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法江湖

 找回密码
 註冊

注册

关闭 浏览当前主题的网友: 总共 0 人, 其中 0 会员, 0 游客
  • 只有游客
点击进入书法江湖商城 白谦慎老师著作签名 “书法江湖暑假特训营招生简章(2020年7月19日-8月18日) "
查看: 7|回复: 0

井底的世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8-31 08:44: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註冊

x
    一只小老鼠脚下一滑,扑通掉进了一口井里,脑袋重重地撞在水面上溅起了水花,又呛了几口水,就晕了过去。不知过了多久,待它睁开眼睛一看,见自己躺在井底的一个大青石上。它细致打量着四周,见这是一口深约三丈、口有两尺、呈葫芦形的井,井底的中间是一个圆形的水潭,也就五尺宽两尺深,水潭的四周是青石砌起来的平台,平台上有蛤蟆、蚂蚁、蜗牛、蛐蛐等爬来爬去。

    “报告大王,它醒来了!”蛐蛐朝井壁的一间像窑洞似的房间喊了一声。

    “呱呱,你怎么到这里来啦?”房间里传出像青蛙的声音。

    老鼠这才看到幽暗的房子里的椅子上坐着一只肥硕的青蛙,铜铃一样的眼珠子正瞪着自己,下巴的肌肉不停地动着,似乎想吃东西,老鼠反倒有点害怕了。

    青蛙椅子旁边站着一只蝎子,恶狠狠地对老鼠说:“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这是井蛙国,这是蛙王。老实交代,到这里来干什么?!”周围的蛤蟆、蛐蛐等也是一副戒备的神色,看样子老鼠是一个不受欢迎的来客。老鼠忙道歉说:“很抱歉,我路过不小心掉了下来,误入宝地,打扰了。”

    “那你可愿意加入我们井蛙国?”蝎子问。

    老鼠望了望三丈深的井和光滑的井壁,心想自己是爬不上去了,随遇而安吧。便说:“我愿意。”

    蝎子让老鼠向蛙王行了三跪九叩之礼,又举起右手宣誓效忠蛙王和井蛙国,便算是加入了井蛙国。

    蛙王似乎看出了老鼠的心思,一只青蛙怎么能为王呢?便对老鼠说:“你可听说过一首咏蛙的诗:‘独坐池塘如虎踞,绿荫树下养精神。春来我不先开口,哪个虫儿敢作声?’本蛙就是百兽之王,是井蛙国的龙头老大!”

    老鼠差点笑出声,你是百兽之王,那把老虎狮子往哪里放呢?可在人屋檐下怎能不低头,忙说:“是是是,您是百兽之王,万物的灵长。”

    蛙王满意地笑了。

    “大王,咱们顿顿吃黄菜叶子烂菜帮子,饿得我都皮包骨头了。”蛤蟆有气无力地说。

    “这里很潮湿,我的关节都发炎了,一爬就疼痛难忍。”蚂蚁揉着膝盖说。

    “这里的腐臭味也很难闻,我都不敢探出头来呼吸。”蜗牛把头从壳里探出来说道。

    当着不速之客的面说这些,蛙王很生气,训斥道:“你们总是说这不好那不好,世上有十全十美的地方吗?能让你们活着就是对你们最大的恩赐,你们还要咋的?”

    “这里挺好呀,瞧我,玩得多开心呀。”水蜘蛛在水面上说,它那纤细的脚在镜子似的水面上滑行着,不时做着优雅的动作。

    “我也觉得不错,潭里也没有大风大浪,我多优哉游哉啊!”小鱼将头伸出水面说道。

    蛐蛐叫了两声说:“其实呀,这里再好不过啦,冬暖夏凉,衣食无忧,也没有狼虫虎豹的袭击,真是我们动物的天堂啊!再者说啦,人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咱们怎能说咱们井蛙国的坏话呢?”

    蛙王听了蛐蛐的话,投来赞许的目光。

    蛤蟆说:“我没有说咱们井蛙国的坏话,我只是说生活要改善一下,现在吃得越来越糟,隔三差五能吃点鱼肉就好了。”

    蛙王本身就忌恨蛤蟆,蛤蟆跟自己长得很相像,块头又比自己大,很有王者之相,所以时时提防着蛤蟆,生怕它哪一天夺了自己的王位。刚才听蛤蟆说想隔三差五吃点鱼肉,这不是话中带刺批评自己顿顿大鱼大肉吗?便大发雷霆道:

    “我生活好一点决不是搞特殊化,而是想有更多的精力更好的身体领导大家,你不要想歪了,拐弯抹角恶毒攻击。谁如果嫌这里不好,完全可以滚出井蛙国!”

    蛤蟆心想,蛙王的神经也太敏感了,我说要改善生活,就是嫌弃井蛙国不好,就是攻击它搞特权搞特殊?话说回来,要不是井很深出不去,谁稀罕在这破地方待呀。蚂蚁和蜗牛心里也想,这是我们共同生活的地方,你有什么权力赶我们走?

    “别吵了行不行?我都在这里睡了几百年了,见证了你们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生活,祖祖辈辈都这么过过来了,好歹就这么过吧。”角落里一只乌龟将头从厚厚的壳里探出来,教训了大家几句,又把头缩回去,纹丝不动地睡去了。

    老鼠一句话也没说,冷眼观察着这里的一切,觉得这真是个奇葩的国度。

    “快看,天鹅!”眼尖的蛤蟆指着井口说。一只白天鹅优雅地从天空飞过。

    蛙王转怒为笑,揶揄道:“哈哈,你是想吃肉想疯了吧?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蛐蛐道:“还是现实一点吧,别胡思乱想了。”

    也许是那只白天鹅勾起了蜗牛的遐想,它抬起头望着井口的天空,似在自言自语地说:“天有多大?天上有什么呀?”

    蛙王说:“天呀,也就井口那么大,大部分时间是乌云密布,狂风大作,电闪雷鸣,雨雪交加;即便晴朗的时候,也是骄阳似火,晒得你能脱两层皮。好可怕嘢!”

    “那井外是什么样的呢?”蜗牛又问。

    还没等蛙王回答,蚂蚁就对老鼠说:“老鼠,你刚从井上掉下来,最清楚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你说说。”

    老鼠说:“外面的世界,既有高山大川,也有激流险滩;既有风和日丽,也有干旱洪涝;既有猪马牛羊,也有狼虫虎豹;既有善良仁爱,也有残暴仇恨……总而言之,既不像大家想得那么好,也不像想得那么坏,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外面的世界海阔天空,比较自由,而且正在朝着民主……”

    “你胡说八道!”蛙王气急败坏地打断老鼠的话,怒吼道,“外面的世界根本不像你说的那样,而是一团漆黑,一团糟糕;只有我们井蛙国才是天堂,才是世外桃源。你妖言惑众,该当何罪?!”

    蛐蛐忙劝蛙王说:“大王息怒,老鼠它初来乍到不懂规矩,您饶它一次吧。”

    蛐蛐又把老鼠拉到一边,小声说:“老鼠兄弟,到什么山唱什么歌,你怎么口没遮拦,瞎说什么实话呢?你刚入伙,有些规矩你还不懂,我得调教调教你。你绝对不能说,这里不好,外面很好。”

    “再也不敢说啦。”

    “你也不能说,这里和外面一样好。”

    “哦。”

    “你也不能说,这里比外面好。”

    “嗯?这话有毛病吗?那该怎么说?”

    “你只能说,这里非常非常好,外面非常非常坏!”

    “这这这……”

    正说着,眼尖的蛐蛐突然惊叫一声:“蜗牛跑了!”

    蜗牛不知道什么时候爬到了井壁一尺高的地方,正在朝井口慢慢地艰难地爬行着。

    蛙王瞪着铜铃似的眼珠子,张开大嘴咆哮道:“该死的叛徒,下来!”

    不知是井壁太滑还是蛙王的恐吓,蜗牛身子一抖竟然掉了下去。蝎子噌噌爬过去,用一对像钳子似的螯夹起蜗牛,咔嚓一声剪为两段,再把蜗牛的尸体扔进了水潭里。

    动物们噤若寒蝉。

    经历了这场恐怖,老鼠觉得这里不是久留之地,必须想办法尽快离开。正琢磨着,看到井口有个人头在晃动,它想这里是荒郊野外,一般人是不会来的,要来也就是捕捉青蛙、黄鳝、泥鳅之类野物的人。便灵机一动,向蛙王施了一礼说道:

    “尊敬的大王阁下,很荣幸来到贵地,看到井蛙国在大王的统治下井井有条众生欢悦,在下甘愿俯首称臣,在大王手下做个小喽啰。初次见面没有礼物可送,只好跳一支舞略表我对大王的敬意,请大王降尊纡贵,开金口为我伴唱如何?”说罢便扭动身子跳起了舞蹈。

    不知是老鼠的舞跳得好,还是蛙王想在新入伙的老鼠面前露一手一展歌喉,蛙王竟然张开大嘴呱呱地叫了起来,它这一叫,别的青蛙也跟着叫了,蛐蛐等能发声的动物也扯着嗓子随声附和。老鼠跳得越欢实,青蛙们叫得也越起劲,老鼠又故意把一个破盆敲得咣咣响,一支嘈杂的交响乐传到了井外。

    呱呱,呱呱,声音果然吸引到了人。一个人缒绳而下,他穿着雨靴,挎着竹篓,头上的电筒照得井里通亮,伸出两只大手向蛙王扑去,蛙王和其他动物们惊慌失措四处躲闪。老鼠趁着混乱抓住绳子往上爬,噌噌爬上井口,逃之夭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註冊

本版积分规则

配资公司|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书法江湖 ( 浙ICP备19028990号 )

GMT+8, 2020-9-19 04:48 , Processed in 0.037232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