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法江湖

 找回密码
 註冊

注册

关闭 浏览当前主题的网友: 总共 0 人, 其中 0 会员, 0 游客
  • 只有游客
点击进入书法江湖商城 捐赠字画、字帖等为书法江湖作为活动奖品 “书法江湖暑假特训营招生简章(2020年7月19日-8月18日) "
查看: 33|回复: 0

山水十二条屏是“画皮鬼”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7-20 09:02: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0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註冊

x
    《山水十二条屏》是齐白石先生的山水作品之一,谈不上太精彩。个人以为,齐白石先生的山水画其实是他的艺术创作的短板,正是因为他的山水画作有一种特殊的“卡通味道”,这就让他的作品赋予了有别于其他画家的另类风味。通常情况下,齐白石的山水画作,构图非常简单,笔画少,点染稀疏,用墨十分吝啬,写实的成分很少,与自然界的真实情况相距甚远,与传统的中国画也很不一样。这种画,与其说是创新,不如说是有性格,是别具一格的性格,这也是众人追捧的原因之一。

    这组“巨作”在2015年,终于成为了中国历史上头一个突破九亿人民币的拍卖作品。至于花落谁家,至今也是一个谜。这并不重要,拍卖就是一种金融行为,金融只是在乎几位数的事,谁卖的,谁买的,没有公诸于世的义务。对于艺术本身来说,作为艺术研究,搞清楚这幅作品是不是出自于齐白石之手,恐怕没有多少错误。

    图一,2015年,保利拍卖,齐白石山水十二条屏之第一幅—《江上人家》

    因为是细长条屏,长宽比的原因,电脑屏幕的尺幅限制,很困难将绘画以整体的形式做研究。但这并不妨碍将长条状的画作分成两个或三个部分进行演示,对其艺术本身也绝无伤害。尤其是面对构图如此简单,表面上人人都可以挥毫而就的作品,没有细节上的推敲,想要推演是不是出自于大师之手还是出自于普通人之手,没有细节上的用墨比对,显然是不能够成功的。很明显,大多数情形下,齐白石的写意画作是简单的,非常简单。与此同时,他的作品也是效率极高的,三下两下,一挥而就。这种本事,断不可以用整体的方式,期望通过所谓的印象来分出是非的。正如前文所言,此类山水大有“卡通”的味道,这也仅仅是“印象”,具备这种印象的作品,几乎稍有书画基础的人士都可以轻易做到。因此,针对此类作品,比较用墨的基本功,才是找见了大师与常人的区别所在。这与“百步穿杨”之“百发百中”是一个道理。当然,功夫的背后是用笔效率,“惜墨如金”也意味着“刀刀见血”,绝无犹疑,绝无修饰,绝无反复。即便是写意作品,我们依旧可以轻松的还原其当时每一笔的来龙去脉,事实上,绘画元素的可分解性是传统中国画的基本特征,特征之背后往往会折射出其绘画的基本功,也是一个画家的应该具备的体面所在。

    图二,保利拍卖当中齐白石的山的细节



    一共三座山,近处一大一小,远处一座。构图很简单,不是一般的简单。这山与现实当中的山不一样,是想象出来的山,是梦境当中的山。如果不追求笔墨细节,这正是少年儿童的擅长,也是和儿童这个年龄段相匹配的情景。如果作为成年人则无法交代。题诗中表露的惆怅之心没完没了,渺茫,径绝,无助,“炊烟断灭”。而正是桥板通达留下一丝希望。我们无法参透齐白石当日的心绪,对这首诗的理解也仅此而已。但在艺术上,不应该像图中那样,杂乱而无序,在山体的表达上,几乎可以和涂鸦等同。这无疑与艺术无关,更谈不上笔墨线条的质量与否。乱是人人可以做到的,不分年龄和智商。乱不是齐白石的性格,更不是艺术和艺术家的性格。正是因为一个乱,我们就无法还原和拆解其每一次的落笔。其结果,用笔效率就无从谈起了。如果把如此笔墨称之为艺术,那么,应该确信,人人都可以成为艺术家,包括幼稚的儿童在内。就这么简单的作品,如果不能够在用墨“工夫”上显示一把,毫无疑问,这是对不住艺术这个词汇的。

    图三,齐白石先生的“真工夫”。



    浅蓝色的“面包山”,也即后山一用了几笔呢?没错,一共用了五笔,每一笔不但有“形”,而且还要有“界”,这个“界”其实是一条“色界”。每一笔下来和它相邻的另一笔就是通过“界线”来划分的。这是一种落笔之后的自然的留痕,能够自由把控“色界”的画家非常稀少。有了这个“界”遗留,山体瞬间就有了层次,而不是铁板一块。这不容易,这是用墨的高级层次。再看看前山吧,一大一小有两座,先是咖色打底,迎光面留几处斑驳的白,这是山色的明暗表达的方式,留白代表了迎光之明亮。然后呢,随手一挥,二十七根曲线落纸,这前山(大)就算完成了。提醒关注,左侧的栅栏,有一条腰线贯穿,这根线条显然是很高质量的,长而弯曲,这就是大师的味道。

    远山用了五笔,近山呢,除了咖色打底,一共27笔,作为画的上半部分就告结束。这就是用墨效率,这种效率就是手艺,就是艺术功底,国画讲究这个。反过头来,再次回望图二当中的两座面包山,它们用了几笔呢?你能摘出来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原因很简单,它就是涂鸦。涂鸦是想怎么涂就怎么涂,想怎么改就怎么改,哪里有线条可言?涂鸦的笔画是无法分解的。

    图四,“经绝斜横桥板通”。这是齐老的题画诗当中的一句。看看齐老的桥板到底通不通。



    齐白石桥板这一笔下来,桥头,桥尾,弧线拱跨一笔完成,质量之高,令人惊讶。

    图五,欣赏一下拍卖样本当中的“桥板”部分。



    两厢对比,孰优孰劣,泾渭分明了。这是桥板吗?即便算是,是不是千疮百孔?朽木为之?至少线条功夫不在一个能量级上。艺术差距如此之大,忍心把它归咎于白石老人?其实图五当中的水岸在绘画功夫上的差距就更大了,因为害怕受伤,不想赘述。

    山水十二条屏之第一幅-《江上人家》,如果没有比对,没有细节的追究,多数人很难想象出他的“幼稚”的。极其简单的一幅绘画,被推上神坛之后,几乎没有人质疑它的品质,满纸都是连篇累牍的吹捧和拔高。这种被商业利益所绑架,对艺术本身毫无研究的赞美诗,无疑是艺术评论的毒瘤。画皮是要被剥开的,画皮鬼最终要现原形的,谎言说一千遍也变不成真理,除非没有人去揭穿它。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註冊

本版积分规则

梧桐树|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书法江湖 ( 浙ICP备19028990号 )

GMT+8, 2020-10-26 06:39 , Processed in 0.032210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