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法江湖

 找回密码
 註冊

注册

关闭 浏览当前主题的网友: 总共 0 人, 其中 0 会员, 0 游客
  • 只有游客
点击进入书法江湖商城 白谦慎老师著作签名 “书法江湖暑假特训营招生简章(2020年7月19日-8月18日) "
查看: 10173|回复: 63

对百无一用流浪客先生的回复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9-18 23:25: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註冊

x
本帖有点长,前面截止18楼,是对百无一用流浪客先生的商榷的回复。对他在书法问题上的若干断想,我的浅见从19楼开始,只关心书法问题的朋友,不妨跳过,直接从19楼看起。
帖中凡蓝色字体,都是百无一用流浪客先生的原话,我的引用,只字不变。






先生是网络著名评论家,点名找我商榷,不做回复于理不合。对先生的几点断想,就我有兴趣的几点,也一并说出我的肤浅看法,不周之处,请先生见谅。

先生提到“读书人”(6楼),给我戴这样的高帽子,我不敢接受。“读书人”是有着特定含义的,中国的“读书人”可不简单,我很希望日后能成为这样的一员,那样我会很荣幸,但目前我还差得很远。先生以“读书人”自居,我只有羡慕和佩服,从先生对于很多现象的批评所见出的责任感来说,是有些“读书人”样子的,但遗憾的是,先生的阅读能力还有待提高。


我渐渐觉得有必要说一点看法,是因为我在这个帖子上看到了一个普遍的问题,当然也存在于我的身上,我感到我们丧失了某些宝贵的东西。”
这是我在帖子一开始就说了的,也就是说,我通篇所言,不是只针对别人,也针对我自己,我所说的问题不是别人有,我也一样有!我只是做了一点批评与自我批评,您怎么就没有看出来?您总不至于要我此后说话,每说一句话前面都加上“这个普遍的问题,当然也存在于我的身上”吧?
如果您爱听,我可以坦率地再说一遍,具体一点,欲念、蒙蔽,“是一个普遍问题,当然也存在于我的身上,”。(巧的是,第二天我就发现了一个欲念的蒙蔽,做了一个补充,很老实地承认过错误。应该还有很多我一时没有发现的欲念和蒙蔽,希望您能时常提醒我。)敬畏的缺失,也一样“是一个普遍问题,当然也存在于我的身上,”。(因为我有时候也会对着经典生出很多幼稚的意见,我在经典上用力很多,收获很微薄,可能也部分是由于这个原因。)还有很多,不一一。


人有时候说话,不是以小我发为意见的。您在结论中说我太高调,又说我对哲学不学无术,都说得很对。不以小我发为意见,所以高调,这一点您从哲学的角度,应该可以原谅我的。譬如戴震说“不以人蔽己,不以己自蔽”,难道戴震就是绝对真理,没有蒙蔽吗?庄子说“天下之人各为其所欲焉以自为方”那么他庄周是不是就不“为其所欲焉以自为方”呢?

有所见,必有所蔽,《荀子》:“慎子有见于后,无见于先。老子有见于诎,无见于信。墨子有见于齐,无见于畸。宋子……”《庄子》也说“天下多得一察焉以自好。譬如耳目鼻口,皆有所明,不能相通。犹百家众技也,皆有所长,时有所用。虽然,不该不遍,一曲之士也。”


见与蔽,如物之正反,山之阴阳,只欲有见而无蔽,从哲学上来说是不可能的。但我不是在讨论哲学,也没有这个能力,大家都看得到,我在《借势说是》一帖中所说的“蒙蔽”,不是哲学上的,是具体事件上的。我所说的心魔,在这一事件上,见于少数几个人,但不妨碍我们“见不贤而内自省”。先生大概有着哲学家的眼睛,将我对具体事件的言论,上升到哲学的层面,这让我很不安。我相信戴震、庄周他们在做这样的批评时,自己也是在批评之例的,这个态度,我愿意学习!

[ 本帖最后由 王义军 于 2009-9-19 06:53 编辑 ]
发表于 2009-9-18 23:26:4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9-18 23:28:51 | 显示全部楼层
放大看过瘾
王义军对百无一用流浪客先生的回复
先生是网络著名评论家,点名找我商榷,不做回复于理不合。对先生的几点断想,就我有兴趣的几点,也一并说出我的肤浅看法,不周之处,请先生见谅。
先生提到“读书人”(6楼),给我戴这样的高帽子,我不敢接受。“读书人”是有着特定含义的,中国的“读书人”可不简单,我很希望日后能成为这样的一员,那样我会很荣幸,但目前我还差得很远。先生以“读书人”自居,我只有羡慕和佩服,从先生对于很多现象的批评所见出的责任感来说,是有些“读书人”样子的,但遗憾的是,先生的阅读能力还有待提高。


“我渐渐觉得有必要说一点看法,是因为我在这个帖子上看到了一个普遍的问题,当然也存在于我的身上,我感到我们丧失了某些宝贵的东西。” 这是我在帖子一开始就说了的,也就是说,我通篇所言,不是只针对别人,也针对我自己,我所说的问题不是别人有,我也一样有!我只是做了一点批评与自我批评,您怎么就没有看出来?您总不至于要我此后说话,每说一句话前面都加上“这个普遍的问题,当然也存在于我的身上”吧?如果您爱听,我可以坦率地再说一遍,具体一点,欲念、蒙蔽,“是一个普遍问题,当然也存在于我的身上,”。(巧的是,第二天我就发现了一个欲念的蒙蔽,做了一个补充,很老实地承认过错误。应该还有很多我一时没有发现的欲念和蒙蔽,希望您能时常提醒我。)敬畏的缺失,也一样“是一个普遍问题,当然也存在于我的身上,”。(因为我有时候也会对着经典生出很多幼稚的意见,我在经典上用力很多,收获很微薄,可能也部分是由于这个原因。)还有很多,不一一。


人有时候说话,不是以小我发为意见的。您在结论中说我太高调,又说我对哲学不学无术,都说得很对。不以小我发为意见,所以高调,这一点您从哲学的角度,应该可以原谅我的。譬如戴震说“不以人蔽己,不以己自蔽”,难道戴震就是绝对真理,没有蒙蔽吗?庄子说“天下之人各为其所欲焉以自为方”那么他庄周是不是就不“为其所欲焉以自为方”呢?

有所见,必有所蔽,《荀子》:“万物为道一偏,一物为万物一偏。愚者为一物一偏,而自以为知道,无知也。慎子有见于后,无见于先。老子有见于诎,无见于信。墨子有见于齐,无见于畸。宋子……”《庄子》也说“天下多得一察焉以自好。譬如耳目鼻口,皆有所明,不能相通。犹百家众技也,皆有所长,时有所用。虽然,不该不遍,一曲之士也。”见与蔽,如物之正反,山之阴阳,只欲有见而无蔽,从哲学上来说是不可能的。但我不是在讨论哲学,也没有这个能力,大家都看得到,我在《借势说是》一帖中所说的“蒙蔽”,不是哲学上的,是具体事件上的。我所说的心魔,在这一事件上,见于少数几个人,但不妨碍我们“见不贤而内自省”。先生大概有着哲学家的眼睛,将我对具体事件的言论,上升到哲学的层面,这让我很不安。我相信戴震、庄周他们在做这样的批评时,自己也是在批评之例的,这个态度,我愿意学习!


[ 本帖最后由 卑以自牧 于 2009-9-18 23:30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9-18 23:29:30 | 显示全部楼层
您说“我想起了佛家语,要人放下,说的人又何曾放下?”。也说得很对,放下的话,我便不会说话。但您又说得不对,我通篇没有一个字劝人“放下”!
我说到心魔是要驱逐,蒙蔽需要去除(原文打错了一个字,误为“去处”),成见是要破除的,就是不说“放下”。放下是一种方外的态度,问题依旧搁置,而我恰恰相反,还在执着地“追问”!在您的放下之后,我还可以补充一句,您一定觉得更过瘾——“来说是非者,必是是非人。”从这个角度来说,我放不下,我很在乎“是非”。但这是佛家的说法,儒家就不这么看。中国的“读书人”自古就“放不下”、从来都重“是非”,因为他们有“责任感”!我已经说过,我离一个“读书人”还有差距,但我会向他们学习。

古人说,读书的目的在于明理、应接事物、校论古今人物得失,三点我一点都做不好,所以我很不自信。而且,我越来越自卑,因为我知道自己的肤浅,甚至很难有丰厚的一天。所以我从来不叫人一定要听我的,我很少下判断,只是说了一点线索和思路。


你总结发言的第四条说,“王义军在承认翁的“方法”的同时,没有对他的品行做出肯定”。您又在混淆是非,并带着严重的语病。我没有资格“承认”别人的方法,我只说到我的方法,并且不是“承认”。品行的肯定,更不是我可以做出的,我只就事论事,借势说是。在就事论事上,我不过算一个出庭证人,网友们都会有自己的判断,从个体的角度,每个网友都是法官。在借势说是上,我对意义的追问不可能触动所有人,但一定包含我自己。

[ 本帖最后由 王义军 于 2009-9-19 00:23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9-18 23:31:2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唯一一处明确的判断是在补充里,说到翁是临是摹时,用词是“我坚决地认为翁是临不是摹,就鹿含花发的图来说……”,这语气不是我惯常的风格,但当看到有人被谩骂、误解的时候,就我了解的情况,应该有判断和说话的自由权利。很多网友们都在行驶判断,人们各有主见。所谓兼听则明,对于坦荡而有识见的人,线索越多越好,我相信我说出的看法,对朋友们的判断接近真相有益无损。只有不愿正视自身成见的人,才生怕别人说出对他不利的线索。


我有没有成见?当然有。成见是不是都要去掉?不一定。
戴震说,或有十分之见,或有未至十分之见,十分之见,已经过严密地思考论证过,怎么可以轻言放弃?梁启超在谈到自己与康有为的学术异同时,对康的太有成见不以为然,然所云“启超以太无成见之故,往往徇物而夺其所守”,当也不只是出于自谦吧?我有很多看法,可惜都不深入,至今未在一处敢自居十分之见,多是有所思,而反思论证尚且欠缺周密,远远未至“征之古而靡不条贯,合诸道而不留余议,巨细毕究,本末兼察”。


但家有敝帚,亦足自珍,若言放弃,必有反证。期待先生有以教我。

[ 本帖最后由 王义军 于 2009-9-19 06:09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9-18 23:32:45 | 显示全部楼层
下面说具体的(此下凡兰色字都是引用流浪客先生的原话):

由于在哲学上不学无术,逻辑上混乱,您前面的长论很多地方我都没有看懂,如果不太耽误您的时间,很希望您说的明确一点,也好让我明白自己错在哪里。

比如在一楼。您说:“真理是:我们批评点的所在,无论其正当与否,都恰恰可见出我们所关注的所在,反映我们思维的倾向。悖论是:当别人的批评在正当与否不计的情况下,与某些观点不能统一,就成了“失控”,甚至是“意义被热闹喧嚣遮蔽”,我不懂什么是“喧嚣”?这种“喧嚣”包括王先生以及王先生朋友的声音吗?另外,是谁“不得超生”?”

很惭愧,我的阅读能力不好,没明白悖论在哪里?

您是不是说,见出关注点和反映思维倾向,意义就一定不被遮蔽?就一定被关注了?大家都看得到,有些人始终更关注“喧嚣”。

喧嚣属谁,我不做判断,了解事件前后因果的朋友们自由公论。
我说其失控的走势“让意义被热闹喧嚣遮蔽,不得超生”,您说不得超生的主语是什么?这就是一个“读书人”的阅读能力?


[ 本帖最后由 王义军 于 2009-9-19 06:24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9-18 23:33:56 | 显示全部楼层
您2楼的问题:“国美学书法的人不用,能代表别人不用?又有什么权利不让翁志飞先生用?如果不是把个人品德与其事挂钩,翁志飞先生完全可以用。”


我自始至终没有说过翁用了还是没有用,我只是说了一点线索,你可以有你的判断。但我的判断是,就鹿发的那两件作品来说,我认为绝没有透光摹的可能。


[ 本帖最后由 王义军 于 2009-9-18 23:52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9-18 23:34:43 | 显示全部楼层
3楼:
“你能吃到梨子,别人吃不到,你想和别人分享梨子的滋味,你就得说出你的感受。你要别人了解,别人没有口福,怎么了解?重要的是~~国美结的是不是梨子,别人可以发此一问吗?从前,就有人说过,这是马,而众人知道是鹿,也只得云云。”

国美结的是什么与本题无关,假使你认为国美结的是苦瓜,也不影响我的语义。要想知道苦瓜的滋味,不是也得亲口尝一尝?没有条件品尝,是去问尝过的人还是去问没有尝过的?

关于塑料苹果,我的原话是:“你给他一个泥巴捏的水果,他绝对不会认不出,”,“但在他们第一次看到塑料的苹果的时候,不由分说,拿起来就咬。”怎么就变成了我“老家的孩子都会捏泥巴的水果,还咬“塑料的苹果””了呢?5楼关于日本泥金纸,我的原话是“ 翁用的纸张,有些是很厚的日本泥金”,怎么又变成了“王先生所说的翁用的所有的纸张,都是“很厚的日本泥金””?百先生,这就是您说的“做人要厚道”?!

我说“但若使孤陋到于对方毫无了解,而欲行批评,也实在有失慎重。”这个“成见”我到目前依然这么看。了解现象才有资格批评现象,了解人才可以批评人。

您说“我对旭宇不了解,难道他收河北书协主席团的干将做”学生”,我不能风议??”这又是个简单的逻辑错误,前半句说的是个人,后半句说的是现象,不了解人,不影响批评现象。


[ 本帖最后由 王义军 于 2009-9-18 23:54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9-18 23:39:03 | 显示全部楼层
完了,看的云里雾里的:o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9-9-18 23:41:48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卑以自牧 于 2009-9-18 23:39 发表
完了,看的云里雾里的:o

慢慢消化,有点深奥,一下子不会让兄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註冊

本版积分规则

配资公司|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书法江湖 ( 浙ICP备19028990号 )

GMT+8, 2020-9-20 18:18 , Processed in 0.046854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