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法江湖

 找回密码
 註冊

注册

关闭 浏览当前主题的网友: 总共 0 人, 其中 0 会员, 0 游客
  • 只有游客
点击进入书法江湖商城 白谦慎老师著作签名 “书法江湖暑假特训营招生简章(2020年7月19日-8月18日) "
查看: 10|回复: 0

《一声鸟鸣》:心灵还乡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8-31 08:45: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註冊

x
    ——读华海《一声鸟鸣》

    辛泊平

    夏日燥热,心也跟着烦躁不安。在这样的日子里,一座山、一条河,一本可以生出清风明月的书,或许可以让人安静下来。于是,我走进山里,在午夜看到了久违的满天星斗;于是,我打开诗人华海的生态笔记《一声鸟鸣》,听到了满纸的啁啾。是的,世界原本简单,是人让它复杂了起来。我们说乡愁,说还乡,说来说去,说的还是人与万物的关系,生命的秩序与伦理。这是一种超越单一生存的灵魂状态,是一种超越线性时间走向的心灵逻辑。

    《一声鸟鸣》是一本凝视天地万物并尝试与其达到心灵对话的灵魂之书。从表面上看,它似乎避开了我们习惯的生存现场,没有表现现实的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而是有一种古老的士大夫情结,钟情山水,留连光景。但如果我们读进去,却能发现,那看似辽远的因景而起的情绪里饱含了诗人对另一种生命困境的关注与思考。那个困境似乎不关柴米油盐,不关生死,但它关乎我们的生存环境,关乎我们的生命质量,关乎人类的未来。这是一种更为深刻的打量,是一种更为文化的关怀。因为,它已经超越了最基本的吃穿,而是把目光投入到生命的精神皈依和灵魂的最终归宿。

    “没有人告诉我们:其实人和鸟类是一类,都是地球生命共同体相依相存的成员。”(《一声鸟鸣》)从生命的起源看,人类并不比其他生物高贵。所谓的价值只是人类的附加值,是人类对自然重新命名的标准。这一点,庄子在他的《马蹄》中有鲜活而又生动的表述。人类之所以自诩为“万物之灵长”,其实是一种虚妄。在人类开始践踏“代际公平”的当下,越来越多的有识之士终于发现,人类并不是天生高贵,我们只是生命共同体中的一员。正如作者所说“我一直在想,所谓回归自然,与自然重新建立一种关系,其实最重要的是心灵的回归,从观察体验到沉浸其中并充满情感,把人与人的伦理关系推而广之,扩大到人与自然,核心是人对自然的爱。人回到自然,就是回到人应该所在的位置。”(《杜英》)“与一只鸟对话,其实还是与自己的心对话。”(《与一只鸟对话》)。

    可以这样说,如何让被物欲遮蔽的心灵回归到最初的样子,是华海一直在思考的问题。他心系生命与世界,让自己的视野不局限于眼前的名利,所以,他看到了古老东方的生命哲学,听到了与心灵同步的自然律动。他说:“只有超越人的利害关系,从大自然的整体认识生物的价值,人们才会以一种全新的眼光认识世界。”(《山中》)这是一种生命自觉,是一种深入生命本质的认知。作者感佩爱默生与梭罗的生命姿态与文化思考,他也一直走在这条通往自然、抵达心灵的路上。在这条路上,他以一种慈悲之心感受着所有的生命,所有的生命状态和生命流动。因而,他始终守护着心灵的质地与光泽,在现实之山与灵魂之水中,打捞那与万物相接的瞬间感动。

    心存万物,所以,万物皆有我之情感;心怀万物,所以,万物皆有出世的智慧。华海深谙此道。所以,他执着于那些被我们忽视的事物和琐碎的日常,在词语的世界里构建起一座灵魂的“香格里拉”与生态的自足世界。“我还一直走在回山的路上,一直在写作。我仍然希望有这样的抵达:像一座山一样思考,像一颗树一样生长,像一只鸟一样鸣叫。”(《走在回乡的路上》)诗人渴望那种天人合一的澄明,希望抵达那种灵魂的“瓦尔登湖”,而他的武器,不是金钱,不是权柄,而是不懈的思考,是手中的笔——“我一直在纸上寻找和营造我的那间木屋子,而建筑的工具非常简单,就是手中的笔。”(《一个人的桃花源》)。

    从写法上看,《一声鸟鸣》是一种跨文体的写作。既有书写季节、描绘自然风物的散文,也有诸如《24时流水》《城市速写簿》的散文诗;既有《时光之年》《思想的时间》一类的文化哲思,也有《鸟与诗》《微时代的诗歌》《微信微思》《水影墨色》《林中》等随笔式的诗论与文论。但是,无论是什么样的文字,都不是抽象的说明与立论,而是肉感的,多汁的人生感悟。它既有现实性的批判,也有建设性的意见。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无论是哪一种言说方式,都不是理论的堆砌,而是感受的流淌,自然而然,有生命的质地和温度。我喜欢这样的文字,因为,它不说教,不做作,而是遵从内心的波澜和情感的律动。

    这是一本可以随时可以打开也可以随时可以放下的书。这样说绝不是否认这本书的可读性,而是说它有一种淡然惬意的品质。这种品质有晚明小品文的轻盈,有近代梁实秋文字的自在。华海无意把自己对生态的理解演绎成刻板的学问,他只是在说自己的感受,通过一声鸟鸣,通过一个节气,通过一段旅程,通过一种记忆,让山川草木,让空气流云都有了动人的体温和声音。在这种天地化纯为一的状态下,我们读到的就不仅仅是一行行的文字,而是翩然的思绪和体察万物的情怀。可以这样说,是感觉而不是知识,让文字有了贴心贴肺的亲切感;是情怀而不是教导,让文章有了可感可触的物质性。这是一种写作的功力。它不刻意,所以显得灵动;它不教条,所以,显得自然。在作家娓娓道来的叙述中,一种不同于物化指标的新伦理一点点呈现出它细致的眉眼和大致的轮廓。而这种不带有强迫性的阅读过程,便是一种文化之旅,审美之旅,更是一种融合了天地伦常的生命洗礼。

    2020年8月18日

    ——发表于2020年8月30日《南方日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註冊

本版积分规则

配资公司|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书法江湖 ( 浙ICP备19028990号 )

GMT+8, 2020-9-19 04:56 , Processed in 0.035861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