净瞎编,胡说八道。

    再说了,仕宦人家,小姐夫人知书识礼,即便告老还乡,仕宦之家,那也得是使奴唤婢吧?你说书上这些小姐啊,就一个丫鬟跟着?你们都想想,可能吗?可信吗?

    众人一听:哈哈老太太把谎都给批出来了。贾母道:编书人啊,就是嫉妒人家富贵,他看着眼红,才编书污蔑人家小姐。再就是他自己看这些书看魔怔了,也想有一个小姐佳人,所以他就自己编出一个来取乐罢了。

    就别说那些仕宦大家了,那得多读书识礼啊?比如眼下咱们家,也就一个中等人家,也没书上说的那些事,何况一个仕宦大家了?所以说书写的,都皱掉下巴了。所以我们家啊,不许说这些书,丫头们也听不懂。这几年我老了,她们姊妹住得远,我偶尔听几句,她们一来,就歇了。

    李婶薛姨妈说:这才是大家的规矩,就连我们家,也没这些书给孩子们听。

    此时凤姐上来斟酒:酒凉了,老祖宗喝一口热酒再掰哧。这一回就叫《掰谎记》,故事就出在本朝本地本年本月本日本家本时。老祖宗一张嘴难说两家话,咱就花开两朵各表一枝。是真是假暂且不表,先说那观灯看戏之人,老祖宗先让二位亲戚喝一杯酒看两出戏,咱再从先朝掰起如何?

    凤姐一边斟酒一边说,众人都被她雷倒。

    俩说书的也说:奶奶好钢口儿,奶奶要说书,我们就没饭吃了。

    薛姨妈道:这不是往常,外面还有人呢,你别瞎说。

    凤姐道:外头就是一个珍大爷,我们小的时候论哥哥妹妹,从小一处淘气到这么大。这几年做了亲,我已经立不少规矩了。即便不是从前以兄妹论,按伯叔论那《二十四孝》上的“斑衣戏彩”,他们就不能来“戏彩”一下让老祖宗高兴吗?我这儿好不容易引老祖宗高兴,多吃一点东西,大家都应该谢我才对呢。难不成,还有笑话我的?

    贾母道:我这几天也没痛快地笑一次了,亏她让我心里痛快了些,我再喝一杯。

    贾母一边喝着酒一边命宝玉:再敬你姐姐一杯。凤姐道:不用他敬,我讨老祖宗的喝吧。说着,凤姐就把贾母的半杯酒喝了。把酒杯递给丫鬟,再换一个用温水浸着的杯子上来。

    大家各席也都换了用温水浸着的杯子,都重新斟满了酒,而后归座。

    此时女先生说:老祖宗不听书,要不我们弹个曲子听听?贾母道:你俩对一套《将军令》吧。

    于是二人调弄琴弦,贾母又问:几更天了?众婆子回说:三更了。三更天就是现在的深夜11点到凌晨1点。

    贾母道:怪不得觉得冷飕飕的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註冊

本版积分规则

梧桐树|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书法江湖 ( 浙ICP备19028990号 )  

GMT+8, 2020-11-25 19:26 , Processed in 0.039243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