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法江湖

 找回密码
 註冊

注册

关闭 浏览当前主题的网友: 总共 0 人, 其中 0 会员, 0 游客
  • 只有游客
点击进入书法江湖商城 捐赠字画、字帖等为书法江湖作为活动奖品 “书法江湖暑假特训营招生简章(2020年7月19日-8月18日) "
查看: 13|回复: 0

傻大夫开虎狼药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0-10 07:03: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0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註冊

x
    文/肥猪满圈

    昨儿说到宝玉说晴雯爱生气,火气太大。正说着,大夫请来了。

    宝玉回避在书架后面,几个老嬷嬷领着大夫进来,丫鬟们都回避了。有几个老嬷嬷放下暖阁的大红幔帐,晴雯从幔帐中伸出一只手。大夫一看手上的俩指甲足有三寸长,而且是金凤花染的红指甲,大夫回头回避,一个老嬷嬷赶忙拿了一块手帕盖住,大夫诊断了一回。

    大夫道:小姐的病症是感冒,因为最近天气不好,忽冷忽热。小病,小伤寒。好在小姐素日吃的不多,血气有点弱,吃两剂药疏散疏散就好了。

    大夫说着,随婆子们出去了。

    此时李纨命各处丫鬟们回避,那大夫只见园内景致,并不见一个女眷。出了园门,在值班室小厮的房内坐了,开了药方。

    此时老嬷嬷说:你等一会,我们小爷啰嗦,可能还有话要问你。

    大夫道:刚才不是小姐,是位爷吗?那屋子绣房一样,放着幔帐,咋会是位爷呢?

    老嬷嬷笑了:哎吆老爷,怪不得小厮说请的是一位新大夫,真不知道我们家的事儿。那屋子,是我们小爷的。但是那病人,是他屋里的丫鬟,不是小姐,是大姐。如果是小姐,而且是小姐的绣房,你那么容易就进去啊?琢磨什么呢你?

    说着老嬷嬷拿药方去找宝玉,宝玉一看有紫苏,桔梗,防风,荆芥等,后面还有枳实,麻黄。

    宝玉骂道:这个该死的大夫,他拿一个女孩当我们一样治?这怎么可以?即便她有内滞,但是这枳实、麻黄她也受不了啊。谁请来的,快让他滚,再请一个熟的来。

    老妈子说:药理,我们不懂,让小厮去请王太医也容易,只是这个大夫不是总管房请来的,总得给人家车马费吧?

    宝玉道:给多少?婆子道:少了也不好看,总得1两银子才是我们这种门户的礼。

    宝玉问王太医来了给多少?婆子道:王太医和张太医并不是每一次都给钱,是每年四节一大趸送礼,那是一年的定例,这个是新来的,须得给他1两银子打发他得了。

    宝玉命麝月:取银子。麝月道:花大奶奶搁哪我不知道啊。

    宝玉道:我常见她在螺甸小柜子里取钱,我和你找去。说着俩人就来到宝玉堆东西的房间,开了螺甸小柜子,里面上一格儿都是笔墨扇子荷包汗巾子等,下一格儿是几串钱,开了抽屉,才看到小笸箩里放着几块银子,也有一把戥子。麝月拿了一块银子,提起戥子问宝玉,哪个是一两的星儿啊?

    宝玉道:你问我?我问谁啊?麝月笑着要去问人。宝玉道,拣大的给他一块不就得了,又不是做买卖,费那劲干嘛?

    麝月放下戥子,捡了一块笑道:这块怎么也有一两了,宁可多不可少,别让那穷小子笑话咱小气,不认识戥子似的。

    婆子站外面:那是五两的银锭夹了半边,这块还得2两多。这也没夹子,姑娘收了这个,找一块小的。

    此时麝月已经掩了柜子:谁找去?多了你拿着。宝玉道:快叫茗烟去请王大夫。婆子拿了银子,去料理一切不提。

    不一时王太医来了,诊了脉,说的病症和前面的大夫一样,只是方子上没有枳实、麻黄等虎狼之药,倒有当归、陈皮、白芍等,药量也减了。

    宝玉道:这才是女孩吃的药,虽然疏散,也不可太过了。以前我病了,他看了都说我禁不起麻黄、石膏、枳实等狼虎之药呢。我就和坟圈子里几十年的一棵老杨树似的,你们就如一棵白海棠,我都禁不起,你们咋会禁得起呢?

    麝月道:野坟只有杨树?就没松柏?我最不喜欢杨树了,大笨树,叶子只有一点点,没风它也乱响,你偏比它,太下流了吧?

    宝玉笑了:松柏,我不敢比啊。连孔子都说,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如此高雅,我哪敢比啊?

    一时婆子取药来了,找银铫子煎药。晴雯说拿茶房煎得了,弄的这里药气熏人,二爷哪受得了?

    宝玉道:药气,可比一切花香果子香都高雅啊,高人逸士也采药啊。我这屋里,就缺药香,现在到齐全了。说着宝玉命人煨上,又命麝月,打点东西去看袭人,叫她少哭。一切妥当,宝玉才来看贾母王夫人问安吃饭。

    此时凤姐正和王夫人商量呢:说现在天短还冷,不如让大嫂子带着姑娘们在园子里吃饭,等天儿暖和了,再回来吃吧。

    王夫人道:这主意好,刮风下雨来回吃饭也不好,一路走来喝一肚子风。不如后园里头的五间大房给他们做厨房。反正有上夜的,挑俩女滴给他们姊妹单独弄饭。新鲜蔬菜都有份例的,在总管处支了,各色蔬菜水果鸡鸭鱼肉獐狍野味,分些给他们就得了。

    贾母道:我也这么想,就怕又添费用了。凤姐道:没多添,还是一样的,这里添了,那里减了,一样的。即便多费点事,小姐姑娘们不用受冷了,第一个林妹妹就禁不住,连宝兄弟我觉得也禁不住,就别说其他姑娘了。

    贾母道:这样好,上次我要说,怕你们事多,我就没多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註冊

本版积分规则

梧桐树|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书法江湖 ( 浙ICP备19028990号 )

GMT+8, 2020-10-27 05:18 , Processed in 0.030590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