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法江湖

 找回密码
 註冊

注册

关闭 浏览当前主题的网友: 总共 0 人, 其中 0 会员, 0 游客
  • 只有游客
点击进入书法江湖商城 捐赠字画、字帖等为书法江湖作为活动奖品 “书法江湖暑假特训营招生简章(2020年7月19日-8月18日) "
查看: 31|回复: 0

金新:《生活在树上》的高分秘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8-6 09:55: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0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註冊

x

   


    ​

    《生活在树上》由“39分”而“55分”而“满分”,侥幸色彩颇为明显,于是乎在网上引发轩然大波。

    有人说是“新八股文”,其实说这话的人什么是八股文都一无所知。所云者乃下三滥般的“九步构思法”“六步成段法””五步成文法””六步构思法”“五步成段法”“新五步成文法”……

    真正的八股文岂是常人所能问津?

    八股与代言有关,八股与文学有关,八股与游戏有关……

    第一个写出八股文的人是创造,后来者“蜂拥而上”的恶性循环模仿使之声名狼藉,此绝非八股文的罪过。事实上,八股文对于初学写作者的“规矩”作用还是显而易见的,梁启超就是个受益匪浅者。

    《生活在树上》与八股文的破题、承题、起讲、入手、起股、中股、后股、束股基本没有关系。

    试赏清人俞樾之《不以规矩》——

    规矩而不以也,惟恃此明与巧矣。(破题)

    夫规也、矩也,不可不以者也;不可不以而不以焉,殆深恃此明与巧乎?(承题)

    尝闻古之君子,周旋则中规,折旋则中矩,此固不必实有此规矩也。顾不必有者,规矩之寓于虚;而不可无者,规矩之形于实。奈之何,以审曲面势之人,而漫曰舍旃舍旃也?(起讲)

    有如离娄之明,公输子之巧,诚哉明且巧矣。(入手)

    夫有其明,而明必有所丽,非可曰睨而视之已也,则所丽者何物也?夫有其巧,巧必有所凭,非可曰仰而思之已也,则所凭者何器也?(起股)

    亦曰规矩而已矣。(过渡)

    大而言之,则天道为规,地道为矩,虽两仪不能离规矩而成形。小而言之,则袂必应规,夹必如矩,虽一衣不能舍规矩而从事。(中股)

    孰谓规矩而不可以哉?(过渡)

    而或谓规矩非为离娄设也,彼目中明明有一规焉,明明有一矩焉。则有目中无定之规矩,何取乎手中有定之规矩?而或谓规矩非为公输子设也,彼意中隐隐有一规焉,隐隐有一矩焉。则有意中无形之规矩,何取乎手中有形之规矩?(后股)

    诚如是也,则必无事于规而后可,则必无事于矩而后可。夫吾不规其规,何必以规?吾不矩其矩,何必以矩?而不然者,虽明与巧有存乎规矩之外,如欲规而无规何?如欲矩而无矩何?

    诚如是也,则必有以代规而后可,则必有以代矩而后可。夫吾有不规而规者,何必以规?吾有不矩而矩者,何必以矩?而不然者,虽明与巧有出乎规矩之上,如规而不规何?如矩而不矩何?(束股)

    夫人之于离娄,不称其规矩,称其明也。人之于公输,不称其规矩,称其巧也。则规矩诚为后起之端。然离娄之于人,止能以规矩示之,不能以明示之也。公输之于人,止能以规矩与之,不能以巧与之也。则规矩实为当循之准。不以规矩,何以成方圆哉!(结束全文)

    但作者一定经过八股文的“熏陶”!

    何以见得?

    俞樾作为清末著名学者、文学家、经学家、古文字学家、书法家,熟知八股文得高分的另一秘诀。你看“起讲”最后一句“而漫曰舍旃舍旃也”之“舍旃”:舍,放弃;旃,或“之焉”合声,或“之”。(其一:《诗经·国风·魏风·陟岵》“上慎旃哉,犹来无止”,马瑞辰通释“之、旃一声之转,又为‘之焉’之合声,故旃训‘之’,又训‘焉’”;其二:《后汉书·张衡传》“或不速而自怀,或羡旃而不臻”,仅相当于代词“之”。)此处意为后者。曲园居士不用通俗的“之”而用冷僻字“旃”,盖因其深知八股文里出现“冷僻字”判卷者往往会加分!

    让我们来看《生活在树上》——

    现代社会以海德格尔的一句“一切实践传统都已经瓦解完了”为嚆矢。

    我想循卡尔维诺“树上的男爵”的生活好过过早地振翮。

    人的社会性是不可祓除的,而我们欲上青云也无时无刻不在因风借力。

    毫无疑问,从家庭与社会角度一觇的自我有偏狭过时的成分。

    那其“永远重复”洵不能成立。

    ……

    “嚆矢”其实就是“响箭”,“振翮”其实就是“振翅”,“祓除”其实就是“去除”,“觇”其实就是观看”,“洵”其实就是“确实”……文章里的所有冷僻字,其实都有更为通俗易懂的表达方式,恕不一一列举。

    鲁迅从小接受八股文训练,所以他的小说《孔乙己》里会有“回”字的几种写法这一细节——

    有一回对我说道,“你读过书么?”我略略点一点头。他说,“读过书,……我便考你一考。茴香豆的茴字,怎样写的?”我想,讨饭一样的人,也配考我么?便回过脸去,不再理会。孔乙己等了许久,很恳切的说道,“不能写罢?……我教给你,记着!这些字应该记着。将来做掌柜的时候,写账要用。”我暗想我和掌柜的等级还很远呢,而且我们掌柜也从不将茴香豆上账;又好笑,又不耐烦,懒懒的答他道,“谁要你教,不是草头底下一个来回的回字么?”孔乙己显出极高兴的样子,将两个指头的长指甲敲着柜台,点头说,“对呀对呀!……回字有四样写法,你知道么?”我愈不耐烦了,努着嘴走远。孔乙己刚用指甲蘸了酒,想在柜上写字,见我毫不热心,便又叹一口气,显出极惋惜的样子。

    汉语里的“回”过去一般只有三种写法:“回”“囘”“囬”;极少有人用第四种写法:外部一个偏旁“囗”中间加上一个“目”字。孔乙己知道“第四种写法”。

    遗憾的是,迅翁冷酷得让自己笔下的孔乙己“连半个秀才也捞不到”……

    幸运的是,《生活在树上》的作者得了个应试满分作文而“曙光在前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註冊

本版积分规则

梧桐树|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书法江湖 ( 浙ICP备19028990号 )

GMT+8, 2020-10-28 07:22 , Processed in 0.031795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