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法江湖

 找回密码
 註冊

注册

关闭 浏览当前主题的网友: 总共 0 人, 其中 0 会员, 0 游客
  • 只有游客
点击进入书法江湖商城 捐赠字画、字帖等为书法江湖作为活动奖品 “书法江湖暑假特训营招生简章(2020年7月19日-8月18日) "
查看: 25|回复: 0

为何不允许克隆?把人看哭的诺贝尔电影《别让我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7-15 08:43: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0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註冊

x
    来源:头条号-好剧榨干日记

    今天讲一部优秀英国电影《别让我走》(2011年),原著小说由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日裔英国作家石黑一雄创作,还有一部日剧改编。

   

    电影版本

   

    日剧版本

    作品氛围比较压抑,讲述了一个克隆合法、克隆人理所当然为医学发展和人类健康捐献器官的世界,一个克隆人经历,一段心碎不已的爱情故事。

    、

   

    因为篇幅关系,我会把故事叙述和剧情解析分成两篇,下一篇文章进行剧情解析,解开疑问。

   

    凯西从小生活在一个寄宿制学校海尔森,学校规定,不能跨越围栏、要注意健康,学生进出需要刷一个手环;

   

    凯西

   

   

   

    他们没有父母,也从不提家人,所有孩子都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因为大家都这样。她还有个好朋友露丝,她们也会像普通女孩一样讨论恋爱和男生。

   

   

   

    露丝

   

    凯西

    凯西注意到一个叫汤米的男孩,他内向却很神经大条,体育课上因穿错校服被男孩子孤立,在他崩溃地大喊大叫时,只有凯西去安慰他,但汤米激动中误伤了凯西,落荒而逃。

   

    汤米

   

   

   

   

    露丝和凯西

   

   

   

   

   

    汤米和凯西

    第二天,凯西见汤米又一个人吃饭,主动坐在了他旁边,汤米羞涩地向她道了歉,两个小孩子慢慢成了有点暧昧的好朋友。

   

    汤米

   

   

    凯西

   

    汤米真是帅到没朋友

   

    学校教学生上课、培养兴趣爱好,他们的作品还会被老师挑选出来展示在艺廊,汤米喜欢画画,但画得很抽象,很难有人喜欢。

   

    汤米

    孩子们还会收藏一种代币,每年特定的时候可以用代币交换玩具、书籍和漂亮衣服等等,这一天又是过节一样的代币兑换日,凯西对那些普通玩具没有兴趣,决定等后面再上来好东西。

   

   

    汤米怯生生地跟她搭话,送给她一个音乐带,是首情歌——《别让我走》,凯西很喜欢,以至于让它陪伴了自己一生。

   

   

   

    诶呀呀太甜了

    新来的老师露西不忍心看孩子们生活在虚假的美好里,特意在课上教孩子们模拟咖啡厅点餐,虽然不知道能不能用上;

   

    露西老师

    她还提前告诉他们真相——他们克隆人长大后不能像电影里的人那样选择自己的人生,而是被安排陆陆续续一次次做器官捐献直到终结。

   

   

   

    他们没觉得多么不公,因为无力改变。当整个世界的秩序就是这样的时候,也只能接受,把这当做自己的责任。

   

    不久,露西老师被解雇了,凯西没心思难过,因为还有件更让她难过的事——露丝抢走了汤米。

   

   

   

    牵手,接吻,这些凯西没敢做的事露丝统统做了,他们迅速成为恋人,凯西很迷惑:

    我不懂露丝为何曾经嘲笑汤米,现在却认定了他;

    据说女生都会欺负喜欢的男生,也许露丝一直喜欢他?

    也许我也应该嘲笑他。

   

    我一直希望他们会分手,就像学校其他的情侣,

    但是他们没有。

   

    凯西(长大后)

   

    汤米和露丝(长大后)

    三个人还是朋友,毕竟凯西当年没有和汤米正式交往,也是,小孩子哪懂那么多呢。

    成年后的凯西和露丝、汤米被送到乡下的房子居住,这也是学校的惯例,他们将在那里等待捐献日的到来,但等多久却说不准,一般会有几年;他们还可以申请做捐献者的照护,但也免不了捐献。

   

    同住的还有已经毕业的另一对情侣,他们已经住了一年,却明显比凯西他们成熟世故。每天的食物都会有人送,他们可以尽情玩耍、看杂志电视,甚至去不太远的地方玩。

   

    另一对情侣

    凯西每天看书,在两对情侣之间独来独往,这天凯西准备去散步时,汤米像小男孩一样紧张地提出同去。

   

    凯西

   

    汤米

    汤米长大了,但还是有股孩子气,在与露丝的交往中也一直处于被动,小时候不显,现在看来汤米稍微有些怯懦。但凯西不怎么在乎,依然把他当好朋友。

   

    但露丝嫉妒心很强,看见他们一起散步就不爽。

   

    凯西偶然看见露丝与汤米亲热,不太好受,而后在垃圾桶里发现一本色情杂志。翻看时,汤米过来,她也毫不掩饰:“别在那杵着,过来同乐啊。”

   

   

    大家都已长大成人,汤米以朋友的口吻笑道:“你喜欢这种玩意儿?这个我早就知道了。”

    汤米见凯西翻得很快,疑惑地问:“你在找什么?”

    “只是看图。” “只是找刺激?” “嗯,对吧。”

    汤米看着未经人事的凯西,引导道:“找刺激不是这么看的,你应该翻得慢一点。”

   

    凯西抬杠:“你哪知道女生的喜好?”

    汤米无奈道:“凯西,你不是在找刺激。”

    凯西不耐烦地把书扔给他:“要不拿给露丝,看看她会不会兴奋。”

   

    这天,露丝突然讨好地来到凯西房间,说另一对情侣出去的时候,偶遇到一个很像露丝的人,他们怀疑那个女白领是露丝的本体。

   

    露丝很激动,忍不住跟凯西分享。对他们来说,本体相当于母亲,或另一个自己,光鲜亮丽的自己。

    即使这种幸福生活与克隆人无关,但好歹可以满足他们的幻想。

   

    露丝打算去看看,想让凯西和汤米陪着,凯西也带着好奇跟去了。

    他们在咖啡厅正襟危坐,甚至不会点餐,幸亏另一对情侣想起一种食物,其他几个随波逐流点了相同的食物,过后都笑了。

   

    那对情侣突然激动地提起一件事:“有人说你们学校如果有人相爱,并经得起检验的话,那对情侣就可以申请缓捐好几年,这种好事你们为什么不说?”

   

    凯西、露丝和汤米很迷茫:“学校有很多传闻,大多都不是真的。”

   

    到达地点时,让人失望的是,那个女人没有那么像。露丝的心情急转直下,拿汤米和凯西撒气,把一直以来的委屈宣泄出来:

   

   

   

    “来之前我就知道不是她!不可能是她!

    我们的本体从来不是这种人,肯定是人渣、罪犯!

    找克隆人选就要找对地方,往贫民窟找,那才是我们的出身。”

   

    露丝愤然离去,凯西和汤米在大桥上待了一会儿,汤米自己倒是不在乎,但不知道怎么安慰凯西,她一向比自己聪明,所以不需要他安慰。

   

   

    凯西看着江水,汤米却深沉地看着凯西,他的眼睛依旧那样纯粹,带着爱慕和胆怯。

   

   

    “我们该回去了”凯西突然说,汤米不情愿地低下了头。

    一天,凯西和汤米散步时提到缓捐传闻的事,汤米相信了。

   

    他思考得很努力,并激动地对凯西解释:

    “我们一直不知道举办艺廊的作用。

    假设传闻是真的,那情侣为了证明自己的爱,可以把自己的画展示出去,来检验内心的爱。”

   

    这个想法有些牵强,凯西有所怀疑地问:“你打算申请吗,和露丝?”

    汤米复杂地看着凯西:“不,那样过不了关。”

    “为什么?”

   

    汤米闭上眼又睁开,用力张大嘴巴却说不出话,直到眼泪快流出来:

    “凯西,你忘了小时候……你入选了艺廊很多作品?但我申请,没有好作品拿出来。”

   

    凯西听懂了言外之意,想假装平静,几行眼泪却流了下来,她匆匆离开,汤米颓然低下头。

   

   

    露丝也许发觉到汤米和凯西的不对劲,神经质的她强迫汤米配合,故意发出声音。凯西心烦意乱地听着隔壁他们的亲热声,带上耳机听那首《别让我走》。

   

   

    半夜,露丝来到凯西房间:

   

    “我知道你的想法,你相信我们会分手。

    但,虽然汤米很喜欢你这个朋友,却没把你当女人。

    他说了色情杂志的事,我们笑翻了,

    他不懂你在做什么,我懂。”

   

    露丝脸上满是恶魔似的报复快感,凯西不禁流下了眼泪,“哦……”露丝像儿时那样怜惜地抚摸她的脸,她却只感到冰凉。

   

    凯西立即申请做照护员,汤米和露丝分手了,那时凯西却已经搬出了乡居。

   

   

    凯西做照护员八年,不知道还能做多久,海尔森学校倒闭了,她以为自己再也不会见到那两个人。

   

    直到这天,她在医院看见了露丝的捐献档案——一旦开始捐献,剩下的日子就不多了。

   

   

    见到凯西时,露丝很惊讶,也很深情,她捐了两次,满是虚弱憔悴,却喋喋不休地说着自己做梦都想见凯西最后一面。

   

   

   

    露丝说想出去看看,“和你还有汤米,两个最好的朋友。”汤米也已经捐献了两次,但身体和精神好多了,起码表面是这样。

   

    他们去找汤米,汤米愣愣地看着凯西从车里出来,两人紧紧相拥,不经提醒却没看见露丝。

   

   

   

   

    三人坐在海边,露丝突然面色惨白地说:“我请你们原谅我……是我从中从中阻挠你们。因为我嫉妒你有真爱、害怕自己落单……那是我做过最差劲的事。我想补偿你们。”

   

   

   

   

    凯西沉默了,心里又何尝不在乎?汤米更是说:“你怎么补偿得了?”

    他们的一生这么短,错过的就永远错过,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

    露丝却很坚持,她拿出一张纸说是学校校长的住址,“你们去找她,申请缓捐。”

   

    凯西说:“这个不靠谱,太迟了,听起来就很傻。”

    “还来得及,你们看了就知道。”凯西没动,汤米接了过来。

   

    露丝回了医院,凯西则来到汤米的住处。原来这些年他一直在画画,而且画得很好,两人偶然讲起色情杂志的往事。

   

   

    “其实是露丝不懂你,她以为你在从上面了解性,但我知道你是在找你的本体。”

    “对……因为那时,我有了性冲动,觉得自己不正常,还以为源于我本体的基因,所以怀疑她在那杂志上。”

    汤米笑道:“现在知道了吧,这是正常的。”

   

    晚上,凯西陪在汤米枕边读书,汤米静静地看着她,难以入睡。凯西起身吻了他,他们紧紧靠在一起,重温旧梦。

   

   

   

    露丝进行了第三次捐献,手术当天就死了。

   

    凯西和汤米决定努力一把,他们拿着汤米的画,去了纸上的地址,那真的是校长的家。

   

   

   

    但事情没有照着理想的情况发展下去:学校选取画作展示在艺廊只是为了证明克隆孩子一样聪明、有才华,想引起人们对克隆人的同情。

    但是学校失败了,人们自私的野心终究战胜了伦理道德,学校倒闭了。

   

   

    没有缓捐这回事,从来没有,但是很多克隆人依然相信,每年都有情侣过来。

   

    汤米失控了,不打招呼就走出来,在回家路上,他让凯西停下车,在空无一人的路边小孩子一样大喊大叫。

   

   

    他们相拥哭泣着,捐献的受益者又过着怎样的生活呢?是不是像他们一样,只是想和爱的人多相处几年?

   

    不久,凯西又看着汤米像她见证过的很多捐献者一样,上了手术台。他坚持注视着她,直到麻醉。他还能坚持一次吗?天哪,让他再活一段时间吧……

   

   

   

    ‘我已经失去他两周了……

   

    我接到通知,一个月后做第一次捐赠。

    来到以前学校的所在地,就像我童年以来失去的一切,都堆积在这儿。

   

   

    如果真是这样,那我一直等,地平线上是否会出现一个身影,靠近变大,直到我认出是汤米。

    他会挥手、喊我……我不能放任自己想下去。

    能和他共度一段时光已经够幸运了。

    我不确定,我们和受赠者的人生是否截然不同;

    生命都会终结,但没人能读懂活着的意义,没人觉得自己活够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註冊

本版积分规则

梧桐树|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书法江湖 ( 浙ICP备19028990号 )

GMT+8, 2020-10-29 13:27 , Processed in 0.045270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