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法江湖

 找回密码
 註冊

注册

关闭 浏览当前主题的网友: 总共 0 人, 其中 0 会员, 0 游客
  • 只有游客
点击进入书法江湖商城 捐赠字画、字帖等为书法江湖作为活动奖品 “书法江湖暑假特训营招生简章(2020年7月19日-8月18日) "
查看: 79|回复: 0

国产牛奶70年,不得不说的故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7-22 08:40: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0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註冊

x
   

    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二八大杠”可是个好东西,和缝纫机、手表、收音机并称为结婚“四大件”。

    当时工人一个月工资也就三十来块,而二八大杠自行车一辆售价就要一百多。

    在那个时候,有一辆二八大杠,就是身份的象征。

    然而,当时还有另外一个东西,比二八大杠更珍贵——奶票。

    在北京,你甚至可以用两张奶票就换到一辆二八大杠。

   

    因为那是一个中国牛奶极度匮乏的年代。

    1949年,新中国刚成立的时候,我国奶类总产量21.7万吨,人均占有量0.4千克。

    人均0.4千克是什么概念?按照现在一包牛奶的量来看,就是一个人一年连两盒牛奶都喝不到。

    不少农村、城镇的家里都自己养牛养羊,好给家里的孩子和老人喝上一口奶,补充一下营养。

   

    在那个凭票供应的时代,奶票是最难得的票证之一。

    当时北京的奶票一共有红、白、蓝三种,只能保证给部分人群供应:

    小孩子发红票,两岁以下的婴儿每天一斤半,两岁以上的每天一斤;重症病人发蓝票,每天半斤;老人发白票,根据情况而定,一般是每月供奶20天,每天半斤。

    其他人哪怕想喝,那也真的没有。

   

    在那个时候的中国,让全国人都喝上牛奶,是一个遥不可及的理想。

    最早,中国只有几个小型的乳品加工厂,红星奶粉、光明奶粉、三元乳业、南京卫岗等等。

   

    有厂子不是关键,关键得解决奶牛的问题,奶牛不够。

    1949年以来,中国一直在有计划引进高产种用奶牛和冷冻精液,来对奶牛进行筛选、培育。

    但这个筛选和培育的过程是漫长的,新中国早期,大家都在为了吃饱的问题而努力,牛奶毕竟还是比较奢侈的东西,所以经费、环境等诸多方面都有限制。

    到1978年,我国奶牛数量增长到了48万头,年产奶量达到97万吨,乳制品产量达到4.7万吨,约为1949年的50倍,但依然是不够全国人喝的。

    我们用了30年,人均消费牛奶也不过达到了0.9公斤。

    但到了改革开放之后,一切都不一样了。

   

    1

    很多90后小时候喝牛奶的记忆可能都是这样的——自己家门口有一个邮箱一样的小箱子,上面印着牛奶的牌子,箱子有两把钥匙,你一把,送奶员一把。

    送奶员一大早就骑着自行车,带着一大筐玻璃瓶来送牛奶。连瓶带奶,少说也得有个100斤,特别考验骑车人的技术。

    他打开柜门,把你头天放回去的空玻璃瓶子取出来收走,再给你放上一瓶新的。

    这玻璃瓶的牛奶特别鲜,鲜到有时候忘了拿,下午喝的时候味道就有点不太对了。

   

    1978年以后,中国乳业开始全面快速发展。

    一些大的牛奶企业,都是从这个时期开始崛起的:光明、三元、伊利……

    八九十年代,条件稍微好点儿的人家,都会给家里的孩子每天订一瓶牛奶。

    那个时候,企业各自都有各自的固定地盘儿,负责家门口的业务。

    但这种送货上门的奶,都有一个缺陷,那就是保质期特别短。

    这是因为当时中国的加工技术有限,所以牛奶的保质期短、运输半径窄。

    早期的乳业,甚至一直被认为是区域经济,只能用这种挨家挨户送的方式,范围稍微大点就无法保证新鲜了。

    这也是牛奶企业们一直想解决的难题。

   

    1984年,内蒙古扎鲁特乳品厂从瑞典引进了一台超高温灭菌机和无菌灌装机。

    这是国内首次引入灭菌乳生产技术和设备。经过这台设备处理过的牛奶,保质期最好的长达六个月!

    这是一个极为重要的突破,这足以让北方的牛奶卖到南方,原来的牛奶销售模式被彻底打破了。

    不久,北京、上海、天津、南京、武汉、西安等城市,开始先后取消牛奶凭票供应。

   

    1985年,黑龙江乳品厂在黑龙江省安达市建成投产。

    日加工鲜奶能达到200吨,奶粉年产8833吨,还有146吨奶油!

   

    正是在这段时间,伊利和蒙牛诞生了。

    伊利的前身是呼市回民奶食品加工厂。厂长郑怀俊和他的得力干将牛根生一起,不到三五年时间,就让这个小小的工厂利润超出一百万。

   

    1993年,伊利实业股份有限公司正式成立。郑怀俊担任总经理,牛根生担任副总经理。

    牛根生是个营销天才,他负责雪糕业务。他带领大家不断调试口味,研发出了直到今天还很受欢迎的“苦咖啡雪糕”。仅仅一年,苦咖啡雪糕的销售额就破了3亿。

    1996年,牛根生策划了“伊利雪糕进军亚特兰大奥运会”的广告,让伊利走上了中央电视台。

    第二年,伊利雪糕销售额达到7亿元。

   

    靠着雪糕赚来的资金,伊利开始研究起了液态奶。

    牛奶保质期延长之后,还存在问题,就是包装的问题,瓶子和塑料袋的不方便携带,在运输的时候也很怕磕碰。方便喝的还是奶粉,但奶粉又没有鲜牛奶的香气。

    伊利解决了这个问题。

    伊利的董事长潘刚,当年就是负责液态奶的,在他的推动下,1997年,伊利率先在业内引进了两条利乐液奶生产线,开始研发常温奶技术,一下子就把液态奶的保质期延长到了7个月。

    伊利凭借着液态奶,成功脱胎换骨。

   

    利乐公司很聪明,它将价值千万的设备,几乎免费送给了需要包装的乳品企业,还免费教大家使用。

    而作为交换,企业必须选购利乐的包装材料。

    利乐和常温奶,就这样一起走进了公众的视线,赚了个盆满钵满。

    大家那时候见过最普遍的牛奶包装,就是利乐包。

   

    潘刚的事业在伊利节节高升,而另一边却是出走的牛根生。

    关于牛根生出走伊利,有人说他是去进修了,有人说是因为功高盖主被逼走的。

    至于究竟是和平分手,还是愤然反目,恐怕只有当事人知道了。

   

    大家看到的是,离开伊利的牛根生,在1999年创建了蒙牛。

    凭借着在伊利时树下的好口碑,牛根生有无数追随者。大伙有钱出钱、有力出力,迅速帮蒙牛在内蒙开辟了一块立足之地。

    国内各大乳企也纷纷跟进,中国乳业的新时代到了,真正方便喝的液态牛奶成功走进千家万户。

    凭借着常温奶,2003年,伊利一举超过光明这个中国乳业的龙头老大。

    但伊利也没有稳坐头把交椅,凭借着出色的营销手段,蒙牛后来居上,液态奶的市场份额在2003年也超过了伊利。

    就因为这,在超市你没准能经常看见伊利和蒙牛的业务员吵架。

   

    2001年,我国奶类总产量和牛奶产量双双突破1000万吨;2004年突破2000万吨;2006、2008先后突破了3000万吨。

    到2008年时,我国奶类总产量3236.2万吨,已经是1949年的149倍了。

    全国共有乳制品生产企业815家,工业总产值1490.71亿元,销售收入1431.02亿元。

    然而,也是在这一年,三聚氰胺事件爆发了。

   

    2

    2008年9月,位于甘肃兰州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医院泌尿科,又接收了一名八个月大患有肾结石的婴儿。这已经是三个月以来的第14名病例了。

    这14名婴儿中,有90%以上都是患有尿酸胺结石。这种结石非常少见,大多是由营养不良造成的。

    经过进一步检测,医院认为这是因为摄入的脂肪和蛋白含量比例失调,引起代谢异常,导致的肾结石甚至肾衰竭。

    这些婴儿都有一个共同点,断掉母乳之后,用的是三鹿奶粉。

    “三聚氰胺事件”进入了人们的视线。

   

    用了五天时间,国家质检总局在全国开展了婴幼儿配方奶粉三聚氰胺专项检查,并公布了检出名单。

   

    蒙牛、伊利两大乳企赫然在目,其它厂家也都是赫赫有名的乳制品厂家。

    为什么要添加三聚氰胺,一直有两种说法:

    一是由于国标太高,农户们的奶达不到标准,所以就只能在奶里添加所谓的“蛋白粉”;

    二是由于恶性抢奶,供不应求,自然有人突破道德底线。1斤奶兑吧兑吧,翻身不就变2斤了吗?

    但其实,从工业的角度看,源头问题是当时中国乳业的工业化水平不够,导致从奶源上就容易出问题。

    当时的中国企业规模化的牧场少,牛奶的来源多是从养奶牛的散户手里收的,牛奶企业在各地都有奶站。

    以三鹿为例,以当时细节最完整的“高俊杰及其妻子肖玉案”来说,高俊杰夫妻自己开厂子,做“水解动物蛋白”的活儿,但产品质量不好,生意就很差。

    偶然机会下,有人向他出售“蛋白粉”,告诉他合适比例添加到牛奶中后,无色无味,还能“提高蛋白质的含量”。

    高俊杰自己一试,发现果然有效,可以通过蛋白含量检测。于是他开始用麦芽糊精和三聚氰胺,自己生产这种所谓的“蛋白粉”。

    他将这些“蛋白粉”销售出去,几经转手,这些"蛋白粉流入到周边不同的奶站、奶场、奶厅。

    而这些奶站奶场奶厅的人,则是把手中的“蛋白粉”想方设法掺入原奶,通过三鹿的检测,蒙混过关。

    其他的案子多半也是如此。往奶中添加了三聚氰胺的,大多数都是奶源基地负责人。

   

    三鹿集团日后的调查结果里,称是不法奶农为获取更高利润向鲜牛奶中掺入三聚氰胺。

    但这个说法是站不住脚的。

    因为在生奶中添加三聚氰胺使奶源达标,对奶站、奶农都有利。收购牛奶的企业也心知肚明,三鹿没有直接作案,但却纵容了这一切,说自己没责任就是胡扯。

    同时,蒙牛的竞争,对低质奶的收购,其实也有一定的责任。

    完达山总经理刘昊在接受《中国经济和信息化》采访时表示,“蒙牛的人多次找上门来,开口就开出高于市场20%的收购价格……不符合标准被我们拒收的奶,掺了水的奶,蒙牛都会收。”

    恶性竞争奶源,导致了原奶市场的畸形,某种程度上助推了三聚氰胺事件。

   

    “毒奶粉”让大家对中国乳业的信任一落千丈。

    某些企业后续的骚操作更是雪上加霜。

    2012年,西安的大三学生在网上发布《我在内蒙古的十天——蒙牛冰淇淋代加工点实习记录》,将在蒙牛的实习经历形容为噩梦。

    反正用三个字总结一下,就是脏乱差。

    事情在网上爆出后,蒙牛官方核查属实,道歉后并关闭了评论。

    这件事进一步损害了大家的信任。

    虽然当时中国的奶企业,还有不少是合格的,但从几次事件后以后,整个国内奶粉都遭受重挫。

    直到今天,依然有许多家长并不信任国内的奶粉,千方百计想要给自家孩子从国外代购,哪怕不少外国奶粉其实还不如国内的。

   

    2008年,在三聚氰胺事件爆发后,时任蒙牛CFO的姚同山在面对香港媒体的新闻发布会上曾说过一段话:“我们发到香港的产品和出口的产品是一样的,保证比内地(大陆)的产品质量更好、更安全”。

    2011年,这段视频被扒出,在网络上流传。

    2019年,在夏季达沃斯论坛上,蒙牛乳业CEO卢敏在参加访谈时,又说了类似的一段话:“我们总把最好的产品投放到中国香港、新加坡市场。”

   

    但其实,中国乳业的“三同”工程已经实行三年了。

    所谓“三同”的意思就是无论是出口产品还是国内自销商品,在工厂内必须要实行同一生产线、同一标准、同一质量的要求。

    国内国外,一视同仁。

    那蒙牛CEO说这段话就有问题了,如果是真的,那就是违反“三同”工程的要求;如果是假的,那就更尴尬了,除非是翻译问题。

    总之,在公开场合表态对消费者有区别对待,怎么看都是奇葩操作。

   

    也正是在中国乳业信心暴跌的时间里,达能、雀巢等企业趁机迅速进入中国。婴幼儿配方奶粉进口量暴增,垄断了奶粉市场。

    消费者对于国货的信心,就此跌倒了谷底。

   

    这种信心的崩溃到了什么地步呢?有两个著名的案件足以说明问题。

    2018年4月2日,北京作家刘成昆从家中被带走。

    因为刘成昆在个人公众号上连载的小说《出乌兰记》,被指控是在影射伊利。

    写个小说而已,又没指名道姓,怎么就被抓了呢?

    案件刚公布的时候,公众的舆论一边倒,偏帮刘成昆,因为这些乳业在大家心中的形象很差,这个“跨省追捕”的操作也非常难以理解。

   

    然而,刘成昆到案后承认,自己的目的就是编造黑料,吸引粉丝,好把公众号做大。

    这样就有人给他投资广告,可以盈利了。

    这剧情发展让大伙儿是大跌眼镜,最后,刘成昆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

   

    另一起跨省追捕的“被害人”郭玉珍,是山西的奶农。

    她在网上实名发文《内蒙伊利公司如此欺压奶农谁来保护弱势奶农利益诉求》,举报伊利压榨奶农。

    文章中,她指责伊利经常变着法儿苛扣奶站、养殖户的款,还经常罚款。

    而伊利则认为文章内容不实,损害了伊利的信誉。于是,郭玉珍于2018年4月16日被刑事拘留。

   

    这事情刚出来,大家也是本能地反对伊利仗势欺人。然而,根据调查,郭玉珍的丈夫胡善涌,在经营中违反伊利公司的合同,于是伊利决定停止和他的合作。

    为了继续合作,胡善涌多次写下《保证书》《申请书》,并承诺交上罚款10万元。

    但在恢复合作后,郭玉珍却多次向公司索要《保证书》,还说《保证书》是伊利公司胁迫写下的,要求伊利索赔。

    于是,郭玉珍就找人写下了文章。

    最后,郭玉珍承认了一切。她犯损害商业信誉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

   

    两起案件从过程和结果上来看,其实没什么漏洞。

    但从网友们的反应已经可以看出,这种名誉的损失影响有多大。

    正所谓知耻而后勇,某些企业需要好好反思反思,自己在老百姓这里损失掉的口碑怎么补回来。

    3

    三聚氰胺事件后,其实中国乳业整体是有不小的进步的,牛奶企业们纷纷把拥有自己的牧场这件事提上了日程。

    在中国最大的问题是,奶牛不好养。

   

    黄金奶源带,在40-50之间。只有在这个纬度,奶牛产奶才会又快又好。

    在国内,适宜养牛的气候只有东北、内蒙、新疆三个区域,以及西藏和青海的一部分。

    不管是太热了,还是太冷了,奶牛都不好好产奶。

    这几个黄金地带无论是牧场数量还是产奶量,都比其他地方多。

   

    说实话,这几个地方加起来从地图上一看也挺大的。

    但是,愿意养奶牛的人少。因为养奶牛不如养肉牛赚钱。

    奶牛很金贵,不高兴了不产奶,并且产奶期长,还有泌乳期,不是时时刻刻都会产奶的。万一奶牛生病了,这个奶就只能倒掉。

    算下来,牧民们养肉牛更省心省力,赚钱也快。

   

    所以为了保证奶源的安全,中国牛奶企业们只能自己建立现代化牧场养奶牛,并且为了保持奶牛的健康愉快,天天好吃好喝、音乐按摩、空调电扇。

   

    但规模化养殖以后就有新的问题,过去的奶牛,都是用牧草饲养的。草中的醛、烃、酮、酯类等物质,通过牛的消化系统后,会进入牛奶中。

    所以牛奶在喝的时候,就会有特殊的香气。

    这个原理有点像贵州的牛瘪火锅……(不放图了,好奇的同学自己搜索吧)。

   

    现在国内的奶牛饲养,用的是“牛粮”。和什么猫粮、狗粮道理差不多。

    这种粮可以大幅度提升牛奶的质量,比如蛋白啊、脂肪啊之类的含量。

    但是草料带来的香气就少了很多。

    以前的奶好喝,一个是因为草料经过牛胃发酵的香气,一个是因为没有经过“均质”打破乳脂肪颗粒,可以形成奶皮。

    常温奶采用的是高温灭菌,所以香气就更没剩多少了。相对而言,巴氏奶的口味就比常温奶好。

    这也就是为啥大家在推荐牛奶的时候,大多数都会推荐地方奶。

    大伙儿的做法是没错的,比起蒙牛伊利这种广告做的好的,地方奶各项指标未见得差,口味还更胜一筹。

   

    除了开设现代化牧场外,还可以把工厂开到国外去。买下国外的牛,买下国外的地,做好了的奶再运到国内来。

    因为国外地广人稀,适合养牛的地方更多,一来一回,既可以保证奶源质量,又可以保证国内牛奶供应。

    光明在新西兰建了厂,圣元和合生元把工厂建在了法国,

    目前,圣元乳业是法国第一大配方奶粉生产基地,而大洋洲乳业是新西兰第二大乳品企业。

    (法国圣元工厂)

   

    奶源得到了保证,产业相关标准和监管力度也需要提高。

    三聚氰胺事件后,国家卫计委陆续颁布的乳品安全国家标准74项,其中产品标准21项、生产规范标准5项、检验方法标准50项。

    但其中有一个备受大家关注的问题——2010奶业新国标。

    在新版的《生鲜牛乳收购标准》中,生乳细菌总数由每毫升低于50万个,变成了低于200万个。蛋白质含量由每百克不低于2.95克,变成了不低于2.8克。

   

    许多人无法理解,怎么三聚氰胺事件过后,你不提高标准就算了,还能降低呢?

   

    《财经》杂志曾经报道过关于这项标准从讨论到落实的过程,并且采访了新国标建立的参与者。

    曾寿瀛参与过新国标的后期审稿,在他的记忆中,直至2009年8月底,送交农业部与卫生部的审稿中,蛋白质含量标准都是2.95%。

    参加了全部三次讨论的西部乳业协会执行副会长、西南大学教授魏荣禄也说,在会上,50万个、2.95克达成了一致。

    然而出台的标准,却成为了2.8克,200万个。

    这个谜团一直在大家心里:专家们统一确认了的事怎么就变了?

    虽然标准和最后的质量不完全挂钩,因为“生乳”和我们拿到手的牛奶,是有区别的。牛奶经过处理后,蛋白含量还可以达到饮用牛奶的标准。

    但这个标准的无道理的降低,在我们消费者看来心里非常膈应。也没有乳业公司出来解释一下生乳和成品的区别,搞得双方误会越来越大。

    2016年底,国家卫生计生委启动了国标的重新修订工作。2018年,中国农业科学院北京畜牧兽医研究所发布了讨论稿,征询社会意见。

    至于具体怎样,目前还没有结果。

    说不准又会像当初,重新兴起巨大的争议。

   

    除了标准问题,相关的工艺设备也需要加强。

    目前全球最先进的乳制品生产工艺设备,基本都来自中国。

    比如君乐宝有全球唯一一款定制INF009杀菌设备,这台设备在保持牛奶营养风味的前提下,可以将杀菌效率提高数十倍。

    2016-2017年,圣元乳业的产品出口巴基斯坦、土耳其、柬埔寨等东南、西亚国家,并且迅速占领了当地市场。

    在巴基斯坦,圣元旗下的纽滋力多娜系列和纽滋客系列,牢牢占据了前三中的两个位置。

    飞鹤和君乐宝或许再过个两三年,也能杀入榜单。

    在今天这个百花齐放的市场上,大家既不用因为资源不足,就放弃自己的选择,也不需要纵容那些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黑心商家。

    如今,整个中国乳业还有一些问题需要解决。比如某些企业做大了之后傲慢成性的问题,面对质疑不知道摆数据详细回应,只知道给对方扣帽子堵嘴。

    说实在的,中国乳业这些年的进步不小,但是某些企业声誉、口碑之所以长期无法修复,就是因为自己太顽固、太傲慢了,自己抹杀自己的进步。

    回想1984年,中国第一条塑料袋装鲜奶生产线在杭州食品厂投入生产时,日产袋装量只有区区6000袋。

    一切都恍若昨日。

   

    (1986年5月7日,全国第一条保险牛奶生产线,在汉沽农场正式投入生产,与之配套的无毒菌塑料薄膜包装生产线同时投产)

    中国乳业跌跌撞撞走了70年,70年,从无到有,中国乳业经历过挫折、磨难,也曾犯下不可饶恕的错误,也曾有自己的辉煌时刻。

    到现在,中国生产的牛奶,不仅能满足国内14亿人的需求,还能走出国门。

    随着中国人民群众消费的进一步升级,怎样喝到更多高品质的牛奶,又成了这个时代的新问题。

    而这种品质上的“好”,绝不仅仅只是把工业化水平提上去就可以办到的。

    在这一点上,中国乳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註冊

本版积分规则

梧桐树|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书法江湖 ( 浙ICP备19028990号 )

GMT+8, 2020-10-30 21:17 , Processed in 0.033124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