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法江湖

 找回密码
 註冊

注册

关闭 浏览当前主题的网友: 总共 0 人, 其中 0 会员, 0 游客
  • 只有游客
点击进入书法江湖商城 捐赠字画、字帖等为书法江湖作为活动奖品 “书法江湖暑假特训营招生简章(2020年7月19日-8月18日) "
查看: 34|回复: 0

魏晋风度,若无深情,终究是纸上凉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6-16 09:33: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0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註冊

x
来源:凤凰网读书

   

    雪浓,月冷,风正劲。

    紫禁城的宫门却突然打开。

    几个影影绰绰的身影快步鱼贯而出。

    借着月光细看,原是背着行囊的一行小太监,梳着长辫,而宫门之外站岗的官兵却是身着西式军装,没有辫子,手握步枪。

    这一幕似是处在两个时空的场景误撞在了一起。

    那为首的军官腰间别着一把闪着寒光的精制西洋军刀,正挥着手示意小太监们速速停下,过来接受检查。

    那些小太监们一见之下,脸色倏忽白了。几个行囊豁然全部被打开,杂物散落一地,但并无贵重之什。士兵们正欲放行,为首军官的目光忽而盯住了一床破旧的棉被。

    这么破的被子还要带回家吗?他疑虑骤生,于是命了士兵仔细搜查棉被,竟发现里面有类似纸张的东西。着人剪开被子一看,是几张泛着黯淡光影、触目昏黄的旧纸,上面写着密密麻麻的字,盖着许多红色的印章。

    这东西甫一被搜出来,小太监们便皆跪俯于地,一时磕头如捣蒜。士兵们不由围过来看,上面的字几乎全不识得,便又厉声喝问跪于棉被旁的小太监。那小太监战战兢兢回道:“这是从老太妃屋子里拿的,奴才们也实在不知是什么。”

    这是1924年的冬天,溥仪被驱逐出宫。这座禁宫牢笼中的各色人群也同时被释放出来,或赤手空拳,或暗度陈仓,脸色一样的恓恓惶惶,行囊的轻重却有着天壤之别。这些小太监所携的棉被里的那几张纸,便是著名的三希堂诸帖。

    01

    王羲之:快雪时晴

   

    王羲之,《快雪时晴帖》

    当细碎的雪花在《世说新语》的天地里泠沨飘洒的时候,那些风度翩跹的人们纷纷出来踏雪而行。被称作王长史的王濛正踩着积雪,去尚书省拜访王导的儿子王洽。

    他到了门口,下了车,着一袭典重肃穆的精绣官袍缓步而行。王洽远远望见他,不禁赞叹道:“君不似尘世中人!”很多年后,也是在一场清幽微雪中,王濛的孙子王恭乘坐着高高的肩舆,披着鹤氅轻裘,缓行于道路,被藏身于篱间的孟昶窥见,孟亦叹道:“真乃神仙中人啊!”

    还是在一个雪天,手握重兵的大司马桓温欲冒雪打猎,路过王濛、刘胟的住处。刘胟见他身着戎装,即略带调侃地从容问道:“老贼又要做什么?”桓温听了也不生气,只道:“我若非如此,你们这些人又怎能安坐清谈呢?”

    太傅谢安则是在雪天把家人聚在一起谈诗论文。说话间,雪下得紧了,他便以雪为题,欣然问晚辈们道:“白雪纷纷何所似?”他的侄子胡儿抢着答:“撒盐空中差可拟。”谢安面上莞尔,摇了摇头。他的小侄女道韫轻声接了一句:“未若柳絮因风起。”谢安顿时大笑。

    《世说新语》里最负盛名的一场雪下在了山阴。由于这段故事实在是太精彩,只能全文抄录:

    “王子猷居山阴,夜大雪,眠觉,开室,命酌酒,四望皎然。因起彷徨,咏左思《招隐诗》。忽忆戴安道。时戴在剡,即便夜乘小舟就之。经宿方至,造门不前而返。人问其故,王曰:‘吾本乘兴而行,兴尽而返,何必见戴?’”

    这位王先生名徽之,字子猷,便是“书圣”王羲之的儿子。 又同样是在山阴的雪天,与他的儿子一样,王羲之也给历史留下了“飞鸿踏雪泥”的印迹。

    不过,他是在雪天写了一封尺牍。

    信很短,只有二十四个字,“羲之顿首:快雪时晴,佳想安善。未果为结,力不次。王羲之顿首”。他写完这些字,又挥笔在信封上落下“山阴张侯”四字。

    山阴的张兄,我是羲之。刚刚下了一场雪,但当我开始给你写信的时候,雪很快就停下来了,天空也变得晴朗起来。想必老兄一切都很好吧?上次那件事情,到现在还没有结果。实在是我力所不及。王羲之。

    这封信如此之短,恐怕也与天气有关。山阴张家的仆人或许是送来了一封信,问王羲之某件事情的结果,并等在旁边领取回书。可毕竟方下过雪,天寒路冻,行走不易,于是王羲之只能匆匆写信,交给来人。

    然而,短短二十余字,却颇值得品味。一是这是描写天气的所有文字里最优美的辞章之一,“快雪时晴”,寥寥四字便如同一幅动人的山水雪景长卷,充满了隽永而节制的美感,甚至流露出幽约复杂的情愫。或快意,或伤感,孰能知晓?二是“书圣”自身也过着与芸芸众生同样的烟火生活,对于朋友问起的事情,他承认了自己的爱莫能助,没有多余的解释,只说了“力不次”,没有任何委婉的托词和自我掩饰的借口,真实而简洁。

    这位“山阴张侯”是谁,已不可考;所言何事,更无从谈起。这些已然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保留了王羲之的回信,甚至连信封亦一并存了下来。

    山阴张侯的后人把王羲之的信装裱起来,从中选取了最美的那四个字,取名《快雪时晴帖》。 这是王羲之书法的集大成之作,字体多为行书,间有楷体,圆劲古雅,意致飘逸,仪态万千,笔力收放自如。与《兰亭序》的笔走龙蛇之势不同,《快雪时晴帖》有着一种雍容淡泊的美感以及神秘深邃的风骨,犹如纷飞大雪霎时沉静,以至有人临写数百遍之后,仍觉其“深不可测”,因此历代藏家皆将之视为珍品。

    宋高宗在其南渡岁月中,越来越喜欢书法,甚至终日不离笔墨,或许写字可以让其漂泊挣扎的心灵安顿下来,他对魏晋书法尤其钟情。史料记载:“高宗从容语及前代书法曰:‘唐人书虽工,至天然处终不及魏晋。’”(元陆友《研北杂志》)其中,他对王羲之的书法可谓情有独钟。在宋高宗自己写的《翰墨志》里,他自称:“余每得右军或数行或数字,手之不置。初若食蜜,喉间少甘则已;末则如食橄榄,真味久愈在也。故尤不忘于心手,顷自束发,即喜揽笔作字,虽屡易典刑,而心所嗜者固有在矣。”他将王羲之的书法作为自己的“心所嗜者”,还赞云:“羲之挺拔迈往之资,而登临放怀之际,不忘忧国之心,令人远想慨然。”

   

    宋高宗《翰墨志》

    帖上还极为令人不解地留有一方“明昌御览”印。明昌是金章宗的年号,许是南宋朝廷曾经将之作为礼物赠给过金代朝廷?可还有一方“秋壑珍玩”印章,却又是南宋末年权臣贾似道的印记,不知何故。这恐怕已是一个不解谜团了。

    宋高宗并没有在《快雪时晴帖》上留下题跋,他把这个机会留给了一位同样热爱书法的后代——赵孟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註冊

本版积分规则

梧桐树|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书法江湖 ( 浙ICP备19028990号 )

GMT+8, 2020-10-31 14:44 , Processed in 0.036046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