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法江湖

 找回密码
 註冊

注册

关闭 浏览当前主题的网友: 总共 0 人, 其中 0 会员, 0 游客
  • 只有游客
点击进入书法江湖商城 捐赠字画、字帖等为书法江湖作为活动奖品 “书法江湖暑假特训营招生简章(2020年7月19日-8月18日) "
查看: 17|回复: 0

假言推理破三娘子杀夫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9-27 07:07: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0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註冊

x
    一、故事

    明朝嘉靖年间,广东潮州府揭阳县百姓赵信以贩布为生。这年夏天,赵信与同村好友周义商定,打算一起去南京买布,约好第二天黎明在船行集合,然后一起启程。

    第二天黎明,周义如约来到船边,只见周遭一片寂静,船老板张潮还在睡梦之中。周义于是叫醒周潮,准备等赵信来了一起出发。可是赵信却一直没有前来赴约,等到中午时分也不见人影。周义见赵信迟迟不肯前来,于是打发张潮去催。

    张潮来到赵信家门口,发现赵信家的大门还是关着的。张潮于是一边敲门一边大喊:“三娘子!三娘子!”敲了大半天,赵信妻子才起床来开门。赵信妻子说自己给丈夫做早餐才睡下,所以现在才醒来。

    张潮问三娘子赵信为何不去赴约,现在周义等在船边已等得都不耐烦了,于是就让他前来催一番。三娘子听后大惊,丈夫天不见亮就已经起身出发了,怎么可能没有去赴约呢?张潮听罢心知不妙,于是赶紧回去告诉周义,众人寻思赵信出了意外,于是到处寻找赵信,但是连续找了三天也没有踪影。周义见赵信无端失踪,于是写下一纸诉状将情况上报县衙。

    揭阳县县令朱一明接案之后,当即让三娘子前来询问。三娘子说丈夫吃了早餐带着银子就出发了,然后她就回去睡觉,后面发生的事情她一点也不知道。接着又问船家张潮,张潮说头天周义、赵信约定雇他的船去南京,但第二天周义来了,赵信没来,于是周义让他去催,他喊了三声三娘子才叫开了门。

    朱县令于是提审周义,喝问周义图财害命,却恶人先告状。周义说自己与赵信是好友,而且自家比赵信有钱,为何要谋害赵?再说自己一个人怎么处理尸体?又如何谋财害命呢?

    三娘子说丈夫一大早就出了门,想必是被艄公谋害了。船夫张潮当即反驳,船帮有船只数十只,如果在码头杀人能瞒得住所有人吗?而且周义来的时候他还在睡觉,是周义叫醒他的,这一点周义就能证明。加上他去叫三娘子开门时,三娘子大门关闭,肯定是三娘子与丈夫不和,将丈夫谋害在家,反而诬陷他人。

    朱县令认为周义和张潮说的有理,于是对三娘子严刑拷打。不多时,三娘子被打得奄奄一息,屈打成招,于是承认是自己杀了人。朱县令又问赵信尸体在何处,三娘子说既然要我死,又何必问丈夫尸体在何处?朱县令见三娘子招供,于是认为她就是凶手,将她判为死刑。随后,朱县令将此案上报潮州府,潮州府审议之后觉得也没有异议。拟定在第二年秋天开刀问斩,三娘子死期将至了。

    一天,御史杨清在翻阅卷宗时,看到了三娘子杀夫一案;觉得此事非常蹊跷,于是在卷宗上批了一句话:“敲门便叫三娘子,定知房内无丈夫”。然后将卷宗交给巡按复审。巡按陈辉于是赶赴潮州,再次提审三娘子等人。审问的结果是众人皆以为是三娘子谋杀了亲夫。

    陈辉于是单独提审张潮:“周义让你去催促赵信,你敲门的时候应该喊赵信的名字,为何直呼三娘子之名?”张潮说自己平时习惯了喊三娘子,所以一开口自然就喊出来了。陈辉怒斥张潮撒谎,于是重责40大板。张潮被打40大板,却始终不肯承认杀人,陈辉只得将他暂且收押。

    张潮被押走后,陈辉又单独提审了当天在船上的水手。陈辉告诉水手,赵信被人杀害,张潮已经供出凶手就是你,你今天必须为赵信偿命了。水手听罢大喊冤枉,惊慌之下说出了实情:“那天早上,我看到赵信在四更时分来到船上,当时船上无人,其他船也不知晓。张潮把船撑到水深处,把赵信推入水中淹死,然后又将船撑回岸边,脱去衣服假装睡觉。一直到天快亮时来到。张潮杀人劫财,此事全是他一人所为,与我无关。”

    陈辉听罢,又提审张潮让他与水手对质,又派人去河中打捞尸体,很快尸体就被打捞出来,但已经成为一堆白骨,身上残存衣物确实是赵信的。张潮见物质俱在,顿时哑口无言,只得承认的确杀了赵信诬陷三娘子杀人之事。

    此案真相大白,张潮杀人劫财被判处斩首,三娘子无罪释放,县令朱一明断事不明,差点造成冤假错案,被革职处分。杨清御史的“敲门便叫三娘子,定知房内无丈夫”这一神断果然非常有用,巡按根据这个神断抓住了真凶,否则三娘子只怕难逃一死。

    二、审案的关键点

    御史杨清看了三娘子杀夫一案,觉得此事非常蹊跷,于是在卷宗上批了一句话:“敲门便叫三娘子,定知房内无丈夫”。然后将卷宗交给巡按复审。巡按陈辉单独提审船老板张潮:“周义让你去催促赵信,你敲门的时候应该喊赵信的名字,为何直呼三娘子之名?”张潮说自己平时习惯了喊三娘子,所以一开口自然就喊出来了。

    三、杨清运用的是充分条件的假言推理

    大前提为充分条件的假言判断:如果赵信在家里;那么张潮去喊赵信,应在赵信家门口就喊赵信。

    小前提为否定假言判断后件:张潮去喊赵信,在赵信家门口没喊赵信,喊的是三娘子。

    结论为否定假言判断前件:所以,赵信不在家里。

    既然船老板已知“赵信不在家里”,船老板应该隐瞒这一点,在其家门口高喊赵信,可是,他急急忙忙,百密一疏,未喊赵信而喊三娘子,漏出了他知道了“死者赵信最后的归宿”,说明真正的凶手就是船老板。“张潮说自己平时习惯了喊三娘子”,在那个“女主内”和“男女授受不亲”的时代,一个男的习惯喊另一家的娘子,显然是假话。

    逻辑王评论:首先,在御史过问前,这个案子巨大破绽就是没有找到死者的尸首,因此就不该结案定死刑;这说明帝制时代的审判活动太草率。其次,三娘子平反出狱,理应获得赔偿,官府却只字不提,说明;那个时代的百姓就是任人宰割的羔羊或韭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註冊

本版积分规则

梧桐树|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书法江湖 ( 浙ICP备19028990号 )

GMT+8, 2020-10-25 07:30 , Processed in 0.032480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