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法江湖

 找回密码
 註冊

注册

关闭 浏览当前主题的网友: 总共 0 人, 其中 0 会员, 0 游客
  • 只有游客
点击进入书法江湖商城 捐赠字画、字帖等为书法江湖作为活动奖品 “书法江湖暑假特训营招生简章(2020年7月19日-8月18日) "
查看: 20|回复: 0

为了帝王家的面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7-15 08:42: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註冊

x
    一、

    “回皇上,经过几天的审讯,假公主已经招认了。”

    “噢。”宋高宗赵构点点头:“她是什么身份,何以有胆招摇撞骗到皇家?”

    大臣:“她本是一个出家的尼姑,靖康之难时,流落北方,后被土匪劫持回国。”

    赵构:“她那么熟悉皇宫内事,居然骗过了宫女和太监,这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大臣:“在金兵营中,柔福公主离世后,公主的一个侍女看她与公主容貌颇为相似,就引她为知己,数年共处,讲过许多宫闱秘事。她本是有心之人,就全记在了心中。”

    赵构叹了口气:“难得她有如此心机。”

    跟着眼圈一红:“如果她真是公主该有多好啊。可怜柔福妹妹,早就死于异国他乡了。”

    大臣:“她犯下了欺君之罪,当受腰斩之刑。”

    赵构脸现不忍:“她毕竟曾以公主身份,一慰我多年思亲之怀。难道不能法外开恩,免她一死吗?”

    大臣:“这等妄言欺天,如果不处以严惩,无以应对天下汹汹之情啊。”

    赵构拂了一把泪:“可否免除腰斩,让她少受些痛苦呢?”

    大臣点点头:“既然皇上慈悲,就改判斩首吧。”

    大臣刚要退下,赵构忽地又问了一句:“她在佛门的法号是什么?”

    大臣:“她本名静善。”

    二、

    “静善,静善!”

    在侧殿倾听的韦太后,嘴里念叨着这个名字了,禁不住泪眼模糊,内心里喊着:“这是柔福公主在北国,为保贞洁,自己取的法名啊。”

    靖康年间,金兵攻破汴京,掳走了朝廷重臣共两千余人。亡国之虏,男被虐杀、女受凌辱,是无可逃避的命运。

    但皇室家眷里,年龄最小的柔福公主为了免受侵害,采取了最惨烈的办法:用两只手将满头青丝拨下,以一头一脸的血污,躲过了蛮族禽兽的性侵。

    金人给了女俘两条道路来选择。一是和男人一样,牧马放羊,干粗笨的脏活累活。二是发配到洗衣院,做随军后勤。所谓的洗衣院并非单纯地从事浆洗工作,主要是为金兵提供性服务。

    宋朝的子民通常把节操看得比生命更珍贵,尤其是贵族阶层女子。她们宁可承受肢体上的磨难,也要保留一丝尊严。

    这些选择苦役的女俘,大都受不了艰辛劳作的折磨而香消玉殒。在死去的女人中,就有赵构的王妃和两个侧室。

    但柔福公主却凭着顽强的意志,艰难地存活下来。

    北方的寒风皴裂她的脸颊,冰雪冻伤了她的手足。东奔西跑的放牧,让她一双小脚变得宽大。

    一个偶然的机遇,她被一队人马救回了南方。

    这支武装人数不多,为首的名叫陈忠。他们游荡于宋金边境,不受任何势力支配。在劫掠金人财物同时,也营救被俘获的汉民。

    柔福公主向陈忠说出自己的身世,讲明如果将她送还朝廷,会获得不菲的奖赏。

    经过中介曲折的沟通,柔福公主被高宗派来的太监和宫女验明证实后,以高规格地接回了皇宫。

    至此,公主历经数年磨难,终于脱离了苦海。

    三、

    虽然南渡建国,但赵构的家属却都在金人手中沦落着。他称帝后,遥尊母亲韦氏为皇太后,原配邢氏为皇后。

    直到柔福公主回归,赵构才知道邢氏和两个侧室已经死于金国。但母亲居于何处,柔福也不大了然。

    宋金交恶,凭外交途径显然不能让母亲归国。

    柔福感念高宗思母之情,建议他悬出重赏,通过陈忠之类的小股人马,探察韦氏皇太后的下落。

    南宋虽然弱小,却视这些兵马为流寇。堂堂一国之君,不便与流民暗通款曲。高宗寻母的愿望,只有通过公主来转述、传达。

    在一国茫茫之地找人,无疑于大海捞针。

    但有重金悬赏的激励,有柔福提供的线索,几年之后,还是那个陈忠吉运高照,察查到了韦氏下落,经过一番努力,将她营救回国。

    相比柔福公主身份确定过程的繁复,赵构和韦氏的母子相认就简单多了。

    历经十多年的风雨沧桑,韦氏的皇家风范早就荡然无存。她面目黝黑、皮肤粗糙,更象是一个乡村愚妇。母子团聚抱头痛哭的场面,使得举国子民随之潸然泪下。

    柔福公主与太后的叙旧,更是恍若岁月发生了穿越。

    但是随后发生的事,让这场劫后重生的悲喜剧,突然出现了变故。

    四、

    这一天,韦太后召见了儿子赵构,犹豫了半天,才鼓足勇气地说:“几天前,柔福公主说,我在北国的两个亲人找到了,陈忠已经把他们带到大宋境内。”

    赵构迷惑地:“在金国,您还有亲人?”

    太后语气平和地:“在金国我生了两个儿子,而今五六岁了。他俩都是你的同母弟弟。”

    赵构大惊失色:“母后不要开玩笑啊。”

    太后平静地:“在北国,我被分配到了洗衣院,也就是随军妓院。”

    赵构:“这两个孩子的父亲是谁?”

    太后摇摇头:“我每天接客数十人,哪里清楚。”

    太后痛苦地合上眼:“你想象不到我受的是怎样的苦难。在那里,我整日赤裸着上身,下身只围着一小块兽皮……讲实话,我没有柔福公主的刚烈……”

    赵构不忍听下去:“不要说了。”

    他沉思良久,说:“这两个孩子的来历,如果被国人知道,我们赵家的列祖列宗都会蒙受耻辱。大宋立国之基就要坍塌”

    太后泪流满面:“就没有保全他们的性命的办法吗?”

    赵构坚定地摇头:“不但孩子不能保住,陈忠也得以金人奸细的身份斩杀灭口。”

    他迟疑了一会儿:“你还得指认柔福是冒牌的假公主。只有他们都死了,母后受屈辱的事,才能不被泄露。”

    柔福公主临刑时,韦太后连见她最后一面的勇气都没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註冊

本版积分规则

梧桐树|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书法江湖 ( 浙ICP备19028990号 )

GMT+8, 2020-10-20 08:42 , Processed in 0.031019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