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法江湖

 找回密码
 註冊

注册

关闭 浏览当前主题的网友: 总共 0 人, 其中 0 会员, 0 游客
  • 只有游客
点击进入书法江湖商城 捐赠字画、字帖等为书法江湖作为活动奖品 “书法江湖暑假特训营招生简章(2020年7月19日-8月18日) "
查看: 50|回复: 0

复杂的鲁迅也很天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6-11 21:27: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0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註冊

x
    天真,不管从哪个角度审视,都是一个很不错的字眼和指向。它表征着一个人心无芥蒂,坦白直率,没有城府,以及保留着某种儿童的天性。等等。   

    但是,眼下不知为什么,或许是社会太过复杂,或许是人与人之间太过设防,太过猜忌,太缺乏信任感,一时间天真也随之也带出了某种贬意。比如说,“这个人太天真”,“你的想法太天真”,“你真是天真得可以”,“天真得如同做梦一样”云云,就无异于是在绕着弯子说你很幼稚,很不成熟,是清水锅里煮钢让人钱一眼看到了底。   

    然而,天真终归还是天真。   

    天真与人类的童年和人类的原生态是一脉相承的。它是一种温馨的品质;它不仅限于儿童,它使老人也可以保持纯真的天性。高尔基在《文学写照》中,就曾惊讶于托尔斯泰的喉管里常常发出“小孩般的笑声”,并说托翁是“哲人般的小孩”。  

    与此同时,高尔基又说,读契珂夫的《草原》,必须“抱着一颗单纯而天真的心”,也就是说,心地太杂芜了,就无法走进契珂夫单纯而天真的世界。   

    细想起来,“伪满华林”的《红楼梦》中的贾府亦如是,好些人喜欢贾宝玉,就是喜欢他那不谙礼数几近冥顽以及那实得来不怕“鬼”的率真性格。大家都认为有“鬼”的时候,他却偏不信,始终认为那是黛玉在哭泣。没有灵心相映的天真,或许就与“鬼”无异。   

    以此顺延,我们还会看到,真正意义上的诗人,有时往往像天真的孩子。普希金、拜伦、莱蒙托夫、徐志摩等等,似乎都是没有长大的孩子,其诗篇总能让人触摸到孩童的心灵,或热烈,或率真,甚或包括决斗,都无不与简单的真实相关联,仿佛一经“长大”,诗神便会弃他们而去一样。他们无一例外早早地终结了在人间的履迹,“轻轻地我走了,挥一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这样,只留下一颗天真的心在并不天真的人间。   

    这就说明,不管世事多么复杂吊诡,人们终归还是喜欢单纯和天真的人和事。是的,如果一个人“看透”了人世之后,心不仅没有冷下去,而且还更加热烈起来,那么他便拥有了真实而透彻的天真。所谓“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即为真实的写照。   

    这里,又得提到鲁迅。   

    鲁迅摘译日本作家岛崎藤村的《从浅草中来》中有一句话:“我希望常存单纯之心;并且要深味这复杂的人世间。”之后的人们对鲁迅,无论正反,常常“深味复杂”的那一面,而有意或无意地忽略了“希望常存单纯之心”的这一面。即是说,“复杂”的鲁迅,也同样具有一颗单纯而天真的心。   

    萧红曾回忆说:“鲁迅先生的笑声是朗朗的,是从心里的欢喜,若有人说了什么可笑的话,鲁迅先生笑得连烟卷都拿不住了,常常是笑得咳嗽起来。”一经比较,面对官场商场一些城府老道甚至皮笑肉不笑的笑脸,面对一些由脸部饥肉活动的技巧所创造的笑容的时候,鲁迅这种心无藏否的开怀大笑,就更能体现出什么是真诚和什么是天真。   

    在某种意义上,单纯与天真一直与鲁迅及鲁迅文学切切相关。如果不避尊者讳,鲁迅事实上也是中国现代儿童文学的拓荒者,不仅翻译了相当的外国儿童文学作品,而且也著有一定数量的儿童文学作品。这表明,只有具有儿童的天然天真的情愫,才会如此倾心于这类创作。以此联想,如果指望诚如王某批评白某某“外表的真诚,骨子里的做作”的这类人会有真诚的儿童的心数,就会一切大相径庭,就会成为某种虚假的代名词。   

    鲁迅正是因为具有儿童的情怀,所以不管现实环境如何波诡云谲,文坛如何巧言乱德,人心如何迷惑困窘,他却始终葆有一颗不曾锈损的童心,始终能够以儿童的天真视觉写出一些童年的篇章。比如,小说:《故乡》、《社戏》、《兔和猫》、《鸭的喜剧》;散文:《自信自立》、《雪》、《风筝》、《好的故事》;散文集:《朝花夕拾》等等。这些,数量虽然不算很多,但都称得上是佳作,也均为少年儿童所喜欢,成为了中国现代儿童文学史上第一块闪光的路标。   

    无情未必真豪杰,  
    怜子如何不丈夫。  
    知否兴风狂啸者,  
    回眸时看小於莬。   

    一首小诗,将怜子之情与天真的童心浑然一体,跃然纸上。即使所说“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揣测中国人的”这样的话,其实深究下去,都还是基于一种天真的想法,在他眼里,白就是白,不愿相信白会变成黑等等。鲁迅之为鲁迅,其悲悯得近乎基督的情怀,绝非三言两语就能说清,更非一些谣诼谎言就能黑白颠倒、文过饰非。有时,人心的隔膜,比天上的星星还要遥远。   

    当然,天真也绝不等同于“老莱子娱亲”般的那种无知嘻戏 。所谓《老莱子娱亲》,缘于传统的《二十四孝图》中的一种。即春秋时期,一位70多岁的老莱子,为博90多岁的双亲高兴,经常身穿五颜六色的彩衣,把自己打扮成小孩模样,并做一些小孩动作在双亲面前表演,算是做到了尽孝的本份。

    有次,在双亲面前,他突然倒卧在地上,手持儿童用的巴郞鼓,一边打滚一边摇晃,嘴里还嘀咕着什么,一时间弄得双亲也呵呵呵地笑了起来。不过,笑是笑了,孝也尽了,但是这种“天真”,无论从哪方面讲,都给人一种扭曲感和难受感 ,与发乎于自然的本能或者说儿童的天真完全是两码事情。   

    还有,现实社会里一些这样那样的明星们,为了装嫩卖萌或清纯天真而弄同来的嗔声嗔气的做派,比起老莱子来,似乎更给人一种起鸡皮疙瘩的感觉。老莱子不管怎样,是在用一种扭曲的方式尽孝,绝非在表现自己;而明星们的衣着、发式、腔调,几乎全是在进行自我表演,不是表演“心中的艺术 ”,而是在表演“现实生活中的我”(斯坦尼斯拉夫斯基语),与儿童式的天真相距何止宵壤。   

    李白云: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当人与人之间的交往被数不清的谎言淹没时,当世故老道政治成熟成为生活的主流时,当人们对各种欺骗倍感厌倦、迷惘、恐惧时,一种返朴归真的希望和要求也随之产生了。人们通过反复地比较终于认识到 ,天真是一种向善的力量,是最具魅力的人格品性,它给冷漠的世界抹上了一层温暖的阳光,也给复杂的现实社会添加了一条柔和的曲线。天真的人虽然有可能接受一次次的挫折与失望,甚至有可能在挫折和失望的时候表现出无助和沮丧,但他们不会绝望 ,那颗赤子之心只要不坠落,就一定会拥有健全的自我,就会像灯火一样,从此岸燃烧到彼岸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註冊

本版积分规则

梧桐树|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书法江湖 ( 浙ICP备19028990号 )

GMT+8, 2020-10-25 18:23 , Processed in 0.033332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