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法江湖

 找回密码
 註冊

注册

关闭 浏览当前主题的网友: 总共 0 人, 其中 0 会员, 0 游客
  • 只有游客
点击进入书法江湖商城 捐赠字画、字帖等为书法江湖作为活动奖品 “书法江湖暑假特训营招生简章(2020年7月19日-8月18日) "
查看: 8|回复: 0

有两百年内力、掌管两大势力的虚竹是人生赢家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0-10 07:04: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0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註冊

x
    在金庸老先生的几部长篇巨著中,随着创作时间的推移,无论是作品创作的成熟度,还是作品的格局都远超同时代的梁羽生、古龙、卧龙生、温瑞安、萧逸、上官鼎等作家。

    “射雕三部曲”作为金庸老先生的开山巨著,所传达的“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思想,在武侠小说这一领域的影响力可以说是已经隐隐有大师的风范了。





    而《笑傲江湖》借助武侠小说的套路来描写权力斗争,让金庸老先生的作品开始有了更高的格局。

    至于《鹿鼎记》已经远远超出了武侠小说的范畴和格局,只是其中保留了一些武侠小说的故事情节而已。

    而《天龙八部》则是公认的具有“悲天悯人”色彩,也是悲剧意味最厚重的一部。今天我们要和大家一起探讨的就是男主之一虚竹。

    对于这部话题之作讨论最多的,除了因为是早期的连载版小说中改动最大的一部之外,还因为了与金庸老先生同时期的文学评论家陈世骧的那句评语:

    “书中的人物情节,可谓无人不冤,有情皆孽,要写到尽致非把常人常情都写成离奇不可。”

    数十年间从田间地头到街头巷尾,再到如今无处不在的互联网各大论坛以及贴吧、网站上,热心的读者们依旧维持着对这部作品的超高热度。其实,归根结底都是因为以上的两个重要原因。

    比如,出场就是盖世英雄的萧峰,身份上的阴差阳错导致最后以身殉难。而身在庙堂的国君继任者段誉,无非就是一个痴情的少年而已,然而爱上的都是自己的妹妹。这俩人萧峰可以说当得起一个冤字,段誉当得起一个孽字。

    只有少林小和尚虚竹,一路上开挂般得到了天山童姥、苏星河、逍遥子三个人将近二百年的内力,又抱得美人归,掌管着逍遥派和灵鹫宫两大江湖势力,而且背靠少林寺这个江湖名门,怎么看都貌似是人生赢家。

    可是事实真的如此吗?显然不是!

    首先,作为少林的一个无名小僧,虚竹的人生愿景一直都是想安分的做个敲钟打磬的和尚,无为、无名、无利就是其目标。

    在《天龙八部》第二十九章“虫豸凝寒掌做冰”中,虚竹第一次出场如此描写:

    双手捧住,双目低垂,恭恭敬敬的说偈道:“佛观一钵水,八万四千虫,若不持此咒,如食众生肉。”念咒道:“唵缚悉波罗摩尼莎诃。”

    虚竹出场就不是江湖中人,作为玄慈方丈差遣的跑腿和尚。遇到一群武林人士,迂腐到喝水都念咒。见风波恶要与自己比武,就认定对方是英雄,要送出英雄帖,这是对江湖的无知无畏。

    所以才有了接下来的对话:

    风波恶叹道:“你对武学瞧得这么轻,武功多半稀松平常,这场架也不必打了。”

    很明显,不是风波恶瞧不起虚竹,是因为风波恶意识到了虚竹不是江湖中人,所以对于打架就索然无味了。

    划重点,虚竹不是江湖中人这点很重要,但是光凭这点也不能说明问题,真正说明问题的就是接下来虚竹高光时刻的表现。

    此后虚竹随着玄难等人一起共赴珍珑棋局,出言提醒段延庆小心棋局的陷阱和出手打乱棋局,是因为怕他重蹈慕容复的覆辙,所以对于人人忌惮的段延庆的四大恶人之首的身份反而并不在意。也正是因为如此才会有了段延庆的相助。

    对于破解棋局只有他不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而是为了照顾逍遥派的面子:

    “管他下对下错,只要我和他应对到十着以上,显得我下棋也有若干分寸,不是胡乱搅局,侮辱他的先师,他就不会见怪了。”

    对于无崖子的传功,接受苏星河的跪拜和传功以及受到天山童姥的胁迫而破戒被传功,都是诚惶诚恐的拒绝,而不是欲拒还迎的拒绝。内心里对于自己误打误撞的进入江湖始终是极力排斥的,但是这一切都是他摆脱不了,也不是他能承受的,所以他不能胜任逍遥派的掌门,更不能适应灵鹫宫主人。

    那这一身开挂一样的神功附体,只是别人羡慕的,于他来说都是累赘,都是重担!

    其次我们看虚竹和梦姑的结合。

    之所以用结合,没有说牵手成功,是因为这段情是真的出于冰窟的纯粹身体的结合。那么二人之间存在感情吗?以我多年来的反复阅读和思考来看,感情是有的,但是绝对不是建立在互相了解的基础上也是十分肯定的。

    虚竹和梦姑之间,不是像郭靖、黄蓉那样的相濡以沫,也不像杨过和小龙女那样的一见钟情,更不像张无忌和赵敏那样的同甘共苦。

    “在什么地方最是快乐逍遥?”这是梦姑当时问的第一个问题,也是梦姑最关心的问题,只是这个问题和情感关联不大,倒是和个人的切身感受关联很大。

    还有,世人皆知“梦姑” 其人,却很容易忽略了“梦郎”其人。事实上,这两个人都不是以真正的面目示人,所以也就都不是以真名示人,因为太特殊、太离奇了。

    梦姑和梦郎这一对,翻遍金庸老先生的几部长篇小说,只有他们俩初次遇见便是冰窟结合的片段,没有过程,没有基础,更没有纠结和是非。

    其实,这段经历和虚竹的和尚身份是紧密关联的,不管是无崖子化去虚竹的少林基本功,还是阿紫故意让虚竹喝酒吃肉,又或者天山童姥胁迫其杀生吃肉和与梦姑的结合,说的直接点其实都是让其破戒。也就是说虚竹和梦姑的冰窟奇遇,为什么这么特殊,是因为戒淫乱、戒杀生、戒酒肉一样,每一样都是破戒。

    综上所述,不难看出 “和尚”身份是虚竹最看重的,于是金庸老先生就让这个和尚把戒律都破了一遍,更冤屈的还是把一个从来不曾向往江湖的空门和尚硬生生的变成了江湖人。

    所谓的人生赢家?也只是别人眼里的人生赢家而已。于虚竹来说,仅仅是一次又一次的受害者而已。只是别人苦苦求索或者他人求而不得的东西,在虚竹眼里还不如敲木鱼和诵经来的自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註冊

本版积分规则

梧桐树|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书法江湖 ( 浙ICP备19028990号 )

GMT+8, 2020-10-27 05:21 , Processed in 0.034162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