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法江湖

 找回密码
 註冊

注册

关闭 浏览当前主题的网友: 总共 0 人, 其中 0 会员, 0 游客
  • 只有游客
点击进入书法江湖商城 书法江湖转型交易接受捐助字画作品 “书法江湖暑假特训营招生简章(2020年7月19日-8月18日) "
查看: 21|回复: 0

重回大爷时代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8-18 09:17: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註冊

x





    从没想过做他人的大爷。小时候做过几天孩子王,那还是因为老爸当着大队干部,官二代,不是咱小不丁如何了得,是人让咱一头。越往大长,越多了自知之明。自认无雄才大略胆气魄力,就一文弱书生,能服谁?像皇帝老倌那样宵衣旰食,也太累死个人。退而求其次,做自己的大爷,总可以吧?中学时做学霸,埋头读书自傲一把,谁也不管谁。读小说读遍学校图书室,还读到县文化馆和新华书店去,从惊险反特小册子,到砖头厚家事国事古典现代,囫囵吞枣地读,也就只做了个读书的爷。后来落魄回乡,一身的晦气与失意,做定了农民,更不敢称爷,有蛮力有心计的乡邻多的是,你就夹着尾巴做人吧。再后来终于进城了,那时锐气已磨剩无几,但做自己的大爷,底气还多少有一点。尤其这些年,世事如浮云,长江东逝水,做猪最省心(本大爷属猪),想吃就吃,想喝就喝,想睡就睡,想来个圆,不会是个方。关起门来和自己比大,那大爷当得!

    生当作人杰,几乎是人的本能。除了傻子,都会做如是想。写这诗的女诗人李清照,未必心里没有做爷们儿的念想,否则这诗写不写得出来,还是个问题。项羽和刘邦书没多读(唐人章碣诗云:“坑灰未冷山东乱,刘项原来不读书。”),但都是那时的爷,在那个时代,谁肌肉亮到最后,谁才能够成就大爷。所以鬼点子多那么几个的刘邦赢了。项羽丢了面子,还没了里子。不肯过江东,自刎以谢家乡父老,就是明证。要把大爷做到底,何不忍辱负重,卧薪尝胆,以图东山再起?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但请记住:书读少了,眼界难免狭窄,又刚愎自用,忌贤妒能,只凭一身蛮力,要长久做爷,很难。

    看人家做大爷,难免眼热。封建社会是一言九鼎,生死予夺,三宫六院,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现代社会是政治领袖,三军统帅,众望所归,青史留名。但做皇帝得是龙种,五姓旁人就叫僭越,哪怕黄发小儿弱智傻子,一当坐上龙椅,就有人三呼万岁。成就一位现代领袖,所须就非常之多,学识素养,眼界魄力,从善如流,兼爱非攻……非常人所能企及。所以,老特也只是捡了个落地桃子当上总统,还有可能连任,但远不是领袖人物资质。

    这年头,常人更只有自己做自己的大爷了。

    疫情起来,幽居在家,照说正是关起门来做大爷的最好时机。但吃东不敢吃西,闲庭不再信步,半夜时会被恶梦惊醒,哪地儿疫情又起来了,离这里不仅好几条街,还好几十里地,也会怔忡半晌。酒杯倒是照常端着,也只是因为据说可以杀毒,但一个人独饮,没有了前呼后拥幺五喝六,滋味少了许多。何况,猪牛羊肉,也不是随便就吃得起,还别说山珍海味。这爷还怎么做?

    从鼠年春节到农历六月,我都呆家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不好意思,这是怕的。怕万一,怕添乱,怕麻烦,怕冷不丁碰上个无症状。我这辈子就没戴过口罩,难道晚节不保?这一幽闭就是半年多,大姑娘坐花轿,这辈子头一回。

    立秋后第二日,终于未能免俗戴只大口罩出门了,蜷着身子上街了,看这街很是陌生,感觉就是一次重生,让胆大到日龙日虎的人见笑了。

    做回自己的大爷,也不再是往时的那位大爷了。

    想下乡去,看青山绿水,往日说走就走,有啥车坐啥车,有什么店住什么店,有什么吃喝叫店家端上来就是,何等大爷作派!

    现而今先得想好坐什么车。出租车吧!几十里地的车费还掏得起。但这车比公交就安全?刚刚那烟味是别的哪位大爷的?下乡了住哪里?那床缛是哪位爷刚睡过?吃什么?锅里煮的是高温了杀毒了,那碗和筷呢?车去车回吧,出远门只在外呆个小半天,屁股后头跟辆出租,还得伺候开车那小子吃喝,爽得起来吗?

    那就继续宅家里。

    那还当什么大爷?

    想起五代十国时的南平小国。

    梁唐晋汉周,读中学时就会背,但不甚了了。至于十国,除了因为喜欢李煜的词而知道有个南唐,其余也了无所了。关起门来囫囵吞枣读了半天五代十国,终于知晓了个大概。

    这还得从黄巢说起。唐末农民起义领袖黄巢就是个真大爷。至少,他想当个真大爷。有几个版本传黄巢还是小少爷时,就立下了当大爷之志。五岁时陪祖父和父亲游园看花以菊联句,父亲正沉吟间,小黄随口说:“堪与百花为总首,自然天赐赫黄衣。”父亲责怪他多嘴,祖父说,他能诗,只是不知道轻重,可以叫他再写一篇。黄巢很快对了上来:“飒飒西风满院栽,蕊寒香冷蝶难来。他年我若为青帝,报与桃花一处开。”都快神童了。真的假的,爱信不信。后来的事就有案可稽了。郎瑛《清暇录》载:黄巢下第,有《菊花》诗曰:“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这本该是一首状元诗的,比那篇高考满分作文《生活在树上》,单是大爷气,就远甩几条街。

    老陕是个岀爷们儿的地方。唐高祖李渊就出生在六朝古都长安(有说洛阳),后来开创大唐三百年基业。但盛极必衰。到第十七代皇帝唐懿宗李漼这里,却摊上一个好玩的主,与爷相去甚远,疏于朝政,游宴无度,骄奢淫逸,任人不能,奉迎佛骨,招招致命。

    其时全国水旱灾交替,而官家赋税有增无减。王仙芝在河南首倡起义,一呼百应,斩州夺县,一时形成声势。黄巢看得眼热,率七八个子侄及所聚数千人,投奔王仙芝麾下。那时寄人篱下,想当大爷而不得。后来王仙芝战败受死,黄巢手头又有了几杆枪,当大爷的时机终于到来。有多支余部与黄巢会师于亳州,可能黄巢枪杆子更多更硬,众将便推黄巢为黄王,号称“冲天大将军”,改元王霸,大爷气显示无余。

    后来的事,知道的人就更多。广明元年(880年)十二月十二日,黄巢进入太清宫。翌日,于含元殿即皇帝位,国号“大齐”,建元金统。这大爷就做到了极致。

    黄巢做了人家的大爷,大家的大爷。他还为五代十国想做大爷的人铺平了道路。黄巢死后,大唐虽然还苟延残喘了一些年,但国祚难再,终于一蹬腿儿玩完。

    五代时期,群雄割据,有枪便是草头王。

    其中以十国中最小之国荊南(南平)的大爷做得最为有趣。它是关起门来做自己的大爷。一如小时候的我。

    荊南之小,小到养不起一支骑兵军。但做大爷的心不灭。国家总要维持,公务员们开不出工资,谁还为你做事?自家的王室一族,消费更不能少,今天明天只动嘴皮讲节约反浪费,还当什么大爷?财富自己创造不了,难道人家不会送上门来?

    荊南地处要冲,周边的小国要向北方更大的爷纳税进贡,都要借道荊南。这韭菜不割白不割。关卡要冲之地几个人托地跳出来,说这金银财宝是我家爷的了。有怕事而忍气吞声的。人家上头也有人罩着,一时半会奈何不了。有胆大上门索讨的,就嘻皮笑脸,说过去了还是大爷。于是荊南王高大爷被人称为“高赖子”。如果里子比面子更重要时,你会选什么?

    写《北梦琐言》的孙诗人孙光宪,曾经将荊南的大爷从一世辅佐到三世,是有名的三朝元老。关起门来做大爷的主意,是不是孙诗人所出,不得而知。可以知道的是,荊南高大爷们的作派,他不可能不知道。至于三世之后,一代不如一代,到五世高继冲时,做自己的大爷也做不下去了,终于纳地归降于已经统治了大半个中国的陈桥兵变黄袍加身的宋太祖。

    那是个更大的爷。

    而且,不是空口白牙,是真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註冊

本版积分规则

配资公司|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书法江湖 ( 浙ICP备19028990号 )

GMT+8, 2020-9-26 03:31 , Processed in 0.041255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