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法江湖

 找回密码
 註冊

注册

关闭 浏览当前主题的网友: 总共 0 人, 其中 0 会员, 0 游客
  • 只有游客
点击进入书法江湖商城 捐赠字画、字帖等为书法江湖作为活动奖品 “书法江湖暑假特训营招生简章(2020年7月19日-8月18日) "
查看: 40|回复: 0

从浙江高考满分作文说起,谈写作的三重境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8-5 08:50: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0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註冊

x
    浙江高考满分作文引发巨大争议,很多人直呼看不懂的文章,凭什么获得满分。有长期从事写作的人,甚至看到这篇文章后备受打击,觉得自己在这位同学面前就像是文盲。

    全文直录如下:

    生活在树上

    浙江一考生

    现代社会以海德格尔的一句“一切实践传统都已经瓦解完了”为嚆矢。滥觞于家庭与社会传统的期望正失去它们的借鉴意义。但面对看似无垠的未来天空,我想循卡尔维诺“树上的男爵”的生活好过过早地振翮。

    我们怀揣热忱的灵魂天然被赋予对超越性的追求,不屑于古旧坐标的约束,钟情于在别处的芬芳。但当这种期望流于对过去观念不假思索的批判,乃至走向虚无与达达主义时,便值得警惕了。与秩序的落差、错位向来不能为越矩的行为张本。而纵然我们已有翔实的蓝图,仍不能自持已在浪潮之巅立下了自己的沉锚。

    “我的生活故事始终内嵌在那些我由之获得自身身份共同体的故事之中。”麦金太尔之言可谓切中了肯綮。人的社会性是不可祓除的,而我们欲上青云也无时无刻不在因风借力。社会与家庭暂且被我们把握为一个薄脊的符号客体,一定程度上是因为我们尚缺乏体验与阅历去支撑自己的认知。而这种偏见的傲慢更远在知性的傲慢之上。

    在孜孜矻矻以求生活意义的道路上,对自己的期望本就是在与家庭与社会对接中塑型的动态过程。而我们的底料便是对不同生活方式、不同角色的觉感与体认。生活在树上的柯希莫为强盗送书,兴修水利,又维系自己的爱情。他的生活观念是厚实的,也是实践的。倘若我们在对过往借韦伯之言“祓魅”后,又对不断膨胀的自我进行“赋魅”,那么在丢失外界预期的同时,未尝也不是丢了自我。

    毫无疑问,从家庭与社会角度一觇的自我有偏狭过时的成分。但我们所应摒弃的不是对此的批判,而是其批判的廉价,其对批判投诚中的反智倾向。在尼采的观念中,如果在成为狮子与孩子之前,略去了像骆驼一样背负前人遗产的过程,那其“永远重复”洵不能成立。何况当矿工诗人陈年喜顺从编辑的意愿,选择写迎合读者的都市小说,将他十六年的地底生涯降格为桥段素材时,我们没资格斥之以媚俗。

    蓝图上的落差终归只是理念上的区分,在实践场域的分野也未必明晰。譬如当我们追寻心之所向时,在途中涉足权力的玉墀,这究竟是伴随着期望的泯灭还是期望的达成?在我们塑造生活的同时,生活也在浇铸我们。既不可否认原生的家庭性与社会性,又承认自己的图景有轻狂的失真,不妨让体验走在言语之前。用不被禁锢的头脑去体味切斯瓦夫·米沃什的大海与风帆,并效维特根斯坦之言,对无法言说之事保持沉默。

    用在树上的生活方式体现个体的超越性,保持婞直却又不拘泥于所谓“遗世独立”的单向度形象。这便是卡尔维诺为我们提供的理想期望范式。生活在树上——始终热爱大地——升上天空。


    包括笔者在内,除了有许多看不懂的国外文人学者的哲理名言,不知出处,不知道所谓以外,甚至文章里面好多中华文字也不知道怎么读,也更不知道准确的意思。是不是应该承认自己学识浅薄以外外,是不是应该对这孩子的啃书功力佩服有加呢?

    非也

    那是不是应该批评其故意卖弄文字,搬洋人牙慧而博取分数呢?

    恐怕也太不尊重别人的辛劳了。

    好吧,那就用中华文学的精华其中一段文字去对比一下,以讨论佳作的三重境界吧。

    引用的文字为李白的:

    静夜思

    床前明月光,

    疑是地上霜。

    举头望明月,

    低头思故乡。

    第一重境界,以简洁优美的文字去说理。

    简单的文字,易于理解:看着门前明亮的月光,真像地上打了一层霜,抬头来看着天上的一轮明月,不由得低下头来思念自己的故乡。就是见物思情,表达了作者在夜里思乡的感情。可谓平实朴素之极,以此清静之景来衬出诗人的寂寞孤单。也传达了中华民族传统的游子思乡观念,哲学上也是论述了人性中的社会属性,在此不展开讨论。

    文字说到底是思想交流的载体,是一种工具,如果能够简单明了的文字去阐明自己的所感所悟,那你就是驾驭了文字。如果要用高难厚重的方式去表达,那就是被文字绑架,成为文字的奴隶。但凡学过一点中文的人,没人能否定这段文字的行文流畅,用诩优美。从另一角度,甚至是在推崇极简主义,以简为美丽的当代。这段甚至小学生也能看得懂的平白的文字,在审美的角度也是不落时代的步伐,不愧为千古绝唱。

    第二重境界,以写景去喻人,以喻人以说理。

    看似是描写一个场景,天上的月光,地上的月影,还有那个半梦半醒中看月色的人,实际是写作者的心事。从作者的心事去传诵一段背后的游子故事,一个恒古不变的思乡情结,来探讨人的归属感,灵魂的归宿,甚至是一种文化信仰。在此也不想展开哲学论理。比之前文以别人的理论说理,局限在别人划定的空间里,再推论出一些似是而非的莫大意义。这种,以真实的现象,写物写景的手法去写人,写理,更让人印象深刻,可想象的空间更开阔,留给人的思考更深远。

    第三重境界,从天上到地上,从地上到人的思想,天人合一。

    明月在天为宇宙之灵,地下月影为大地之像,人见而思为人伦之理。从宇宙的广大影响,到大地的现实印证,到人为之触动而细细思量。是为天地人的关系为一体。文字至此,举重若轻,大道至简,这正是我大中华文化的精髓所在。这篇静夜思才堪称完美作文。

    当然,笔者并非以这首千古诗文的高度去压一个中学生短短几十分钟写出来的作文,甚至不舍用辛辣的文字去讽刺这篇经过高人赞许的满分作文,写作之结果能让众多名家争论,这也足见此文不凡了。

    我倒是要讽刺一下自己,要引用原文于我,有充当字数以博取稿酬之嫌。在现代网文以千字几元的稿费计算。也顺道讽刺一下写静夜思的大文豪李白。这短短的几十个字,如果现在去投稿,恐怕不值一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註冊

本版积分规则

梧桐树|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书法江湖 ( 浙ICP备19028990号 )

GMT+8, 2020-10-28 05:20 , Processed in 0.033529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