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法江湖

 找回密码
 註冊

注册

关闭 浏览当前主题的网友: 总共 0 人, 其中 0 会员, 0 游客
  • 只有游客
点击进入书法江湖商城 捐赠字画、字帖等为书法江湖作为活动奖品 “书法江湖暑假特训营招生简章(2020年7月19日-8月18日) "
查看: 28|回复: 0

外公的大医遗风和智慧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6-24 07:06: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0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註冊

x





    我的外公,彭裕南老中医师,江西樟树潭前人(现新干县甘泉村),生于1905年,卒于1984年,享年79岁。外公行医53年,一生致力于中医中药临床研究,对中医内、外、妇、儿、五官、针灸各科都很精通,活人无数,为赣州、潭口一带名医。

    外公出身于中医药世家。其父亲,祖父,曾祖父都是吃中医药饭的。世代从事中医药的家庭背景,自幼接受中医药学和中医医德的教育,让外公的为人处世保留了中国传统大医的遗风和智慧:悬壶济世,善待他人,无欲无利。

    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外公在潭口镇开彭裕记药栈兼坐堂中医师,因医术精湛,治好了许多疑难杂症;且对病人无论身份贵贱也一视同仁“皆如至尊,允许经济困难者在自己开设的药栈记账拿药,年底结账;遇到实在是贫苦的人就分文不收,甚至还送药给病人治病,于是,名声鹊起,求医问药者络绎不绝,门庭若市。外公精湛的医术给病人带来了福音,药店经营讲诚信,重质量,生意也红红火火。那时,外公每天至少都要看七八十个病号,加上外面坐堂医生送来检药的处方,药栈每天配药都在三五百包以上。除此外,药栈自制的十全大补丸,六神丸,鹿角胶,彭氏壮腰活血酒,养心固肾丹、神奇退热散,甘草片,夏枯草膏,跌打损伤膏等100多种中成药,也都十分讲究注重药材的质量和做工,从不疏忽。如自创的彭氏壮腰活血酒:解放前,潭口镇是江西省最大的土布集散市场之一,圩镇做搬运的苦力众多,许多苦力因为长期劳作都不同程度地患有腰肌劳损的病症,使患者十分痛苦。针对这个情况,外公在祖传治疗腰肌损伤秘方的基础上,经过反复研究试验,又参考古今名方,成功研制成彭氏壮腰活血酒,由于配方独特,泡制的白酒和药材选料上乘,制作工艺严格,疗效显著,每天傍午傍晚散了工来药栈打酒吃的苦力川流不息,有时客人多,因为用热水温酒温不羸,店里店外常常挤满了等待买药酒的客人。为解决这个问题,外公就自己设计了一套自动温酒的装置,客人买了酒后只须将酒倒入温酒器顶端的进入口,再在温酒器下端的出酒口用杯碗接住,酒通过已经用炭火加热了的多层螺旋铜管从上旋转而下地从接酒口出来,仅十多秒钟的瞬间酒就已经温好了,这样即解决了客人等待时间长的问题,又满足了客人好奇的心理特点,从而也促进了药店的销售。坚持货真价实,始终不忘为患者着想,把治病救人作为药栈经营第一宗旨,药栈生意因而经年不衰,外公经营的彭裕记药栈成为了潭口镇中医药行业的龙头老大。

    在对中药的加工炮制、使用等方面,外公也有许多研究和革新。如他自己研制了中药浓缩器,对治疗中暑、闭痧等急症的一些常用中药饮片进行熬制提纯成浓汁或颗粒,急用时再将其配伍成不同的方剂。这样既能快捷方便,保证中药药效,又能满足中医进行辩证诊治,更主要的是赢得了对这些急病的救治时间。这在上世纪四十年代是对中药使用的一个了不起的创举和革新。外公因此受到县中医药协会的藵奖。获得全县中医药界很高的赞誉。

    1948年,潭口镇商会换届,在外公缺席的情况下,外公被公推为镇商会会长。商会一些同仁敲锣打鼓地上門祝贺,外公知道了这个事就急忙跑到店前将队伍拦住,将他们燃放的喜炮也赶紧用脚踩灭,向大家作躬再三表明自己身体不好,不堪担任商会会长的坚决态度,请他们回去另选高人。如此三番几次,商会同仁们见外公固辞不受,也只好作罢。外公认为,医生须以解除病人痛苦为唯一职责,应不慕名利,“无欲无求”,一心致力于医学。

    解放前夕,潭口镇的一富人将自己的良田过户给了外公,说是抵医疗费和药费,总共有近十亩,这都是旱涝保收的良田。但外公不为其所动,思量再三,便毫不犹豫将这十多亩良田的田契全部送还给了其本人。

    对此,父亲在与我谈到外公的这些事情时很敬佩地说,幸亏你外公一心向医,没有贪恋名利,否则这两条只要沾上一条,土改时不是被打成资本家就是被打成地主,那将是万劫不复,不仅是他个人,连整个家庭和儿女都会因此而遭秧啊!

    新中国成立后风云激荡的岁月里,外公仍然不改初心,坚守传统大医的遗风让外公表现出独有的医者风骨和智慧,让他远离了政治运动的漩涡。

    刚解放,抗美援朝,三反五反期间,工作组经常都要召集各药店老板开会,每次开会外公认捐认税都是最高。为了完成任务,外公不惜将药店的大部分资产变卖,并相应缩小药店经营和人员规模,为节约成本开支,还动员家人顶替药工。他说,钱没有了可以重新挣,店倒闭了也可以重新开,只要身体好,有命在就什么都有。但镇里也有几个看不开想不通的人为此而去坐牢了。1951年,划定成分时,外公由此被划为小商。

    1955年对私改造,外公与另外三家药店率先组织潭口合作国药店,并被指定担任坐堂医师组长。此时外公股金经核实盘点只有500元,每年股息24元,外公已成为名符其实的劳动者。

    之后,1956年,外公以身体弱,胃溃疡,无法胜任繁重的医师工作(当时每天找外公看病的病人有近百人),要迁去赣州女儿处养病为由,申请辞职。我姨娘回忆说,“他很聪明,在解放初期,他就将我们姐弟三人送到赣州念书,让我们在赣州参加工作,他自己从53年起也时不时下到赣州的各药店坐诊。其实他早就为全家迁移做好了准备。”同年7月,在征得组织批准辞职后,外公举家迁到赣州,实现了从乡镇到城市的战略转移。





    外公到赣州后先是在建国路国药店任坐堂医师,后在濂溪路自己开彭裕记诊所,1958年诊所改为解放公社医院,外公担任中医师兼业务副院长。期间,由于外公医治好了解放公社办事处陈书记母亲几十年久治不愈的瘰疬病(即颈淋巴结核病),陈书记对外公的为人处世和医术水平有了更深的了解,他多次动员外公入党,外公都以微笑和沉默来婉谢。一次,陈书记为这事专门找到我母亲,要我母亲做工作叫外公写申请书来。母亲回家跟外公说这个事情,外公一笑了之,说,我已经老了……母亲说,他一生对政治不感兴趣,他那时身体也不好,经常失眠,他尤怕加入组织后开会多,占据了他给病人看病和研究病例的时间。给病人看好病是他一生的追求,他始终没有写申请书交上去。

    文革中,外公从不发表自己对时事政治的看法,也不参加任何组织。医院里的人都去“抓革命” 了,他却选择“促生产”,他选择给病人看病来逃避派性斗争,有时碰上全市在广场开万人大会什么的,全医院就留下他一两个人看家,他也是兢兢业业一丝不苟地守在医院给病人看病。他一个中医师,一个名义上的医疗业务副院长,只知道工作,只知道给人看病,从不与人争名争利;一生坚守传统医者的遗风,远离政治,也使得外公政治历史上清清白白,这也维护了他做人的尊严。文革时,当时在医院年纪上了五十岁的十多个职工中,他是唯一一个年龄最大且没有被任何运动揪斗过的老人。

    外公从医53年,他从未间断过一天给人看病,有时逢节假日休息,病人就找到家里来请他看病。为病人看病,从中他获得了心灵上的满足也更获得了人们的尊重。1993年,上犹县的一位老农妇带着自己30多岁的女儿,经过多方打听找到外公家,急匆匆跟外婆说要找彭医师看病,当她得知外公已经去世近十年了,老妇人不禁号啕大哭。外婆问她是怎么回事,她说:现在她女儿也得了她过去得的同样的病,到市人民医院看却说没有治了,要她们回家,而她过去得的这同样的病,却是外公精心给治好的……“彭医师啊,你怎么就走了?你走了我女儿怎么办呀……”那农妇母女就这样一路哭叫着走了……说到这件事,外婆很感叹地说:“你外公行医几十年,想不到人过世了近十年却还是有人记着他!……”









    外公一生勤于编写彭裕南医师临床实录,晚年退休后更是笔耕不停,在家专心立著,直至生命最后。外公一生著书20多卷,其中《临床处方》二册,《验方》二册,《临床病例实录》20本,全都为他临床实验有效之良方,共计有5000多方剂,临床实例3500多例。外公在这些书的扉页写道:“余自幼业医,矢志发扬中医中药,期间参考古今验方,证诸临床,经治不少奇难杂症,因将实验良方,体会心得积成小册,以资参考,俾助自勉。”矢志发扬中医中药,这,正是外公和他们这一代中医人一生坚守传统大医遗风之动力之目的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註冊

本版积分规则

梧桐树|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书法江湖 ( 浙ICP备19028990号 )

GMT+8, 2020-10-31 19:20 , Processed in 0.030739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