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法江湖

 找回密码
 註冊

注册

关闭 浏览当前主题的网友: 总共 0 人, 其中 0 会员, 0 游客
  • 只有游客
点击进入书法江湖商城 白谦慎老师著作签名 “书法江湖暑假特训营招生简章(2020年7月19日-8月18日) "
查看: 9|回复: 0

一嫡一庶:朱元璋的两种教子方式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8-25 10:09: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註冊

x
    朱元璋十分注重家族伦理、礼仪的教育,提倡孝道,遵循亲亲尊尊思想,而等级制度又是孝道的重要内容,因此,朱元璋对嫡长子即太子与其余诸子的教育安排各有侧重。

    朱元璋一生南征北战,艰苦创业,最终建立了大明王朝,他深知创业难,守业更难,所以十分重视对皇子的教育。通过栽培皇子,朱元璋力图实现建立一个家天下的高度中央集权的王朝。

    庶子

    朱棣的真实身份

    朱元璋共有26个儿子,16个女儿。《明太宗实录》《明史》等正史记载燕王朱棣之母为马皇后,实则是朱棣于靖难之役后为树立自身合法性而篡改的史实,不足为信。关于朱棣生母大体有5种说法。一是马皇后生5子,朱棣为第四子;二是马皇后生2子,即朱棣与周王;三是马皇后生太子朱标、秦王、晋王、周王,朱棣为达妃之子;四是朱棣之母为元顺帝妃子;五是朱棣之母为碽妃。

    经过古今学者的考证,朱棣之母实为碽妃。明代中后期即有学者对朱棣生母的身份产生疑问,万历时人何乔远曾于南京见到《太常寺志》,该志明确记载朱棣为碽妃所生,这与玉牒记载朱棣之母为马皇后冲突,何乔远一时也无法分辨真假。南京《太常寺志》还记载碽妃在明太祖孝陵配享神位中的位置是“穆位第一”,这更是彰显了碽妃的特殊地位。太常寺作为掌管皇家宗庙礼仪的官署,对祭祀事宜记载的可信度极高。南明弘光朝,名士钱谦益还利用自己身为礼部尚书的便利条件,打开孝陵寝殿一探真假,果如南京《太常寺志》所言。而现代著名史学家吴晗与黄云眉均曾考证过这一问题,都得出碽妃是朱棣生母的结论。

   

    马皇后像

    朱元璋出身贫苦的农民家庭,儿时曾跟蒙馆老师上过几个月的私塾,认得一些字,但远远达不到行文作诗的程度。后来遭遇战乱与灾荒,朱元璋便四处流离,为生存出家于皇觉寺,四处云游化缘,不可能有学习的机会。从军后,随着不断与文人接触、交往,朱元璋的文化水平不断提高,经过十几年的学习,中年后的朱元璋不仅能够写通俗的口语文字,行文作诗不在话下,还精通史书,具备了欣赏、评价文学作品的能力。朱元璋自身的求学经历令其深深明白文化教育的重要性,因而在对下一代的教育方面不遗余力。朱元璋十分注重家族伦理、礼仪的教育,提倡孝道,遵循亲亲尊尊思想,而等级制度又是孝道的重要内容,因此,朱元璋对嫡长子即太子与其余诸子的教育安排各有侧重。这一教育侧重差异,更是深刻地反映了朱元璋对家天下权力的布局,即太子是主理内政的未来天子,其余诸子是镇守各地的帝王助手。太子朱标与燕王朱棣的成长就是朱元璋践行两种教育方式的代表。

    实习政事

    朱元璋对太子朱标的培养

   

    朱元璋与马皇后的陵墓——明孝陵(明楼)

    自秦始皇确立皇帝制度以来,皇位继承制度一直是一朝的关键制度之一,对政局稳定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朱元璋在明朝立国前就对皇位继承有所考虑,元代皇位继承的混乱给他留下深刻的教训:

    大德废长立幼,泰定以臣弑君,天历以弟鸩兄,至以弟收兄妻,子烝父妾,上下相习,恬不为怪。其于父子、君臣、夫妇、长幼之伦,渎乱甚矣。

    因此,朱元璋明确确立了嫡长子继承制度。在封朱标为皇太子的册文中,朱标的嫡长子身份被充分强调:

    国家建储,礼从长嫡,天下之本在焉......今基业已成,命尔标为皇太子。于戏!尔生王宫为首嗣,天意所属,兹正位东宫。

    而太子的品行又与国势的兴衰密切相关,因此在诸子中,朱元璋对太子朱标的培养最为尽力。朱标生于至正十五年(1355),在朱元璋为吴王时,被立为世子,洪武元年(1368)正月被立为太子。

    朱元璋十分注重太子德行的培养。早在朱标六岁时,朱元璋就令其跟从名儒宋濂学习经学,立国后,又为朱标配置一帮德高望重的文武大臣作为东宫官属,其中不乏刘基、章溢等知识渊博之人。

   

    宋濂像

    朱元璋曾对太子宾客王仪等人说:

    朕命卿等辅导太子,必先养其德性,使进于高明。然后于帝王之道,礼乐之教,及往古成败之迹,民间稼穑之事,朝夕与之论说。日闻谠言,自无非僻之干。积久以化,他日为政,自然合道。卿等勉之。

    又教育朱标道:

    天子之子与公卿士庶人之子不同。公卿士庶人之子系一家之盛衰,天子之子系天下之安危。尔承主器之重,将有天下之责也,公卿士庶人不能修身齐家,取败止于一身一家,若天子不能正身修德,其败岂但一身一家之比?将宗庙社稷有所不保,天下生灵皆受其殃,可不惧哉!可不戒哉!

    在如此强调品行的教育下,朱标与朱元璋严刑峻法的形象形成剧烈的反差,仁爱宽厚,多次为犯错的弟弟们求情,在诸王中威信极高。

    在朱元璋来看,强调德行教育是远远不够的,更重要的是磨炼太子治国理政的能力。为此,朱元璋早早就让朱标主持部分祭祀活动,之后更是令其直接参与处理政务。

    “国之大事,在祀与戎。”祭祀作为古代最关键的两件大事之一,意义之重要不言而喻,而古代祭祀的对象多种多样,从天地、宗庙到自然山川。朱元璋为历练太子朱标,主要令其主持祭祀皇陵与祖陵。在朱元璋还是吴王时,就有意让身为世子的朱标祭祀皇陵。吴元年十月,13岁的朱标奉命率领弟朱樉回凤阳老家祭祀祖父母之陵寝,沿途所经过郡城城隍庙、山川之神,皆祭以少牢。当然,此行不仅仅只是为祭祀这么简单,朱元璋还有更深刻的意图:

    儿生长富贵,习于晏安。今出旁近郡县,游览山川,经历田野,其因道途险易以知鞍马勤劳,观闾阎生业以知衣食艰难,察民情好恶以知风俗美恶,即祖宗所居,访求父老,问吾起兵渡江时事,识之于心,以知吾创业不易。

    的确,朱元璋诸子生长于深宫,从小就享受着衣食无忧的优越生活,父亲儿时颠沛流离、饥寒交迫的生活对他们来说已是很陌生的事情,朱元璋希望通过祭祀祖先令太子体会到创业之艰辛,更利于其坚定守成之决心。此外,诸如祭旗纛、摄北郊等祀礼也由朱标主持,而祭祀天地、宗庙、社稷等重大祭祀活动,朱标必定会在场旁观。朱元璋如此安排,无疑是在培养太子的参政意识和经验。

    最能体现朱元璋对朱标予以重大期望的是,自洪武十年(1377)始,朱标被允许参与政务,“令自今政事并启太子处分,然后奏闻”。对这一安排,朱元璋解释道:

    自古创业之君,历涉勤劳,达人情,周物理,故处事咸当。守成之君,生长富贵,若非平昔练达,少有不谬者。故吾特命尔日临群臣,听断诸司启事,以练习国政。惟仁不失于疏暴,惟明不惑于邪佞,惟勤不溺于安逸,惟断不牵于文法。凡此皆心为权度。吾自有天下以来,未尝暇逸,于诸事务惟恐毫发失当,以负上天付托之意。戴星而朝,夜分而寝,尔所亲见。尔能体而行之,天下之福也。

    朱元璋之勤政,古今罕见,尤其是废除中书省后,朱元璋亲自处理的政务更多。吴晗先生曾统计过,自洪武十七年(1384)九月十四日至二十一日,八天时间里,朱元璋看了1660件奏札,共处理3391件事,平均每天要处理400多件事,可谓是起早贪黑,“戴星而朝,夜分而寝”并非虚言。朱元璋之所以令朱标参与政务的处理,既是锻炼其执政能力,也是早早让其体验执政之不易。

    另外,朱元璋自建国后,一直抱有更换京城的想法,一度要将凤阳老家作为都城,甚至付诸了实践,在凤阳大兴土木,然而,凤阳的格局注定其无法承担京城的重任,这一设想未能兑现。朱元璋又把目标转向历史名城西安,洪武二十四年(1391)八月令太子朱标前去观察风俗,衡量建都的可行性。在文武官员的护送下,朱标启程,然而刚渡江,天象有变,朱元璋连忙传谕太子:

    尔昨渡江,震雷忽起于东南,导尔前行,是威震之兆也。然一旬久阴不雨,占有阴谋,宜慎举动,严宿卫,施仁布惠,以回天意。

    其中蕴含着父亲对爱子的深切关怀。朱标回京后,献上了西安的地图,但身染重病,病中还向朱元璋表示了自己对于建都的看法。遗憾的是,次年四月,朱标不幸病逝。

    对于朱元璋而言,朱标的病逝是一个无比沉重的打击,不仅是因为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痛,更是因为丧失了自己倾注心血培养的皇位继承人。朱元璋对太子成为一名德行出众、守成有功的君主的期望,伴随着朱标的逝世而破灭。

    朱元璋生活的时代距今已有600多年之久,但朱元璋立人树德、对子不过分宠爱、放手历练,培养孩子的实践能力的教子方式对今人仍有些许启示。

    前文链接:

    练兵防边

    朱元璋对朱棣的历练

    朱元璋在大兴冤案,对功臣,尤其是武臣大肆屠杀的同时,安排皇子们或是前往北方边疆守边,或是派往内地重要城市驻守。燕王朱棣就是在北方守边的诸子之一。朱棣生于元至正二十年(1360),洪武三年(1370)被册封为燕王,这注定朱棣未来要在北方一展拳脚。洪武九年(1376),朱棣跟随太子朱标前往凤阳,讲习武事,同年,朱元璋为朱棣操办了婚姻大事,为朱元璋立下赫赫战功的大将军徐达成为朱棣的岳父。四年后,朱棣正式前往他的封地北平,入住了大元政权留下的皇宫,这显然超过了礼制的规定,而朱元璋对此安排的解释是燕王府用大元皇宫就不需要另外施工建设新宅了。

   

    明成祖朱棣像

    朱棣作为北方藩王,其主要任务就是守边。元朝在中原的统治虽然被推翻,但北元政权依旧存续于长城以北地区,双方不时交战,却均无法占据压倒性优势。朱棣所在的北平,既是元朝故都,又是距离北元政权所在地最近的要地,因而军事压力较秦王、晋王更大。朱棣抵达北平最初的几年,军事活动都是由岳父徐达主持,而洪武十八年(1385)徐达去世后,朱棣逐步地承担起守边的重任。为实现这一目标,朱棣在北方或是主动出击北元,或是积极提兵备边。正是在这种环境下,朱棣日渐成长,在诸子中显露头角。

   

    徐达像

    洪武二十三年(1390),朱元璋为给予北元沉重的打击,决定北征,命燕王朱棣与晋王朱棡担任主帅,分别带领北平与山西的兵马出征,而为他们保驾护航的还有身经百战的颍国公傅友德、南雄侯赵庸、怀远侯曹兴、定远侯王弼、全宁侯孙恪等将领。为确保出征顺利,朱元璋特意将从降敌口中得到的情报传达于朱棣、朱棡 ,而朱棣也没有辜负父亲的期待,在这次北征中大放异彩,大获全胜。朱棣趁着大雪天气,攻其不备,成功降服了北元平章乃儿不花,而兄长朱棡在这次行动中表现得无足轻重。

    当然,朱棣此次出征的表现存在被史臣美化、夸大的嫌疑,但此战后归附明朝的北元降将皆归朱棣调遣,并得到了丰厚的奖赏,燕王的能力毫无疑问得到了朱元璋的肯定。洪武二十九年(1396),朱元璋认为蒙古有再次入犯的可能,令朱棣第二次北征。这次北征历时较短,小有斩获。朱元璋安排朱棣北征,是对其领兵作战能力的历练,而朱棣也成功抓住了实战的机会,展示了自己的军事能力。

    朱元璋并非穷兵黩武之人,对北元的战争适可而止,因此,更多的时间朱元璋令朱棣提高警惕,积极备边。洪武三十年(1397)后,朱元璋迈入生命的尾声,由于太子朱标早逝,且自己坚持嫡长子继承制度,年轻的皇太孙朱允炆已被确立为皇位的合法继承人,而战绩赫赫的武臣经历过“胡蓝党案”后,已所剩无几,根本无法对朱家政权构成威胁。故而,防备北元成为朱元璋的重中之重。次子秦王朱樉已于洪武二十三年去世,三子晋王又于洪武三十一年(1398)三月先于朱元璋离世,朱棣无疑日益成为北方守边的核心人物。

   

    明长城

    朱元璋多次对朱棣下达敕书,要求积极备边,并不断向其传授备边要诀与带兵要领。洪武三十年四月初三,朱元璋授朱棣“备边十事”,对侦察敌情、物资供给等事宜进行详细的指导。洪武三十年七月,朱元璋告诫朱棣,务必要严明军纪、赏罚分明:

    夫用兵之道,在明号令,号令既出,难以姑息,违者必正其罪,师出以律故也。使军将信其事而无违,或临战阵、或近敌垒,庶不失机,少有姑息,诸军必慢,其将视以为常,误事不可胜言。故用兵必严号令,使赏罚明。赏罚既明,摧坚抚顺,易为成功。近左护卫千户李璿奏,山海卫指挥黄佑故慢王令,如此之人,苟不明罚示众,何以号令三军、以一众志乎?近闻发往开平赎罪指挥千户及卫所镇抚,鬻所乘马骡徒行,将何以扬威武而制胡人哉?勅至,即罪黄佑于开平。以徇卖马骡者系送京师。

    洪武三十一年(1398)四月,朱元璋告诫朱棣不可贸然出师,并传授领兵作战的经验:

    迩闻近塞烽火数警,此胡虏之诈。彼欲我师出境,伏兵邀我也,不可堕其计中。烽起之处,人莫宜近,虽望远者,亦须去彼三二十里。今秋或有虏骑南行,不寇大宁,即袭开平。度其人马不下数万,岂可不为之虑?可西凉召都指挥庄德、张文杰、开平召刘真、宋晟二都督,辽东召武定侯郭英等会兵一处。辽王以都司及护卫马军悉数而出。北平、山西亦然。步军须十五万,布阵而待。令武定侯、刘都督、宋都督翼于左,庄德、张文杰、都指挥陈用翼于右,尔与代、辽、宁、谷五王居其中。彼此相护,首尾相救,使彼胡虏莫知端倪,则无不胜矣。兵法示饥而实饱,内精而外钝。尔其察之。

    一直至朱元璋生命的最后一道敕书,仍在告诫朱棣对边事不可松懈:

    朕观成周之时,天下治矣。周公犹告成王曰“诘尔戎兵”,安不忘危之道也。今虽海内无事,然天象示戒,夷狄之患岂可不防?朕之诸子,汝独才智,克堪其任。秦晋已薨,汝实为长,攘外安内,非汝而谁?已命杨文总北平都司、行都司马军,郭英总辽东都司并辽府护卫,悉听尔节制,尔其总率诸王,相机度势,用防边患,又安黎民,以答上天之心,以副吾付托之意。其敬慎之。勿怠。

   

    明代骑兵

    朱元璋对朱棣等人同样注重品德教育,从小也为他们配置了良师,但诸子在年纪尚轻之时就离开父母,前往各地之藩,未能如太子般一直留在父亲身边接受监督,未免会有所过失。在朱元璋看来,作为藩王,镇守边疆、协助皇帝更为关键,尤其是在北方守边的诸王更是责任重大。因而,对朱棣等人如何带兵打仗,朱元璋是丝毫不敢松懈,持续不断地传授经验和兵法。朱棣在诸子中,承受的军事压力最大,但也是表现最为出众的,这一方面因为朱棣自身的谨慎,另一方面也离不开朱元璋的谆谆教导。

    巩固家天下

    朱元璋教子的目的

    朱元璋对太子与亲王不同教育的侧重,与其对家天下的设想密切相关。在分封诸子时,朱元璋强调“朕惟帝王之子,居嫡长者必正储位,其诸子当封以王爵,分茅胙土,以藩屏国家”。这不仅确立了长幼尊卑,还明确了太子与其余诸子的政治前途。朱元璋秉承嫡长子继承制度,将朱标视为皇位的唯一继承人,对朱标的培养都以未来皇帝的要求为标准,而其余诸子则只能是太子的帮手。由于朱元璋并不信任异姓将领,为巩固朱家天下,同时减小皇子间争夺皇位的可能,朱元璋将其子派至各地做藩王,予以军事权力。朱元璋如此一内一外的安排,希望凭此永保朱家江山。

   

    明代的军旗

    朱元璋对朱标的栽培倾尽心力,希望他能成为一位合格的继任者。经过朱元璋的历练,朱标在处理朝政时多展现出宽厚、仁爱的一面。文学大家宋濂因牵涉胡惟庸党案,一度要被朱元璋诛杀,朱标得知后,力保宋濂不死;秦王、晋王、周王屡有过失,朱标均出面为其求情。方孝孺称其“盛德闻中夏,黎民望彼苍”并不为过。然而天不遂人愿,洪武二十五年(1392)四月,朱标病逝,这令朱元璋痛不欲生。朱标的陵寝位于孝陵东侧,俗称懿文太子墓。皇帝陵寝的祭祀是一年之中九次大祭,而懿文太子墓却是一年十次大祭,祭祀规格甚至超过了朱元璋的孝陵。一种说法是因朱元璋过于疼爱朱标,才立下的这般规定,即便是朱棣夺位后,费尽心机地削弱朱标的影响,也不敢降低懿文太子墓的祭祀规格。

    朱元璋对朱棣的磨炼亦收到了显著的成效,朱棣凭借守边、征战,具备了出色的军事才能,成为一位能够独当一面的藩王。朱棣深受其父勤勉爱民作风的影响,执政后勤于政事,文治有成,然而他并非如朱标那般仁厚,反而继承了父亲性格中心狠手辣的一面,对待建文遗臣的手段比之朱元璋屠杀功臣有过之而无不及。虽然朱元璋设想的嫡长子继承制度被朱棣以“清君侧”名义破坏,但也正是朱元璋的有意培养,才使朱棣能够成为一代有作为的君主。

    朱元璋生活的时代距今已有600多年之久,但朱元璋教子的方式对今人仍有些许启示。首先,立人树德,对德行的强调是朱元璋教子的重要内容之一。在这方面,朱元璋不分嫡庶均为诸子配置了良师,教授儒家经典,在培养学识的同时,更希望孩子学习传统文化提倡的优良品德。其次,对子不过分宠爱。朱元璋出身贫寒,深知底层艰辛,在为诸子提供优越生活条件的同时,更是注重忆苦教育,多次派子前往凤阳老家,使他们明白创业之艰难,虽贵为皇子,亦不能沉溺于富裕的物质生活之中。最后,放手历练,培养孩子的实践能力。不管是令朱标参与处理政务,还是任命朱棣出征北元,均着重锻炼孩子相应的实践能力,在摸爬滚打中逐步成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註冊

本版积分规则

配资公司|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书法江湖 ( 浙ICP备19028990号 )

GMT+8, 2020-9-20 03:43 , Processed in 0.035778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