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法江湖

 找回密码
 註冊

注册

关闭 浏览当前主题的网友: 总共 0 人, 其中 0 会员, 0 游客
  • 只有游客
点击进入书法江湖商城 白谦慎老师著作签名 “书法江湖暑假特训营招生简章(2020年7月19日-8月18日) "
查看: 7|回复: 0

从阳光正直到狠心杀妻,林平之如何走向疯狂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8-28 07:05: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註冊

x
    开始阳光正直,最后狠心杀妻,林平之是如何一步步走向疯狂的?

    提起林平之,大家第一印象是什么?

    是极端、杀伐残酷、狠辣到没有心肝肺的那种?

    还是阳光正直、锦衣玉食、让人羡慕的天之骄子的那种?

    相信一想起林平之那尖锐刺耳的嗓音,以及挥刀自宫的疼痛感,不少人都会心底泛起丝丝寒意,只怪这个印象太深刻了,很容易忘记了原来的林平之的样子。还包括林平之和师妹岳灵珊的比肩齐眉和出双入对,也是让很多人相信这是一对珠联璧合的鸳鸯,谁会想到为了投靠左冷禅,林平之会薄情寡义到杀妻纳投名状。

    我们都知道,林平之的一生简单说可以分为两部分:就是以遇到岳不群作为分水岭。之前 的林平之是其本人本性,之后的林平之只不过是在演林平之这个人而已,直到辟邪剑谱练成,大仇终于能够得报,才把隐忍多年的仇和怨都释放了出来。

    我们看看刚出场的林平之:

    “林平之相貌像他母亲,眉清目秀,甚是俊美。”

    去到外公家,换上新衣服出来也有一处描写:

    “他本来相貌十分俊美,这一穿戴,越发显得富贵都雅,丰神如玉。”

    一个男孩子,眉清目秀不说,俊美到像一个女人,可见其相貌,说是貌比潘安不为过。

    可是锦衣玉食惯了,对于江湖的险恶却从没有经历过。比如打猎归途,熟悉的酒馆换了老板这种事,作为一个酒馆的常客来说,即使不懂内情,总归是能有所耳闻吧?被其误杀的余家公子,明明一眼看去透着古怪,心里也只是一番嘀咕:

    “这两人文不文、武不武的,模样儿可透着古怪。”

    甚至借劳德诺之口,暗示和小师妹多次暗访虎威镖局,以为林公子这是找上门来点破。意思就是但凡有点经验的老江湖,从走进小酒馆就应该开始戒备了。

    书中几次三番的把诸多疑点呈现出来,但是丝毫没有引起这位公子哥的提防,反而因为一个酒家女兴起杀了余家公子,对江湖险恶的全无预估不说,还为了酒家女出头杀人,既有林平之单纯鲁莽的一面,也有其侠义心肠的一面。

    得知父母已遭不测,一路尾随青城派众人,终于有了机会的林平之选择了放弃:

    “我此刻偷偷摸摸的杀此二人,岂是英雄好汉的行径?”

    看到了没,哪怕掠走父母的敌人就在眼前,还是觉得趁人之危不是好汉行径,多么阳光正直的一个少年啊!

    此时的林平之可以说,一只脚已经踏进了江湖,对于江湖的险恶开始有了初步的认知,所以尽管还留存着公子哥的作风,但是为了父母,知道忍着臭味,扒了死人衣服乔装打扮,一路跟随华山众弟子,混进了刘正风金盆洗手的宴席上。

    在之后遇到了木高峰,心思已经开始有了松动,深受重伤之下,不再顾忌风骨颜面了:

    “大丈夫小不忍则乱大谋,只须我日后真能扬眉吐气,今日受一些折辱又有何妨?”

    林平之此时向木高峰的屈膝一拜,是其作为公子哥所残存的傲气和坚持开始松动的开始,因为即便如此,在当余沧海出手要伤害妓院里的令狐冲的时候,他还是仗义执言的脱口而出:

    “以大欺小,好不要脸!”

    面对木高峰的种种威逼利诱,不光起疑,还多了一份警惕之心,心中已然明白了此人心狠毒辣,不怀好意。

    故事发展到这里,可以说若不是令狐冲的种种行为太有戏剧性,吸引了大家的注意,说一个阳光正直,颇具侠义的翩翩少年,惨遭灭门后得遇名师忍辱报仇的传奇即将展开,并不为过。

    但是,五岳剑派之一的华山掌门人,江湖人尽皆知的“君子剑”岳不群,经过精心密谋许久的未来老岳父,此时出现在了林平之的面前。俗话说“哀莫大于心死”,能让一个人心里了无牵挂的义无反顾的走上一条不归路,与其说是父母的深仇大恨造成,倒不如说是岳不群的“伪君子”行径,彻底让林平之的三观崩塌了。

    入了华山派,拜入岳不群门下的林平之,能够天天扒在悬崖下偷听岳不群夫妇的对话,最终功夫不负有心人,终得家传的《辟邪剑谱》。这期间,包括了对于岳灵珊的全身心投入,估计这份爱情也要打个引号,因为他十分清楚,只有搭上了岳灵珊这个护身符,自己的生命才有三分保障,岳不群也没有料到,当初让女儿接触到林平之,仅仅是出于对辟邪剑谱的垂涎。林平之对于岳灵珊的付出,何尝不是如此呢?

    最后林平之杀木高峰,手刃余沧海,余氏父子都死在了林平之手上。这时候,大仇得报的林平之才把多年来的故事向岳灵珊娓娓道来,期间面无表情,要么“冷冷的说”;要么“咬牙切齿”;要么“又是一声冷笑道”;全程可曾见其对岳灵珊有一丝夫妻情义?对于过往这个岳父大人可曾还存有一丝善念?

    多年来处处提防岳不群,时时防备着身遭不测,哪怕眼瞎了,还是要把一腔怒火发泄出来,所以岳灵珊提到岳不群,林平之气忿忿的说:

    “余沧海、木高峰,哼哼,岳不群,有甚么分别了?”

    于是,在遇到岳不群之前,林平之阳光正直的翩翩少年,明明明眸皓齿,却看不清这纷乱险恶的众人;终于最后眼睛瞎了,对于身边的众人却早已看透,瞎与不瞎,又有什么区别呢?

    岳灵珊的一片痴心,面对林平之多年的隐忍,多年的忍辱负重,积压的冲天怨气化作了一片枉然。面对另一个还可以利用的左冷禅伸出的橄榄枝:林平之一句轻描淡写的“我是要向左掌门表明心迹”,岳灵珊也就此香消玉殒。

    或许之前的那个林平之,在其祖宅里早被岳不群亲手杀了。

    “岳不群一剑砍在我背上,我受伤极重,情知无法还手,倒地之后,立即装死不动。”

    这一剑虽然没有杀死林平之,但是之后的林平之,早就换做了另一个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註冊

本版积分规则

配资公司|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书法江湖 ( 浙ICP备19028990号 )

GMT+8, 2020-9-20 01:59 , Processed in 0.031219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