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法江湖

 找回密码
 註冊

注册

关闭 浏览当前主题的网友: 总共 0 人, 其中 0 会员, 0 游客
  • 只有游客
点击进入书法江湖商城 捐赠字画、字帖等为书法江湖作为活动奖品 “书法江湖暑假特训营招生简章(2020年7月19日-8月18日) "
查看: 35|回复: 0

一个中专生之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5-18 11:16: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0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註冊

x
    上个世纪90年代中后期,工厂迎来倒闭潮,大量企业破产倒闭,我所在的工厂由不景气,不死不活,到发不出工资,……我也下岗了。

    我16岁学徒,进厂 以经20多年了,仿佛从运行的轨道被甩出的星体杂质,失重、无所适从、惶惶不可终日……上有老,下有小,生存的压力使我四处寻找挣钱的机会,我在货栈倒过水果,在街头卖过水果,蔬菜,摆过百货地摊,推过电影票、帮亲戚朋友打理过小吃店,饭馆……,做全了,也没钱了。最后在自己的家门口开了一家小小的书店,连租书带买书,维持生活。因为我从小爱看书,进什么书,读者喜欢什么书,比较熟悉,我又做了市场调查。最重要的是书店起点比较高,古今中外的文学名著、热点……,种类比较齐全:纯文学、纪实、历史、武侠、言情……。与日俱进,几乎天天进新书,吸引了读者,生意逐渐好起来了。看书的读者以年轻人为主,附近学校的学生是主体。其中二轻学校的一名读者引起了我的注意,他个子不高,不爱说话,爱笑,是那种腼腆的笑,羞怯的笑。他性宋。其实二轻学校离书店有二三里路,他们几个同学结伴而行,也是偶而路过发现的,几个年轻人进店后很惊喜,哇!这么多书,仿佛发现新大陆似的。原来他们学校对门也有一家书店,书不多,品种也少,他们宁可路远点,也要来我这儿租书。小宋来的次数最多,书大都是他给同学们代还,一还书就是一摞。有时借书也是同学们告诉他书名,或写到纸上,他给代借。有一次他还书,收费时我算错账了,他还的书多,好几个同学的,借的天数也不一样,比较乱,小宋立马纠正我,老板少算钱了,原来他早算好账了,我很感动,开始关注他。后来惯了得知,他的家是内蒙东部农村的,父母以种地为生,家里还养了羊和猪,除自家吃外,还能卖一些钱。我知道这些情况后,尽可能的优惠他,农村人不容易。从农村冲出来更不容易。他还不让优惠,每次还书,人家都是讨价还价,斤斤计较。我两却是互相谦让,百般推辞,我要少算,他要多给,。你推我搡,没几个回合,钱是收不回来的,后来才听他们同学说,小宋还是他们的班长,我对他更是另眼相看。他有时也帮我收拾收拾书,归整上架,归类配套,有时帮着扫扫地,倒倒垃圾。碰上借书高潮,也会帮我盯盯人,有专门偷书的。偶尔碰上家里吃饭,我会留他一块吃个便饭,第一次留他吃饭,他转身出去买了两个罐头,太多心。我告诉他:再买东西,不让你来家吃饭了。他多次说:“老板”,我毕业找不到工作,跟你一块干了。“好啊”我答应了,“就怕店小放不下你这中专生啊。”书店扩大了,确实人手不够,这么好的小伙子,去哪找!小伙子非常淳朴,有一句话就是说他的:像一株庄稼地里的红高粱。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没想到突然出事了。连着好几天小宋不露面,奇怪,他还拿了七八本书啊,他原来几乎天天来,顶多看两天,农村

    孩子们经济窘迫,不会看时间长的,而且一本也不还,太奇怪了,不正常,太不正常了。我决定亲自到学校看一看。一问才知出大事了,小宋已经死了。尸体还在太平间。晴天霹雷,我登时就蒙了,活蹦乱跳的一个小伙子,说没就没了,他才二十岁啊!老天爷,太不公平了。

    原来几天前一个晚上,小宋和另一个男同学请一位男老师在饭馆喝酒,他们学校附近就有好几家饭馆,还有多家歌厅。白酒啤酒一起上,先喝白的,后喝啤的,呼市当时就是这种喝法。白酒喝多了迷糊,啤酒喝多了得排放,两种酒混起来喝,更容易上头。喝的迷迷瞪瞪,小宋尿急去了趟厕所,回来找错地方了,鬼使神差进了歌厅了,歌厅、饭馆本来混杂在一起,晚上一样的灯红酒绿,歌厅老板见来了客人,笑脸相迎,忙叫小姐陪客,结果猴子吃麻花——满拧,根本不是那么回事。说话颠三倒四,高吆喝二,是个酒鬼。我父亲生前一句口头禅,酒要少喝,事要多知。歌厅是什么地方,开歌厅的都有根,有后台,来头小的敢开歌厅!吃饱了撑的,敢来歌厅耍酒疯,好大胆子!人家懒得和你纠缠,直接报警。红灯闪烁,警笛声声,警察很快到了,三下五除二把小宋带走了,午夜一点多才送回来,连裤带也没了,小宋酒也醒了,他不说话,也不回寝室,谁也不知道他在上警车以后经历了什么,他的寝室在二楼,当时是夏天,楼道窗口也不高,两扇窗户都开着,他就在窗户中间墙头上坐着,下面停放着一排自行车,天亮时,人们发现他血迹模糊滚倒在自行车旁的地上,不知道是跳楼,还是睡着了失足掉下来。在内蒙医院抢救了一个礼拜,同学们昼夜轮流陪床,还是走了。他那个农民父亲从遥远的东北农村来到呼市,只呆了几天,也没听说提什么无理要求,处理完后事,默默地把孩子的骨灰盒抱回老家了。

    我个人倾向于自杀,在短短的五六个小时内,小宋经历了人生中从未有过的经历,经历了人生中最大的一次危机,这次危机击垮了他经历了人生中多项第一次;第一次去歌厅,歌厅和小姐是同义语,很多时候,他们学校附近的歌厅有专人在外面拉客,第一次被警察抓走,第一次被审讯,假设被打,那就是第一次被警察打,而且从歌厅被警察带走,这个事情说不清楚,有可能越描越黑,无法解释。最后那样屈辱的被送回来,社会向他露出了狰狞的一面,露出本来面目。中国草民本来就不多的尊严丧失殆尽,一丝一毫都没有留下,农村出来的小伙子,哪见过这种阵式,他又是班长,人缘不错,明天如何面对学友,……如果他的人生阅历在丰富一些,对社会的认识在深刻一些,就不会发生这件事情。他太纯洁,太一尘不染,反而更容易受伤,小宋如果活着,应该有四十多岁了,他常常出现我的梦里,还是那样腼腆的笑着……。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註冊

本版积分规则

梧桐树|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书法江湖 ( 浙ICP备19028990号 )

GMT+8, 2020-10-29 04:04 , Processed in 0.031049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